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又被网友骂上了天,到底冤不冤?

A股来源:易简财经2021-11-26 08:36阅读:2367

最近,联想过得不太舒服了,社交平台上刮起了一股骂联想的浪潮。联想是到底做错了什么?

司马南手撕联想

11月7日起,司马南在自媒体平台上陆续更新关于联想的视频节目,深扒联想的招股书、财报,涉及到联想高管天价年薪问题、资不抵债问题、资产流失问题、信息安全问题、股东利益侵蚀等问题。

关于资产流失的问题,司马南花了3期内容讲述,中科院是如何从100%的控股权最终变成了29.5%,失去一票否决权的,以及相关股权方背后的人物关系。特别是中科院以27.55亿元转让联想控股29% 控股权的问题,是否是低于当时市价,造成的十几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

司马南还运用联想申请IPO的招股书的细节,展现了联想的经营情况。如不断上升的,在去年已达到90.5%的资产负债率,还有拖欠中小企业上千亿的货款。

包括董事、高管、核心技术人员在内的公司核心人员,27人中有14位是外籍人士,质疑这样的占比会对国家信息安全造成威胁。

此外,联想给予高管们一年9亿的巨额年薪,朱立南在退休后的薪资比退休前还高,多出近一千四百万元,甚至退休金比柳传志还高。

司马南摊开这些材料,直指联想的问题所在,这也引起众多网友对联想的不解和不满。

联想的金融“副业”

司马南不是第一个骂联想的人,早在10年前,在互联网上骂联想就已经是一种政治正确,贸工技一直以来是联想模式的总结,可惜的是这么多年它一直停留在贸这个环节,至于后两个它是既不想干也干不了。

根据联想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金融业务净利一度超过IT业务,达到20.76亿元,占总净利的57.6%,2020年金融业务净利也达到18.74亿元,占总净利的48.4%。

对比全体业务,金融服务板块的净利居然占到总净利的50%左右,遥遥领先于其他板块。

易简财经查询资料发现,联想控股在金融业务领域布局广泛,已囊括了银行、券商、信托、保险、支付、消费金融、创投、小贷、典当、融资租赁、资管公司等各类金融牌照,业务范围覆盖境内外。

具体来看,联想控股联营和旗下的金融资产包括:

卢森堡国际银行,主要提供综合性银行服务;

正奇金融,主要围绕中小企业提供直接贷款、融资等业务;

君创租赁,主要提供融资租赁服务;

考拉科技,主要提供创新金融服务;

拉卡拉支付,主要提供第三方支付服务;

汉口银行,主要从事商业银行服务;

联保集团,主要提供保险及相关服务。

如此看来,联想控股俨然从一家专注于PC生产的实体企业,逐渐成为了一家名副其实的金融控股平台。

柳倪之争

联想从一家科技公司,渐渐走歪,还是要回到柳倪之争。这个事情,大家耳熟能详。

实际上,两人的矛盾不止于此。1993年,倪光南向柳传志提出同复旦大学与长江计算机联合公司筹划建设“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开发制造计算机控制芯片,被柳传志一口回绝,两人心中渐生嫌隙。

到了1994年,香港联想在港计划上市时,需要增资扩股,但香港导远增资扩股的资金,是北京联想将从中国银行贷款中的522万美元转借给它的,实现了“负债持股”。这一决定是柳传志同意的。

但贷款合同规定,这笔钱只能用于进口材料,不能挪作他用。倪光南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的经济问题,并且增资扩股完成后,三方股份发生了巨大变化。

倪光南认为这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开始向组织进行举报。此外,指控柳传志在投资决策上独断专行,“取消汉卡”,挟私报复等。此事一闹,矛盾自然更大了。

直至1995年,倪光南被联想董事会解除总工程师及董事职务。4年后,倪光南被联想解聘,并不给予股份。至此,柳传志和倪光南分道扬镳。

倪光南走后,联想就走上了贸工技路线,开始组装电脑了。作为一家民族企业,不钻研技术玩组装,消费者们对此已有不满。

再者,联想电脑在性价比这块,并不讨人喜欢。所有的技术都靠采购外卖,有产业分析师对此表示,一个没有科技灵魂的公司出厂的科技产品不值得选购。

在2019年时,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更是公开说过,一家公司没必要自己去做所有的东西,没有计划去做自己的芯片、做操作系统,会与值得信任的伙伴一起合作,为用户提供最好的产品使用最新的技术。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联想又一次失分了。

“美帝良心”标身多年

联想没有担起振兴中国科技的责任也就算了,联想更招人骂的是“美帝良心”的形象。

我国政府采购的电脑设备主要是联想。根据联想官网显示,从2016年的2万台到2017年的8万台再到2018年的15万台,联想品牌PC产品在我国政府采购电商市场的年销量实现了大幅增长,市场份额也由2017年60%增长到2018年70%,公司利润得到极大提升。

但今日就有网友揭联想捐电脑给美军的事情。2014年,联想公司向美国劳军联合组织(USO)下属的一个“战士和家庭中心”捐赠了大量的电子产品,主要是笔记本电脑、台式机、平板电脑。

而据Bizjournals网站报道,这笔交易显示联想在扩大市场份额的同时,还致力于为部队提供技术支持。

对此,著名经济学家梅新育评论过,“他就是要在美国搞公共关系,也应该找别的捐赠对象。他给美军及其家属大量捐赠,已属不智。”

结语

苍天大树都是一颗种子长成的,联想为何从一个科技公司出发,长着长着就长歪了?成为一家金控集团,别说跟民族企业标杆比了,跟TCL、小米比,联想都差距巨大。

对比小米、TCL、联想三家公司,他们在2020年度的报告显示,营收分别是766.8 亿元、2459亿元、 4175.67 亿元;净利润分别是50.7 亿元、130亿元、38.68 亿元。

同为科技公司,联想拥有最高的营收,达到4千亿元,但净利润却最低,不到40亿元。通过划分业务可知,小米和TCL的利润并不涉及或较少涉及到金融,但联想却依靠金融服务来实现盈利。

在市值方面上,联想还被狠狠甩在后面,只有243.21亿元,小米和TCL均已达到千亿以上。背后原因,或是只有他在认真地搞金融副业吧。

马云这两年也被骂得很惨,问题不再阿里巴巴,而是蚂蚁金服,干金融挨骂是难免的。

柳传志和联想都把心思放在赚钱上,从一家科技公司转变成没什么技术的金融公司,被挨骂其实并不冤。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