下载APP

疫情冲击经济,潜在影响几何 | 申万宏源宏观

来源: 申万宏源宏观2020-01-23 13:04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冲击,对经济潜在影响几何?

2000年以来,我国发生过三次影响相对广泛的流行性疾病疫情。分别为:1)SARS(03年2月-6月):2月开始进入病例数增加高峰期,6月以后明显缓和。2)甲型H1N1流感(09年5月-6月):全球确诊人数较多,但中国受影响程度有限。5-6月为高峰期,7月以后有所缓和。3)H7N9禽流感(13年4月-5月、9月):4-5月最为集中,但病例较少。总体看,上述三次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均集中于2季度。其中,03年SARS疫情确诊病例多、致死率高、传播范围广,对宏观经济的短期冲击幅度最大。而09年、13年两轮流感疫情程度相对较轻,可作为对比参照。

SARS(03年):消费投资生产下滑,暂时性冲击增长。1)商品、服务消费均受到显著的短期冲击。03年SARS疫情加重期间,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同步回落,至6月后疫情显著缓解,社零增速即迅速回升,显示疫病对商品消费的冲击是暂时性的、与疫情同步性强。此外,可选品消费受到明显冲击,必需品消费增长稳定。2)部分工厂停减产,工业生产增速暂时性走低。SARS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部分疫区工业企业实施减产停产,工业生产受到一些负面影响但幅度远小于消费领域,疫情缓解后亦迅速回升至改善的趋势之中。3)出口方面,除畜禽出口受更强监管外,整体并无影响,4)政策方面,财政政策采取小范围税收减免,医疗支出允许超支,但财政整体并无进一步扩张。货币政策保持总量适度增长,适当信贷倾斜。

总结起来,03年SARS疫情主要对销售渠道人员较为集中的可选商品消费、以及较为依赖人员流动的住宿餐饮、交通运输等服务消费形成直接的、大幅的、暂时性冲击;此外工业生产受到小幅影响。而宏观经济政策并未对暂时性的经济冲击进行调整,整体维持稳定。随着6月之后疫情的迅速缓解,消费迎来V型反弹,经济增速在03Q2明显的放缓之后,自03Q3起再度进入高速增长通道,并未影响当时整体向上的经济增长趋势。

H1N1(09年):消费稳定,疫情冲击较小。09年H1N1的爆发恰逢前期四万亿刺激计划落地,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大幅抬升,推动整体GDP增速触底大幅反弹。而从疫情主要冲击的渠道——居民消费来看,社零增速稳中有升,住宿餐饮等主要服务业增加值增速稳定,消费需求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H7N9(13年):消费、生产投资等受影响较弱。13年2季度,我国GDP增速7.6%,较1季度小幅回落0.3个百分点。但从拖累因素看,更多受到地产销售、投资增速双双下滑的影响,体现的是地产周期下行带来的压力。而与此同时,当时居民消费、制造业投资及工业生产均较为稳定,经济增长回落与疫情关系不大。

目录

1.03年以来:SARS、H1N1、H7N9

2.SARS(03年):消费投资生产下滑,暂时性冲击增长

3.H1N1(09年):消费稳定,疫情冲击较小

4.H7N9(13年):消费、生产、投资等受影响较弱

近期我国出现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案例,疫情有所扩大。19年12月8日,官方通报首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发病。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开发布通报称接诊多例病毒性肺炎病例,并关闭与病源直接相关的华南海鲜市场。20年1月中旬以来,全国多地以及海外一些国家均发现确诊案例,疫情有所扩大。本轮疫情与03年以来的几次较大规模的冬春季节流行病的相似之处在于,均通过呼吸道传播,因此疫情的出现可能对后续人员跨区域流动形成一定程度的影响,从而可能对宏观经济产生短期的阶段性冲击。本文回顾03年以来我国三次相对严重的传染性呼吸道疾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1.03年以来:SARS、H1N1、H7N9

2000年以来,我国发生过三次影响相对广泛的流行性疾病疫情,分别为:

