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中央政治局会议传递了哪些政策信号?

股市来源:大益投资2020-03-30 08:59阅读:641

3月27日召开会议,要求抓紧研究提出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会议纪要表明,政府开始重新评估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尤其对海外疫情对经济影响的深度和持久性更为关注。基于对疫情冲击的最新认识,政策更明确地表示将加大纾困力度[2]。

会议提出,“当前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济形势正在发生新的重大变化,境外疫情呈加速扩散蔓延态势,世界经济贸易增长受到严重冲击”。虽然2月中旬起政策大力推动复工复产,国内复工率已经显著回升,但3月以来海外疫情已经加速升级,海外经济如我们预期地按下了“暂停键”[3]。由此,3月中开始中国的复工率上升的速度也开始放缓——在内需仍未完全恢复“元气”之际、外需已开始快速走弱。周五的会议显示政府对最新的内外需形式变化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继而明确提出将研究一揽子货币、财政措施,罕见提出“发行特别国债”以及提高赤字率。   

与2008年不同,本次纾困主要依托财政扩张,且扩内需主要着力于民生相关的投资和消费。其使用工具的范围可能比会议明确提出的更广——包括扩大政府融资、降税费、盘活财政存量、释放消费需求等多个维度。

据我们最新的估算,目前的“基准情形”下,全球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可能达到7-8个百分点。当前时点,推进一系列的宏观措施为企业和居民部门及时“纾困”,具有必要性和紧迫性。我们近期对增长预期的下调已经包含了政策宽松纾困的假设、即最“广义”的财政赤字率可能需要扩张6-7个百分点[4]。具体看,

► 一般公共预算赤字率可能上升,今年再度启用特殊国债,地方债总额度有望扩张、甚至不排除发行专项政府债券作为疫后纾困的长期专项资金。在此基础上,“最广义”口径财政宽松的其他渠道包括政策性银行债净融资扩容、社保降费、及国企向实体经济部门的“让利”等[5]。

► 在扩融资的基础上,财政盘活存量资金(公积金、国资划社保、以及财政存款等)、在不增加宏观杠杆的基础上支持总需求增长、尤其是侧重于提振民生。

► 在财政扩张赤字和盘活存量的同时,释放消费需求也将成为政策的着力点之一,其中“一揽子”的政策可能涵盖消费券补贴、适度放开对汽车和地产合理需求的限制、加快新型城市化及高效都市圈的建设等。

► 与此同时,货币宽松将配合财政纾困:我们预计2020年LPR还将下调40bp、RRR将再下降150bp,同时,存款基准利率调降的可能性将随着外需进一步走弱而上升。

我们将继续追踪会议以后,财政纾困具体政策的规模、节奏、及着力点。如财政纾困加力增效、配以适当货币宽松,今年2-4季度增长有望如期较1季度明显回升。但基准情形下,全年经济增速可能仍将明显低于去年。

短期内,全球经济活动因疫情陷入大范围停滞,依据可观测的高频指标推算,短期内外需可能在多个维度遭受比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更大幅度的冲击。而我们在基准情形下的增长预测,计入了一定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宽松预期、以及2季度起同比和环比增长回升的路径,我们预测在一季度-9.3%的增速后,2020年2-4季度GDP将分别同比扩张4.3%、5.8%、6.4%,平均增速将达到5.5%[6]。在“百年一遇”的疫情背景下,这一增长路径的预测并不悲观——而中国可能将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今年唯一录得正增长的国家。

另一方面,目前疫情冲击下,如果要将全年经济增速拉回至5%以上[7],则广义财政赤字率可能需要扩大9个百分点左右,这一力度在全球范围内可能也将是较高的水平——上周德国提出的财政刺激方案为GDP 3%左右,美国的财政刺激法案、在剔除银行贷款之后约为GDP 6%。考虑到中国疫情控制已经走在全球前列、总体经济损失相对可控,最终的财政纾困力度是否能够达到以上的幅度、以及疫情带来的损失是否会高于我们的预期,均仍需观察。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