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寿“溢价1分钱”增资广发银行,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2021-05-28 08:10阅读:1651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同为“险资系银行”,广发银行相比“隔壁”的平安银行风光相比显得格外落寞。IPO十年未果,“补血”只能靠老股东配售,卡在大象上市路上的,可能是别人都看不到的一只“蚂蚁”。

5月26日,广发银行新一轮增资活动终于落下帷幕,大股东中国人寿以“多一分钱”的溢价,豪掷174亿人民币为广发银行输血,让这宗增资在旁人看来多少显得有些“诡异”。

此前,中国人寿陆续减持农行,邮政,中行和杭州行股票,回笼资金约60亿。在前述增资披露之后,我们似乎找到了中国人寿频繁减持银行股的“内因”。而一句“为保持本公司对广发银行的持股比例”,让中国人寿对广发银行的增资又似乎更像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自2011年启动上市计划以来,广发银行的IPO进程疑似股权代持和代持人风波、以及涉“侨兴案”等而一拖再拖。时至今日,广发银行“上市梦”,已经做了十年了。

而国寿入主五年来,身披“险资系”商业银行的广发,已经彻底将自己的零售业务变成了自己的强项——可卡在广发面前的不是业务,而是老生常谈的资本金问题。去年底,广发银行资本充足率指标纷纷下滑,逼近监管红线。缺乏上市融资渠道的广发,不得不借助增资扩股、发行债券方式来“补血”,而身为大股东的国寿似乎也只能“假笑作陪”,等待广发的早日上市。

1

“我使出洪荒之力,也未达成IPO”

作为国内首批全国制股份制银行之一,广发银行很早就在布局上市的大棋,但是招商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等股份行早已上市,也有大批体量不如广发的城商行、农商行,接连跨入资本市场的大门,而广发银行却成为仍未上市的两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另一家为恒丰银行。

早在2009年的年报中,广发银行首次提出积极推动公开发行上市,成立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加快推进各项准备工作。

在2010年董建岳担任广发银行董事长之后,上市步伐明显加快。2011年5月,广发银行正式启动IPO,方案是A+H两地上市。2013年4月,广发银行股东大会正式授权董事会及高管层启动上市计划,但在当年年底因A股市场环境生变,暂搁了A股上市计划。两年后,广发银行在2015年年报中再次表达了IPO的愿望。不过,直至2016年8月董建岳递交辞呈都未能实现。

在彼时的告别信中,董建岳提到:“……有一些工作的成效尚未达到我预期的目标,有些工作存在疏漏,还有很多工作在推进的过程中,特别是IPO,几经努力,使出洪荒之力,也未达成。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感到深深的不安和愧疚。”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2016年,中国人寿斥资233亿元买下花旗集团和IBM Credit所持广发银行股权,中国人寿成为广发银行单一最大股东。国寿入主后,市场都以为广发银行IPO将迎来落地时刻,然而在2017年7月13日晚间,广发银行的IPO状态却悄然变成了“暂时中止”。

到了2019年,广发银行上市再次被提上日程。在2019年上班年工作会议上,中国人寿集团董事长王滨要求广发银行围绕“三至五年内实现公开上市”目标进一步推进战略深化。

时至今日,广发银行的上市之路已经走过了十多年。上市进展不顺的同时,广发银行所面对的资本补充压力也越来越重。

截至2020年末,广发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8%、9.85%、12.5%,较上年末分别下降0.55个百分点、0.8个百分点、0.06个百分点,尤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逼近监管红线。

根据现行监管标准,作为非系统性重要银行,广发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不能低于7.5%、8.5%和10.5%。

对于需要满足资本充足率指标的银行来说,上市可以看做是一举两得的补血途径。然而,由于上市迟迟无果,广发银行只能另寻他途。

2

不断融资“补血”,国寿无奈斥资174亿元“加码”

今年4月6日,广发银行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增资公告,拟向社会募资不超过40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金。据计划,广发银行拟发行不超过47亿股,增资价格不低于8.8元/股。