1)SARS(03年2月-6月):2月开始进入病例数增加高峰期,6月以后明显缓和。02年11月16日于广东顺德出现全球首例病例。03年2月起,广东发病进入高峰、疫情出现扩散。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发出针对这一流行病的全球警报,并于3月15日将此疾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03年2月至5月,SARS新增病例进入大幅增加的高峰期,中国内地的病例数由4月初的806例升至5月末的5327例。6月以后,SARS疫情开始得到控制,新增病例极少;截至03年6月末,全球报告SARS病例8447例,其中中国内地确诊5327例,中国香港1755例。

2)甲型H1N1流感(09年5月-6月):全球确诊人数较多,但中国受影响程度有限。5-6月为高峰期,7月以后有所缓和。09年5月11日,四川省出现中国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但本次流感疫情的特征为全球传染范围广泛、同时死亡率较低,加之我国病例数相对较少,对我国的实际影响程度相对不深。09年7月以后,甲型H1N1流感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疫情逐步得到控制。截至09年7月2日,全球报告甲型H1N1流感病例84975例,其中中国内地915例、中国香港899例。

3)H7N9禽流感(13年4月-5月、9月):4-5月最为集中,但病例较少。13年3月底于上海和安徽首先出现2例病例,此后病例数开始增加。截至13年5月底,中国内地确诊病例共131人,其中死亡39人。此后除9月外,每月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人数仅零星增加。

总体看,上述三次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均集中于2季度。其中,03年SARS疫情确诊病例多、致死率高、传播范围广,对宏观经济的短期冲击幅度最大。而09年、13年两轮流感疫情程度相对较轻,可作为对比参照。

2.SARS(03年):消费投资生产下滑,暂时性冲击增长

2.1商品、服务消费均受到显著的短期冲击

疫情的扩散或导致居民避免前往人流密集的商业区、旅游景点,从而导致居民对商品与服务消费的需求回落。

从商品消费角度看,03年SARS疫情加重期间,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同步回落,至6月后疫情显著缓解,社零增速即迅速回升,显示疫病对商品消费的冲击是暂时性的、与疫情同步性强。03年1-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同比增速大幅回落,由1月的10%下降至5月的最低点4.3%,降幅达到5.7个百分点。而6月疫情有所缓和后,社零增速V型反弹,显示疫病对商品消费的冲击是暂时性的、与疫情同步性强。

因当时各类可选品消费渠道主要是人流较为集中的商场,SARS期间各类可选品消费均受到明显冲击,而必需品消费增长稳定。从结构上看,03年SARS疫情对通讯器材、汽车、金银珠宝、服装鞋帽等可选消费的冲击较大,对日用品等必需品几无影响。我们观察03年不同商品零售增速在5月相对1月高点的回落幅度,降幅最大的五类商品依次为:通讯器材(-54.5%)、汽车(-52.2%)、金银珠宝(-42.1%)、服装鞋帽(-30%)、文化办公用品(-21%),均为可选消费品。除食品饮料烟酒(-17.9%)以外的必需消费品增速波动相对不大,其中,中西药品零售增速回落8.5个百分点,而日用品零售增速甚至回升了8.8个百分点。

而服务消费方面,疫情对人员流动的冲击直接体现为住宿餐饮、交通运输等服务行业的明显冲击,批发零售业也受到小幅的负面影响。因03年SARS疫情期间,一些疫区停产停课,商务差旅也明显减少,全国住宿餐饮业、交通运输业受到的冲击最大,2季度增速较前后两个季度的增速均值分别回落6.6和5.4个百分点。

相似的表现亦体现在入境旅游人数及旅客运输量增速方面。03年1-2季度,我国入境旅游人数、旅客运输量增速均显著回落,最低点均出现在5月。

2.2部分工厂停减产,工业生产增速暂时性走低

SARS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部分疫区工业企业实施减产停产,工业生产受到一些负面影响但幅度远小于消费领域,疫情缓解后亦迅速回升至改善的趋势之中。03年3月至5月SARS集中爆发期间,部分疫区工厂受疫情影响有减工、停工的安排,在此过程中,工业增加值实际同比从03年3月的16.9%小幅下滑至5月的13.7%,而伴随6月疫情传播逐渐得到有效控制,工业增加值增速也明显反弹,年末反弹至18.1%。

