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媛”刚封,又来“病媛”!“媛媛不断”背后,谁是推手

来源:深蓝财经2021-09-29 19:41阅读:5847

文|深蓝财经深度研究组  婷婷

论追热点的速度,你们谁也比不过那群活跃在社交媒体的网红们。

像在雪地里袒胸露乳,磨皮大开但沟一定要明显的雪媛们,如今已经掌握了新的流量密码,那就是把自己包装成喜欢去寺庙抄经、品茶的佛媛。

拍出的照片呢,一定要将气氛拉满,以营造出一种“我和那些胭脂俗粉不一样”的氛围。

如果你要问,佛媛争相去寺庙打卡,里面的和尚会怎么想?答案只可能是,“无语,真的无语。”

工人日报评论称:“狐狸尾巴哪是穿了袈裟就能藏住的。”网友们也认为,“表面看似无欲无争,实则内心波涛汹涌,一直都在想着怎么套路你。”

可能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抖音、小红书随即展开了专项治理行动,清理了一大批违规的佛媛账号,但没过多久,佛媛又化身得了甲状腺癌、甲状腺结节、乳腺癌、抑郁症的病媛,卷土重来。

乱象就如野火般吹又生,或许,助长这股歪风邪气的那些平台也应该被一起治治了!

1

从“佛媛”到“病媛”,“媛媛不断”

佛媛虽然和佛字挂钩,但一点没有脱尽尘缘,处处散发着世俗的气息。

她们的生活大多千篇一律:先是起床喝早茶,打坐修行,接着抄经焚香,哪怕弄错了都没关系,穿着开衩袈裟吊带佛衣,不经意间也要露出身体的秘密。

表情嘛,一定要清冷,最好露出一副云淡风轻、人淡如菊的样儿。

待一系列流程完成,还要上个网提醒粉丝“心要虔诚”。

当然,上述只是普通佛媛们的常规玩法,中、高阶玩家只会在举头投足间展现出“贵气”。

中级佛媛的打卡地一般在各种茶室和民宿,而高段位的佛媛,早上一定要在豪宅中醒来,穿一件素色的棉麻布裙,版型宽松飘逸,图案可能还有一些扎染的装饰,出行时,再选一个诸如LV、Dior的大牌包包来提。

至于寺庙的选择嘛,只可能是浙江的普陀山,四川的峨眉山得靠边站。

到了普陀山,入住早就预定好的网红酒店,高级佛媛要先在大厅里让自己的热成像影子和佛像的影子合二为一,拍下此行最重要的照片。

紧接着,来到寺院“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外墙边,留下“我来过”的证据。

有时间的,还要在高级酒店里“封闭式训练”一周,早上瑜伽下午上课晚上听人颂钵。

等接受完我佛的“感化”,最终要在社交媒体上留下“肺腑之言”:

“感觉吸收了宇宙间的粒子能量,生命的觉知被唤醒了,我感受到了灵性!”

佛媛的闹剧结束之后,网上新出现了病媛,就是以患病为人设的“名媛”。

如果你跟我一样,花一点时间浏览漂亮病媛们的小红书笔记,你会发现这些人在“生病”的时候也不忘化妆,不忘拍下几张精致的住院照,并且90%得的都是甲状腺癌、甲状腺结节、乳腺癌和抑郁症。

2

揭秘“媛媛”的生意经:

低价买高价卖,带货割韭菜

其实从这媛到那媛,“媛媛们”的最终目的都是带货割韭菜。

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接广告,可以是视频植入广告,也可以是挂抖音橱窗广告。

比如,一位佛媛去了某茶室打卡,那么她发的小红书就可能定位茶室所在的地址。茶室有了流量,佛媛就有了收益。

还有些佛媛,直接在视频中插入化妆品、服饰、配饰广告。据了解,一位粉丝量级为1万的美妆护肤类博主,他们的报价通常在2000元/条以上。

二是私域导流卖货,即自己单干赚差价。

像拥有抖音粉丝36万的佛媛代表“chanchan”,通过发布在社交平台上的内容引流到自己的微信上,从而向其“粉丝”售卖服饰,从中赚取差价。

为了掩盖自己卖货的意图,有的佛媛会让“粉丝”从给定的价格区间随便给,一些网购平台只卖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的手串、佛珠,可以被她们以“结缘”的名义卖出上百元,甚至是近千元。

病媛的套路也一样。

在小红书上,一位前脚刚做完剖腹产的网红,没过多久就做了甲状腺手术,跟网友分享的祛疤经验,无非就是为某品牌的疤痕贴、手术贴和疤痕凝胶打广告。

你说她们有错吗?有人认为没有错,她们假装礼佛也好,装病也罢,不过是自己的一种生存方式。

但事实上,媛媛们的带货行为涉嫌违法违规。

我国《宗教事务条例》第五十三条明确规定,“禁止以宗教名义进行商业宣传”。

除此之外,还可能涉嫌虚假宣传。再以小红书上面的某位病媛为例,该病媛声称自己患了乳腺结节手术、甲状腺癌手术,之后,她分享了术后恢复期服用的某保健产品,并在介绍中称,“该产品可有效抗癌”。

