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余音未了,交易所又发问询,仁东控股大股东忙于套现

来源:富凯财经2021-06-03 08:26阅读:2398

6月1日晚间,仁东控股发布了一系列公告,公司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2020年度报告问询函,以及控股股东股份减持比例超过1%的告知函,业绩连续亏损,股东频繁减持,资金压力未除等负面舆情,始终围绕着仁东控股。

股价攀升股东减持

今年2月以来,在基本面没有较大起色的情况下,仁东控股股价却一路攀升。2月24日-3月8日,9个交易日内出现了8个涨停板,一度被市场誉为妖股,甚至收到监管问询函。

不管是自查还是回复问询函,公司都反复说明“不存在应披露未披露信息、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于上市公司的应披露未披露重大事项”。

与此同时,仁东控股的控股股东仁东信息频繁减持套现。数据显示,3月25日、26日、29日,以及4月2日、5月18日,仁东信息通过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出售2799.68万股,占总股本的5%。

6月1日,仁东控股发布的公告显示,因融资融券业务违约,证券公司要求通过处置担保物等方式,按照合同约定足额归还剩余债务,控股股东仁东信息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处置了上市公司股票。

具体来看,5月24日、5月31日、6月1日,仁东信息合计减持1024.57万股,占总股本的1.8298%。变动前,仁东信息及仁东天津合计持有19.93%的股份,减持后,持股比例下降为18.1%。

而仁东控股的另一大股东民众创新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永东所持股份,因为张永东个人借款债务纠纷原因被相关债权人申请冻结和轮候冻结。其中,6月3日-4日,民众创新所持的仁东控股5.04%的股份将分两笔公开拍卖,每笔拍卖股份数量占其持股数量的50%即1409.8875万股。

而股价无端大涨后股东频繁减持,仁东控股的投资者或许对此并不陌生。今年5月4日,证监会披露的一纸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披露了景华因涉嫌操纵“仁东控股”被罚款500万元的消息。

相关信息显示,2016年,景华进入仁东控股十大股东之列,当年一季度,景华持有1118.4股,占总股本比例5.09%,随后不断受让和增持,2019年三季度,景华持有3287.76万股,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2019年年中到2020年底,仁东控股股价一路攀升,从14元/股涨至64.72元/股,期间,景华减持退出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但很快,因为业绩下滑、海淀区国资退出等原因,仁东控股股价高位闪崩,连续遭遇14个跌停,景华的操作可谓“精准逃离”。

业绩下滑资金紧张

仁东控股股价成谜的背后是惨淡的业绩。公开资料显示,仁东控股前身为宏磊股份,2011年上市,当时主营各类铜材料的生产和销售,2017年,被民盛金科借壳上市,后改名仁东控股,目前主营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融资租赁、互联网小贷等业务。

上市公司的危机暴露始于2020年底,彼时,仁东信息与海科金集团签署的表决权委托管理协议一年期满后,双方不再续约,北京海淀区国资退出,仁东信息恢复控股股东地位。

公司业绩也接连下滑,2019年,仁东控股的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近乎腰斩。2020年,公司营收21.3亿元,同比增长16.36%,净利润却亏损3.74亿元,其中,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38亿。今年一季度,仁东控股业绩颓势未改,营收4.19亿元,同比下滑25.87%,净利润亏损0.09亿元。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还陷入了资金紧张局面。2020年10月底,仁东控股发布公告称,因产业转型、宏观经济环境、新冠疫情和担保合同诉讼纠纷等影响,公司发生3.5亿短期贷款本金未能如期偿还事宜。

据悉,当时是由于公司流动性资金紧张,仁东控股始终无法满足兴业银行的续贷要求,此后其两次提出的续贷申请也都被兴业银行否决。

最终,法院调解结果显示,仁东控股应偿还兴业银行本金的1.50亿元,由仁东信息代偿,如过期未偿,则继续由仁东控股偿还;仁东控股应偿还兴业银行的1.2亿本金及罚息复利,则分三期偿还完毕。同时,仁东信息将在原有质押股票916.833万股基础上,再次追加质押股票150万股,为这次偿债行为提供担保。

目前来看,这种资金压力或尚未缓解。5月28日,公告显示,仁东控股在收购广东合利时的部分款项仍未支付,3月20日前应付4000万元未付,该交易款还剩余9641.33万元未付。

在深交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也对逾期债务提出质询。年报显示,公司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总额为3.59 亿元,已逾期未偿还的长期借款总额2.2 亿元。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