2.3除畜禽出口受更强监管外,出口整体并无影响

SARS对我国总体出口增速的影响相对有限,冲击更多是结构性的。03年上半年,伴随全球经济回暖,我国出口增速逐步回升,并未受到SARS疫情的显著冲击。疫情对出口的影响更多是结构性的,其中,农畜产品受到的拖累更为显著,主因进口国或因疫情扩散而对我国出口产品采取更为严格的检疫手续,尤其体现在家禽、活猪等与疫情传播相关性较高的农畜产品上。

2.4小范围税收减免,医疗支出允许超支,但财政整体并无进一步扩张

SARS疫情期间,财政政策增加防治经费补助等支出,医疗支出决算超预算率升至高位;此外减免部分行业政府性基金收费、对北京部分个体户免征增值税,同时压减中央部门一般性公用经费支出等结构性倾斜措施,整体财政并未因SARS而显著扩张。SARS期间,为保障疫情尽快得到有效控制,财政政策结构性倾斜,财政部出台《财政部关于“非典”防治经费补助政策等有关问题的通知》,对“非典”患者、医护人员以及医疗设备购置等安排补助。在此过程中,财政压力有所增加,全年医疗卫生支出决算数778.1亿元,超出预算数13.3%,为此,政府出台了《财政部关于中央部门调整2003年预算支出确保“非典”防治经费的紧急通知》,要求中央各部门压缩会议费、差旅费等一般性公用经费支出。此外,财政部出台《财税[2003]106号》和《财税[2003]112号》两项文件,对受“非典”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餐饮、旅店、旅游等行业减免政府性基金收费,纳税人捐赠“非典”救助的实物与现金予以税前扣除,免征北京市部分个体工商户增值税等有关税收。综合来看,财政政策立场并未因SARS而出现明显的扩张迹象。

2.5货币政策:保持总量适度增长,适当信贷倾斜

SARS疫情期间,货币政策要求保持货币信贷总量适度增长,向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和地区适当信贷倾斜。面对SARS疫情,03年4月、5月央行先后发布紧急通知、货币信贷工作意见[1],要求:1)保持货币信贷总量适度增长,充分发挥金融对经济发展的支持和促进作用,切实保障防治非典型肺炎所需的信贷资金供应;2)对受非典型肺炎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和地区实施适当信贷倾斜,配合财政对民航、旅游、商贸等行业实施的阶段性贷款贴息政策,对部分经营暂时萎缩、资金临时周转困难的企业提供短期流动资金贷款;3)积极培育新的消费热点和经济增长点,有针对性地积极支持企业开发、生产和销售有市场发展前景的保健卫生产品。而从总体信用环境来看,03年M2增速、信贷余额增速趋于回升,实际信用环境较为宽裕。

SARS期间,央行并未实施降息、降准等宽松性货币政策操作,信用环境的改善更多是因为加入WTO之后外汇占款的快速增长所触发的基础货币高增。

[1]详见2003年4月28日和5月19日,央行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中金融服务的紧急通知》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应对非典型肺炎影响全力做好当前货币信贷工作的意见》。

2.6小结:SARS暂时性大幅冲击消费,经济政策稳定

总结起来,03年SARS疫情主要对销售渠道人员较为集中的可选商品消费、以及较为依赖人员流动的住宿餐饮、交通运输等服务消费形成直接的、大幅的、暂时性冲击;此外工业生产受到小幅影响。而宏观经济政策并未对暂时性的经济冲击进行调整,整体维持稳定。随着6月之后疫情的迅速缓解,消费迎来V型反弹,经济增速在03Q2明显的放缓之后,自03Q3起再度进入高速增长通道,并未影响当时整体向上的经济增长趋势。03年2季度GDP实际增速较1季度回落2个百分点,但3季度很快回升至10%,2季度单季受到一定暂时性冲击。另一方面,SARS疫情并未改变当时中国经济整体向上的增长趋势。03年,我国总体GDP增速达到10%,较02年提升0.9个百分点,仍实现了GDP增速的高位上行。04和05年进一步分别提升至10.1%和11.4%,显示总体经济增长并未受到SARS疫情的明显冲击。

