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基地被迫停产,产能释放恐难落地,晨化股份连遭大跌

来源:富凯财经2021-09-24 07:04阅读:1450

中秋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触及涨停的晨化股份,节后股价接连跳水。继前一日跌近7%后,9月23日继续下跌,收盘报19.07元/股,跌9.41%。

从消息面上看,公司受江苏加码“能耗双控”影响,旗下子公司淮安晨化被迫临时停产全部生产线。至于此次停产对晨化股份造成多发影响尚无法预测,但从往期业绩数据看,该子公司今年上半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占晨化股份的44.29%和50%。

如果停产是突发事件,那么伴随着近期公司产能集中释放,第二、三大股东却同时持续减持公司股份,甚至控股股东在去年底也曾公告过减持计划,只不过最终未能成行。

停产影响几何?

近期,多个地方下发了能耗双控的政策文件,各类高耗能高污染的行业纷纷停产停工。江苏上半年的目标完成情况不尽人意,能耗强度降低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均被列为红色的一级预警。

晨化股份位于淮安的子公司被突然停产正是在此背景下发生的。资料显示,晨化股份共有扬州、淮安两个生产基地。淮安晨化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45亿元和5316万元,在晨化股份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占比分别为38.33%和38.72%,今年上半年淮安晨化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2.79亿元和4398.52万元,在晨化股份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占比分别为44.29%和50%。

由此可见,淮安晨化在公司业绩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在公司发布停产公告前,有媒体报道称,淮安子公司已经收到政府口头要求限产的通知,公司正在与政府沟通限产比例。现在看来当地政府为能耗双控,要求其全部停产。

淮安晨化此次停产装置中,包括阻燃剂和风电关键原材料之一的聚醚胺,涉及的生产装置为:聚醚生产装置(3.59万吨/年)、端氨基聚醚(聚醚胺) 生产装置(2.30 万吨/年,其中:0.50万吨/年为募集资金项目)、阻燃剂生产装置(2.00万吨/年)、烷基糖苷生产装置(2.00万吨/年,其中:1.50万吨/年为募集资金项目)。

从晨化股份披露的产品构成看,上述两种产品是公司的重要品种,且淮安是其重要生产基地,位于扬州的生产基地这些产品的产能远不及淮安。值得一提的是,淮安晨化生产基地项目中年产2.3万吨聚醚项目刚刚公告进入试生产阶段。

至于公司位于扬州的生产基地是否也会受到能耗双控的影响,公告中并未提及。公司在回复投资者咨询时表示,目前扬州生产基地未受影响。

实际上,此次能耗双控在江苏早已刷爆朋友圈。据媒体报道,扬州部分区县,也被指已经开会研究限产措施。至于停产时间,各地或不尽相同。富凯财经从得到的另一家位于江苏徐州的企业下发停产通知获悉,此次停产或半个月。不过其停产的时间自9月16日起。

产能释放遇阻?

作为光伏太阳能、新能源汽车、光刻胶及高端消费化妆品的上游企业,晨化股份正在推进多个项目建设,且TCPP阻燃剂供需关系持续紧张,磷系阻燃剂价格不断上涨,公司已经具备阻燃剂产能3.48万吨。

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3亿元,同比增加63.94%;实现净利8707万元,同比增加57.17%。业绩的增长正是得益于产能逐步释放,公司两大产品销量增长带来收入规模增长。

同样是在上半年,公司多位股东却纷纷减持套现,中比基金更是选择彻底离场。

富凯财经梳理公告发现,今年上半年,公司第二、三大股东同时发布减持公告,其中首发时任副总经理的徐长胜及其一致行动人人徐长俊、徐长征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减持不超过23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6%;现任董事、副总经理杨思学及其一致行动人杨思杰、陈明拟减持不超过1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9%。

此后,同为晨化股份副总经理的董晓红、郝巧灵也发布了减持计划。其中董晓红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00万股,郝巧灵拟减持不超过59万股。

中比基金则是在去年12月发布的清仓减持计划,到今年6月,中比基金已经将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清空。

面对股东、高管集中减持行为,有投资者在互动易上质疑公司重要股东在募集投产及扩产一系列公告前期已经计划减持。不过,晨化股份表示,公司股东合法减持减持计划不存在违反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的情况。

另外,晨化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于子洲也曾在去年10月发布过减持计划,只不过到今年5月24日减持计划期限届满,未减持公司股份。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