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芒肉搏,长视频平台2021半年报业绩失速

来源:野马财经2021-08-30 08:20阅读:1553

来源 | 野马财经

2021年第一季度,国内主要视频平台的付费会员数量破亿,这代表着国内用户付费习惯的初步养成,上亿规模用户带来的会员收入与广告收入也成为各大视频网站营收的主要来源。

近期,长视频平台先后交出了上半年的成绩单,亏损依然是围绕着三巨头老生常谈的话题。之前还可以说用投入换增长,如今版权投入和流量成本与日俱增,对应的用户增长速度却逐渐放缓。

财报公布,有人欢喜有人愁

从芒果超媒(300413.SZ)公布的财报来看,2021年上半年,芒果超媒营业收入78.53亿元,同比增长36.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51亿元,同比增长31.52%。报告期内,芒果TV互联网视频业务实现收入58.98亿元,同比增长49.45%。其中,《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创造了上半年单项目招商金额之最。这已经是芒果连续第三年中报净利润同比增长超30%。

之所以能在行业一片低迷中脱颖而出,主要得益于芒果拥有的20个综艺节目自制团队、24个影视制作团队和30家“新芒计划”战略工作室,使其有能力制作大量独家版权的自制综艺和剧集,极大降低了平台的内容成本。当然,这些都和湖南卫视在其后提供的人才支持、明星关系、品牌关系有莫大关系。

作为长视频三巨头中唯一一家独立上市的公司,爱奇艺成立11年仍未扭转亏损局面。爱奇艺Q2总营收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归属于爱奇艺的净亏损为14亿元人民币。但得益于成本的压缩,净亏损已连续第五个季度同比收窄。

阿里大文娱旗下的优酷,从阿里巴巴二季度财报可以看出,优酷二季度的日均付费用户规模同比增长17%,数字媒体及娱乐业务收入 80.7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5%,三个月的经调整EBITA亏损人民币4.19亿,亏损进一步收窄。腾讯则在财报中表示视频付费会员数达1.25亿,同比增长9%。

对于爱优腾来说,会员规模是三巨头一直以来相较于芒果和B站的优势所在。但根据Q2财报,三者会员规模均进入增长瓶颈。

相比之下,异军突起的B站本季度数据可圈可点。财报显示,B站二季度营收达4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2%,远超市场预期;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38%至2.37亿,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同比提升44%至2.2亿;日活用户达6300万,同比增长24%;用户日均使用时长高达81分钟,创下同期历史最高纪录。

这份年中成绩单不难看出视频平台如今的现状。一方面,付费会员增速放缓,如何拉新是一个难题;另一方面,B站日活超越优酷成为第三大长视频平台,三巨头的竞争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

烧钱大战没有赢家

去年11月,爱奇艺将9年未动的会员价格提至25元,率先在国内头部视频平台中涨价,月卡年卡涨幅达到25%。今年4月,腾讯视频紧随其后,将各系列会员价格提升了20%左右。

视频网站“涨价被用户骂”之余,不禁让人好奇,为什么给这些平台充了会员,他们每年还要亏损几百亿?

事情要从十几年前说起。

2012年的中国互联网被“BAT“三巨头把持,他们秉承的策略就是把住自己的领域,再投资开发其他领域。所有能够互联网化的新行业领域,都少不了这三家公司的入局。而在线视频行业的兴起,让三巨头看到了投资前景,于是砸钱入局。

最终,阿里买了合并之后的土豆优酷,百度买了pps合并成了新的爱奇艺,而腾讯则自己做了腾讯视频。三足鼎立的格局已然形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打败对手成为行业的巨头。

2015年,腾讯定下“超越优酷成为行业第一”的目标,利用自己的QQ、微信和腾讯新闻给腾讯视频引流,同时疯狂购买内容版权,使腾讯视频的日活用户在一年时间内翻了5倍,从1000万到5000万。而同期优酷的日活用户只多了500万。

2016年腾讯优酷争夺《如懿传》的版权,本来两家各出6亿共享版权,但腾讯最终开价13亿拿到了《如懿传》的独播权。除此之外,腾讯还高价拿下《宫2》、《笑傲江湖》等电影电视剧的独播权。

2018年世界杯网络独播权腾讯开价10亿,优酷抬价16亿,爱奇艺在腾讯优酷争斗时一边挖人一边拍自制剧,三家抢版权秉持着“买到就是赚到”的原则,将国内在线视频行业搅成了一锅粥。最终,没有一个赢家。

2012年优酷土豆合并至今,优爱腾三家平台累计烧钱超千亿,版权价格和演员片酬都被抬到了天价,行业内卷,越亏越多。为了弥补亏损,视频平台便开始涨价,出现超前点播。左手爱豆引流,右手涨价创收。

近日超前点播屡被官媒点名,被指绑架消费,剥夺了用户的选择权,侵犯消费者权益。这一创收途径也面临叫停危机。

钱也花了价也涨了,视频平台饱受诟病,为什么至今都没能出现赢家呢?

长视频平台都是依靠花钱制作内容,内容吸引用户,用户带来会员收入和广告收入反哺平台。可以说,花钱是长视频行业的唯一门槛。所有想赢的人都开始花钱,便是破坏了市场秩序越亏越多,这便是长视频平台的现状。

尊重版权?

对于长视频平台而言,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财报成绩单不难看出爱优腾的苦楚。内容成本一再控制也抵挡不了亏损现状,亏损一再收窄也仍要探索新的增长点。然而新的增长点还未摸索清楚,短视频平台的横空出世就打破了视频行业的格局。

2018年短视频月总使用时长全面超越在线视频,中国网民在“抖快西B“上刷短视频的时间超过了”爱优腾“看剧看综艺的时间。《2021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网民使用率为95.4%。短视频、综合视频用户规模分别为8.73亿、7.04亿,短视频使用率接近90%。

爱优腾辛辛苦苦砸钱打下的市场不复存在,一时间打击短视频侵权之风兴起。今年4月23日,54家影视公司联合爱优腾和芒果、咪咕以及500名文艺工作者发起《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提高版权意识。随后B站大量二创视频被下架,up主叫苦不迭。

图为倡议书之一

爱优腾此番作为颇有“事前叫人小甜甜,事后叫人牛夫人”的意味。但二创作品对爱优腾究竟是引流还是截流?

爱奇艺CEO龚宇表示,现在短视频的截流作用大于引流。很多视频观众通过短视频平台的剪辑就能了解全部内容,为什么还要花额外的时间看完整版呢?

龚宇所言固然有道理,但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今剧集、综艺内容的注水和低质量问题——长视频行业本身存在的问题导致倍速追剧的情况越来越普遍。用户付费得到的不是高质量剧集,反而是灌水、抠图、抄袭的作品。

长视频平台依靠烧钱抢占用户,抖快西B同样可以砸钱进入市场,再通过自身的平台粘性夺走爱优腾的用户。说到底,不管长短视频,流媒体时代观众选择对内容忠诚而不是平台,在充分的市场竞争下,内容很难被垄断,然而低质量的剧集却足以让长视频平台在短时间内造成大量的用户流失。

文化的发展,本就需要在继承中发扬,然而平台为了垄断话语权,以保护版权之名行围剿对手之实,这才是联合声明的真相。

保护版权应该吗?应该。创作者的权益理应也必须得到保障。但长视频平台拿着版权四处挥舞大棒砸死所有二传,口口声声要观众尊重版权,谁又来尊重花了钱却失去选择权的观众呢?

你平时使用最多的是哪个视频平台?为什么?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