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首例创业板上会前取消审核,欣巴科技IPO之梦是否能自圆其说?

来源:梧桐树下V2021-06-15 08:05阅读:1205

文/梧桐盐友

2021年6月8日,深交所上市审核中心发布《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第30次审议会议第二次补充公告》,鉴于欣巴科技在本次上市委审议会议公告发布后出现重大事项,决定对其发行上市申请取消审核,这使得欣巴科技成为今年首例创业板上会前取消审核案例。

欣巴科技主要从事自动化物流系统的研发、设计与销售,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以自动化分拣输送为核心的综合解决方案,公司产品主要服务于快递、物流等消费流通端的自动化分拣系统领域,其主要产品包括交叉带分拣系统、自动化输送系统、自动化仓储系统及其他物流设备。

1、客户集中度极高 收入增速放缓背后的真实原因令人怀疑

2018年-2020年,欣巴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47,998万元、81,189万元和103,648万元,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162.37%、69.15%、27.66%,营业收入增长率持续下降。

2020年欣巴科技最终客户属于快递物流行业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99.45%。公司的主要客户为韵达、申通、圆通、百世、顺丰、德邦、京东、苏宁等国内外知名快递、电商、物流企业。2018年、2019年及2020年,按同一实际控制人合并口径计算,公司来源于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9.25%、95.42%和85.56%。

 

公司称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增长速度放缓与下游客户固定资产投资节奏密切相关。2018年末、2019年末主要快递公司机器设备原值分别为114.93亿元、172.15亿元,机器设备投资增长率分别为160.33%、21.58%,相较于2018年高速增长,2019年增速有所放缓。

 

根据该解释,我们找出已于2021年5月25日成功过会的可比公司中科微至的相关数据进行对比,该公司主要产品、下游客户领域与欣巴科技相近,其主要产品为交叉带分拣系统、主要客户为中通等快递行业客户。根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2019年中科微至营业收入分别为:15,267万元、32,450万元、75,071万元,增长率依次为112.56%、131.34%。与如此相近的可比公司相比,欣巴科技营业收入增速放缓的理由显得不那么具有说服力。

 

公司还称其收入增速有所下降的另一原因系受营运资金缺口影响。2020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1.75亿元,因此,营运资金的缺口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整体收入的快速增长。

 

不过,结合公司的主要财务指标我们可以看出,即使现金流承受压力,现金分红却从未迟到

2、2019年格口钣金件采购商出现大范围变更 新成立公司成为主要供应商

报告期内,欣巴科技格口钣金件的主要供应商由标杩自动化设备(东莞)有限公司变更为东莞市欧亿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等公司,采购价格也有所下降。有意思的是,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东莞市欧亿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成立时间为2019年1月21日,成立当年,该供应商就成为公司主要格口钣金件采购商。

3、销售人员数量与其他部门人数相比明显较低 2018年销售人员仅2人

公司称其在报告期内不存在通过第三方居间服务或非发行人员工等方式开展客户获取、维护、售后服务等销售工作,2018年度客户数量较少、集中度高,且主要由客户总部通过年度框架招投标方式进行采购,公司已与韵达、圆通、申通等客户建立了较强的合作粘性。在1对多的客户关系维护模式下,单单凭借2名销售人员就能建立起大客户的合作粘性,以上2名销售人员想必应该属于精英级别。

4、关联关系错综复杂 上市路上不乏护花使者 疑似向股东进行利益输送

2015年8月,永利股份以2,249万元的价格入股发行人,持有发行人51%的股份并成为发行人的控股股东,永利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史佩浩和王亦嘉为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2017年12月29日,永利股份将其持有的发行人26%的股权以1,56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金卫平后,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金卫平。

 

永利股份虽成为第二大股东,但在发行人成立至今,其委派的人员均在发行人担任重要职务。永利股份曾委派恽黎明于2015年8月至2019年10月期间担任发行人董事职务,恽黎明历任永利股份董事会秘书、董事、总裁;发行人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魏冉曾于2012年7月至2019年5月任职于永利股份。

 

永利股份脱下实控人的外套,从欣巴科技的第一大股东变身为第二大股东的时间的确也十分巧妙,恰巧赶在报告期2018年之前,其背后原因应该是基于规避同业竞争等问题而进行的股权比例调整。报告期内,永利股份系发行人输送带原材料的第一大供应商,且与发行人存在部分供应商重叠,值得一提的是重叠的供应商恰巧为中邮科技/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

 

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在主营业务、产品、服务、供应商及客户方面均与欣巴科技有所重叠,并且与发行人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招股说明书显示,发行人董事长、总经理等现有董事中有3名董事曾任职于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并担任市场部主任、副院长等职,另有1名职工代表监事也曾任职于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

 

金卫平:1974年出生,本科学历。1996年8月至2015年3月,任职于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原邮电部第三研究所、国家邮政局上海研究所、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上海研究院),先后担任助理工程师、网运研究室主任、市场部主任、副总经济师、副院长职务;2015年4月至2019年12月任职于欣巴有限,先后任执行董事、董事、总经理、董事长,2019年12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钱林云:1989 年出生,本科学历。2011年7月至2015年4月,任职于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原邮电部第三研究所、国家邮政局上海研究所、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上海研究院);2015年5月至2019年12月,任职于欣巴有限,先后担任控制研发部工程师、控制研发部总监;2019年12月至今任公司董事、控制研发部总监。

 

李海星:1954年出生,大专学历。1977年4月至2014年7月,任职于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原邮电部第三研究所、国家邮政局上海研究所、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上海研究院);2015年4月至2019年12月任职于欣巴有限,先后担任监事、董事等职务,2019年12月至今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金玥:1985 年出生,本科学历。2011年5月至2015年5月,任职于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原邮电部第三研究所、国家邮政局上海研究所、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上海研究院);2015年6月至2019年12月任职于欣巴有限,担任工程部职员;2019年12月至今任公司监事、工程部职员。

 

欣巴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30日,短短6年时间,发行人靠着“轻人力”的运营模式却积累了大量优质客户及供应商,并在其成立3年后开始着手冲刺IPO上市之路,背后可能是股东联手护送其上市。

5、未对非独立董事的资金流水进行检查 资金流水检查的重要性水平为100万元

在招股说明书中,未对没有进行资金流水检查的情况进行描述,深交所在第二轮问询中,对资金流水检查程序进行询问,保荐人、申报会计师才在回复中提到未对发行人的非独立董事陶兴荣执行资金流水核查程序,并且在深交所的第三次问询函中被要求对其执行替代程序。

保荐机构、申报会计师对发行人及其子公司的资金流水重要性水平确定为100万元,虽然其核查比例达到90%左右,但对发行人及其子公司100万元以下的流水进行每月抽取20笔的检查频次是否足够,这样的抽样检查方式,如果面对多笔100万元以下的问题流水,被抽取到的概率应该是很小的。另外,资金流水抽样在发行人与子公司之间的检查笔数如何分配,检查抽样方式的选取是随机抽样还是系统抽样或是其他,在回复中均未被提及。不禁让人深思,资金流水检查程序如此保守的背后是否藏有其他原因。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