在增资方案中,广发银行还赋予原股东以优先认购权,拟认购规模不低于最终募资规模的50%。而据中国人寿5月26日的公告,中国人寿为保持对广发银行的持股比例,决定以8.81元的价格认购约19.83亿股股份,总对价不超过174.75亿元。

为了参与此次广发银行的增资,中国人寿似乎也早有准备。今年以来,中国人寿陆续减持了邮储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合计套现金额超60亿元。据杭州银行5月17日发布的公告,中国人寿还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该公司不超过5930.2万股。

自国寿入主广发银行以来,“银保协同”效应确实使得广发银行取得了一定成绩。截至2020年末,广发银行总资产突破3万亿关口,较2016年末增长约五成;营收规模达805.25亿元,较2016年末增长约45%。

然而,随着经营业绩的增长、资产规模的扩大,也使得广发银行资本金不足的问题愈发突出,反过来也成为其业务拓展的最大桎梏。五年来,广发银行已实施4次“补血”计划,包括两次增资扩股、两次债券融资。

其中,两次增资扩股,中国人寿均有参与。粗略计算,自接手花旗股份至今,中国人寿已至少向广发银行累计投入了537亿元。

3

广发银行“IPO梦”还有多久才能圆?

如果从2011年向证监会上市备案算起,广发银行IPO的梦想至今已经做了整整十年。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广发银行迟迟不能梦圆IPO呢?

在上文提到的董建岳的告别信,或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董建岳对未能在任内完成IPO表示内疚之前,还总结了一些原因——“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中外方文化的差异以及更主要的我个人能力所限……”语言虽然含蓄,但是仍然可以看出IPO进展不顺利的主要原因便是股权结构的分散问题。

在国寿入主之前,广东省政府曾在2006年对广发银行进行过重组改制。重组后,广发银行最终形成了花旗集团、中国人寿、国家电网、中信信托这前四大股东各占20%股权的局面。

其中,花旗集团获得广发银行的管理权,行长由花旗集团派出的外籍行长辛迈豪担任,董事长则由广发银行重组前的董事长李若虹继续担任。而在16位董事中,花旗独占6席。内外资的同时入驻,带来“一山二虎”的难题,广发银行的人事改革与基层机构改革陷入僵局,从而错失了发展的黄金时间。

这种“双主”结构直到2016年国寿接手花旗所持股份方才改变。因此,2011年至2016年,广发银行IPO的不及预期或与中外合资有关。

国寿入主后,外界皆以为广发银行IPO进程可以提速,却又遭遇了“侨兴债”事件。2014年时,侨兴集团发债时引入了浙商财险作为债券的担保方,而浙商财险为了降低风险,又找到了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为其进行了反担保。

不料,2016年底,侨兴集团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无法兑付,10多家金融机构先后向广发银行询问并主张债权,而广发银行则称之前所开保函为“假保函”,并非广发的工作人员所开,暴露出内控不足的弊端。2017年底,广发银行收到原银监会开出的7.22亿天价罚单,6名涉案人员被终身禁止从事银行工作。

与此同时,2017年7月,广发银行的IPO按下了暂停键。

然而,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在中外合资、侨兴案之外,广发银行还被质疑存在股权代持问题,而这或许才是阻碍其IPO进程的根本原因。

据叩叩财讯2019年8月的一篇报道,其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在广发银行的股权中,或有一笔股权资金真实来源颇为敏感,且目前该资金背后真正的‘金主’已成明日黄花,旗下资产也正在处理之中,而这笔股权投资资金的认定和清理尚未实现突破。”2017年初,该“金主”的核心人物被“边控”,随后不久广发银行IPO也被叫停。不过上述消息,尚未被证实。

根据《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第12条规定,商业银行股东不得委托他人或接受他人委托持有商业银行股权。

总而言之,无论是股权结构分散问题,还是股权代持问题,广发银行要想破解“IPO之困”,都需要把眼前的障碍一一扫清,否则IPO的梦想仍将是个梦。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