对此,网友们认为,“‘媛媛’看似无欲无争,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佛媛、病媛的相继出现,不过是“鸡媛巧合”。

工人日报评论称,“狐狸的尾巴哪是穿了袈裟就能藏得住的。”

央视网也发文评论称:“这群佛媛真是欲壑难填!假信佛真卖货,手上抄佛经,心里打着生意经,看似清心寡欲,实则物欲横流,硬生生将清净之地叨扰成了污浊不堪的网红之地,还亵渎宗教尊严。”

3

种草背后“杂草”丛生

用户和资本逃离小红书

遭到媒体痛批以后,“媛媛”集中地——小红书和抖音终于出手了。

针对佛媛,小红书清理违规笔记70篇,封禁账号3个;抖音处罚相关账号48个,其中永久封禁账号7个,同时清理违规视频148条。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距离平台整治还不到一周的时间,佛媛们竟化身病媛卷土重来。

乱象,就像野火一般烧不尽,风一吹,还又生。

号称“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平台”的小红书,其实就是一个主要以图文笔记和视频笔记为主的“种草社区”。

正因为如此,小红书频频在内容上“踩雷”:从毒品、软色情,到基金热潮之下的无证荐股,再到一直在整治却从未被清除的炫富……小红书需要它们,同时也离不开它们。

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小红书只是一个汇总并帮助筛选笔记的三方内容平台,如果创作者不活跃地生产内容,那么平台必定没有什么商业空间。

如今,小红书靠广告收入和电商业务两条腿走路,不少报道称,小红书的广告收入占比高达八成,而电商占比只有两成。

若不能在内容生态与商业变现之间找到平衡,那么,小红书必然被用户和资本抛弃。

据深燃报道,部分普通用户就因为小红书营造的氛围过于“精致完美”,甚至是失真,从而逃离

了小红书。

还有一些曾活跃于小红书的博主,因为发现自己用心制作的内容竟然比不过那些炫富和生产虚假的内容,纷纷转向了其他平台。

截至目前,小红书已有3年没有传出正式的融资消息,上一轮还停留在2018年6月的D轮融资。

今年4月,据路透旗下IFR报道,小红书考虑今年在美国上市,IPO规模达10亿美元。小红书对此回应,“不予置评”。

来到7月,上市计划被传按下暂停键,外界猜测,这与滴滴等三家赴美上市公司接连遭遇安全审查的外部环境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或许在于,小红书的商业化进程仍然不及预期。

4

为了利益放松规则?

抖音陷入流量焦虑

除了小红书,抖音,是“媛媛”的另一个主要阵地。

跟小红书相比,抖音在直播电商这块做得风生水起,数据显示,抖音目前的日活用户超过6亿,2020年全年GMV超过5000亿元。

但和小红书一样,很多时候,网红也成了抖音的财富密码。举个例子,今年大火的抖音网红铁山靠,一边在直播间说着“窝嫩叠”(我是你爹)的脏话,一边在直播间创下千万级别的带货金额,而另一位习惯在直播间嘶吼、做丑态的郭老师,每次直播大约都有2万人观看,网友给的一次次打赏,对平台而言,也是一杯羹。

你说抖音会不知道这些另类网红的举动吗?

知道,但就是闭上眼睛,直到今年9月,广电总局下达坚决抵制庸俗“网红”文化的命令,铁山靠和郭老师等人才被平台禁封。

在这之前,根据Tech星球报道,抖音想在本地生活撬开一个口子,做外卖直播。

这意味着,有60%的营收都来自抖音的字节跳动,已经有了危机感。

据AI财经社报道,一名字节跳动前员工透露称,“目前主要靠抖音养着整个公司,抖音流量增长很早就遇到瓶颈,增加变现渠道十分迫切。”昔日竞争对手快手上市后,股价从高点暴跌超八成,血淋淋的事实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字节跳动,必须寻找新的亮点。

但对于入场较晚的抖音来说,能不能将团购和外卖的本地生活业务,作为一根变现的稻草,还有待市场的考验。

结语:

随着佛媛、病媛事件的发酵,越来越多的媒体认为,是平台“加持”,才让这些“媛媛”找到了一些冲撞世道人心的敛财捷径,这样的商业模式是不道德的,是应该受到规束的。

但有些平台,可能为了自身能够“活下去”,没准儿对违规内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此,在整治“媛媛”的同时,我们对平台的态度也应该有所改变!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