3.H1N1(09年):消费稳定,疫情冲击较小

3.1消费增速稳中有升,疫情影响较小

09年流感疫情中,社零增速稳中有升、并未受到冲击,可能与网购的崛起有关。09Q2社零增速均值15.0%,较09Q1小幅上升0.1个百分点。商品消费受冲击程度较低,一方面09年疫情相较SARS程度较轻,与08年后网络购物崛起、人们可避免前往实体商店有关。与此同时,服务消费方面,09Q2住宿餐饮业增加值增速亦趋于回升。仅交通运输业增加值增速有所回落,但更多延续了08年以来的下行趋势,并非主要受到疫情的影响。

3.2生产受到结构性影响,投资并未受到明显冲击

H1N1疫情对总体生产的影响相对较弱,更多冲击的是食品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等行业。09年5-7月H1N1集中爆发期,工业增加值增速稳中有升,整体未受疫情冲击。疫情对工业生产的影响更多体现在结构上。在此期间,上游的石油开采业增加值增速下滑幅度最大。此外,食品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等与流感传染源相关的下游行业也受到较明显冲击。

H1N1疫情对制造业投资并无明显冲击,基建地产恰逢前期四万亿刺激计划落地维持高增。我们观察三大投资的当月同比增速。在H1N1冲击期间,制造业投资并未受到明显冲击,在前期四万亿计划刺激下,制造业投资增速中枢整体维持在25%左右的高位水平,而基建、地产投资整体增速也趋势上行,并未受到疫情的明显冲击。

3.3财政、货币积极,但并非主要针对疫情

09年财政政策较为积极,主要配合四万亿大规模刺激计划、以应对金融危机冲击。H1N1流感疫情期间,除医疗卫生支出增速有所抬升外,财政政策边际变化不大。09年上半年,医疗卫生支出增速阶段性维持在40%以上的较高水平。

货币政策方面,在08年下半年连续降准降息的带动下,M2增速、信贷余额增速均大幅抬升,但更多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经济下行压力,并非主要针对疫情。

3.4小结:大规模刺激计划背景下,H1N1影响有限

总体看,09年H1N1的爆发恰逢前期四万亿刺激计划落地,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大幅抬升,推动整体GDP增速触底大幅反弹。本次疫情对居民消费的影响不大。09年2季度,我国实际GDP增速由1季度的6.4%大幅回升至8.2%,集中体现了刺激计划对资本形成贡献的推升。而从疫情主要冲击的渠道——居民消费来看,社零增速稳中有升,住宿餐饮等主要服务业增加值增速稳定,消费需求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4.H7N9(13年):消费、生产、投资等受影响较弱

4.1疫情对消费冲击不大

13年H7N9流感疫情中,社零增速稳中有升,服务消费受影响有限,与H1N1疫情的情况较为接近。13年2季度,社零增速均值为13.0%,较13年1季度小幅上升0.1个百分点,商品消费并未受到明显冲击。此外,住宿餐饮、交通运输增加值增速稳定增长,服务消费亦未受明显影响。

4.2工业生产与制造业投资均保持稳定

与此同时,13年H7N9疫情对总体生产和投资的影响也较为微弱。H7N9的两波集中爆发期间(13年3-6月和13年10~14年2月),工业增加值增速总体维持在10%附近,增速稳定、显示未受疫情冲击。与此同时,制造业投资增速波动不大,基建投资增速在20%~25%之间稳定增长。

4.3小结:经济增长单季小幅下滑,但与疫情关系不大

13年2季度经济增长小幅下滑,主因房地产进入下行周期、边际降幅较为显著,与疫情关系不大。13年2季度,我国GDP增速7.6%,较1季度小幅回落0.3个百分点。但从拖累因素看,更多受到地产销售、投资增速双双下滑的影响,体现的是地产周期下行带来的压力。而与此同时,当时居民消费、制造业投资及工业生产均较为稳定,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大。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话题

涨跌停快报

第一时间获取涨跌停动态及后市分析

监管快报

来自证监会、交易所的上市公司监管信息

金融

银行、保险、基金、汇率相关新闻

美股IPO动态

关注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重要动向

科创板快讯

掌握科创脉搏、踩准投资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