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亲子鉴定江湖:灰色地带的隐秘生意

来源:野马财经2021-10-18 10:28阅读:961

亲子鉴定这个行业,从不缺情绪和故事。

作者 | 周戎

编辑 | 蔡真

来源 | 野马财经

杨笠的段子又小火了一把。

脱口秀大会上,杨笠说到自己和弟弟的对话,弟弟说只有他的孩子才能姓杨,杨笠反击,只有她的孩子能确定是自己的。

有人调侃,杨笠这一句话,可能又重新激起男人做亲子鉴定的念头了。

在含蓄的中国社会,“亲子鉴定”四个字似乎带有某种不可言说的秘密,不光结果要保密,过程也最好别张扬。

于是,不少人选择在辗转反侧的夜晚,求助于网络。

爱与怀疑

电商平台悄无声息兴起了新业务—亲子鉴定。

故事的一开始,或许是某位父亲尝试搜索“亲子鉴定”,被商品界面显示的“券后160元”吸引,潘多拉的魔盒就此被打开。

点进商品详情就能发现160元仅仅是加急的费用,真正做一次亲子鉴定,进行两份样本检测,价格最低1200元。

售卖亲子鉴定的商家深谙父亲们的心理。

第一步,用极低的价格吸引人点进去。第二步,在商品详情界面,用“怀疑自己给别人养孩子”“孩子和自己长得不像”等反问灵魂,紧接着就表明自家亲子鉴定可以完美解决烦恼。

根据商家描述,网上亲子鉴定的过程并不复杂。在手机上下单之后,采取样本送检就可以。

常规的毛发、血液之外,口腔拭子、指甲、嚼过的口香糖等等都可以作为样本,大大降低了取样难度。采样过程有客服全程指导,如遇困难还可提供医护上门采样。

其次,商家还在商品界面用加大加粗的字体标出了“全程匿名,严格保密”,进一步打消了父亲们的后顾之忧。

体会到父亲们的焦灼心情,商家还保证五个工作日内出具结果,并对结果进行二次复核,确保父亲们不认错每一个孩子。

乍一看网上亲子鉴定似乎荒谬,实际上再合理不过了。

现实生活中,想要做个亲子鉴定不光要克服心理上的困难,更要应对街坊邻里十里八乡探究八卦的问询。

在网上进行鉴定显然没有这种烦恼。

贴心的平台不仅将拼单用户的头像厚码到只能看出大致颜色,更是将昵称全部变成了星星。

面对着满屏马赛克,没有人能猜到屏幕背后的那位仁兄究竟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点下了红彤彤的“去拼单”。

评论区有人成功打消了疑虑,也有人拿着鉴定报告抽烟到天亮,上演着一出出狗血剧。评论区的悲或喜,成为营销号的新素材。

不可承受之重

亲子鉴定不是新生意,但容易被大众忽略。

邓亚军是一名法医,也是中国第一代DNA鉴定师,她做了上万起亲子鉴定。她认为亲子鉴定的权威性还是要依赖线下机构,普通没有资质的平台就算能够鉴定也无法在司法中发挥作用,而对于这类机构的隐私性和准确度,邓亚军仍然保持怀疑态度。2005年,邓亚军所在机构做了3000例亲子鉴定,其中排除率为22.6%,这就意味着来做鉴定的100个人中,有22个孩子都是非亲生。

而她在农村地区做的鉴定,排除率更夸张,接近50%。

鉴定师大宝(化名)2007年开始做DNA鉴定,曾有2000多个家庭因为他的一纸鉴定走到了破裂的边缘。

虽然数据看起来确实很高,但这背后存在着一个逻辑问题。

就像大宝提到的,很多人在做亲子鉴定之前,就已经有所怀疑。这本就属于高危人群,因此排除率自然也高得惊人。

但不论如何,亲子鉴定师传播的是真相,只不过这个真相对于很多人而言,往往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被“贩卖”的亲情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基因检测市场和基因检测消费者规模处于稳步增长的阶段,2020年我国基因检测市场规模达158.6亿元,消费者规模达859万人。预计到2022年,中国的基因检测的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将达到200.6亿元,消费者规模将为2984万人。

从事司法鉴定及第三方医学检验服务的苏博生物在几年前的转让说明书中表示,2016年全国未上户口人员占总人口的1%,按照当时全国总人数来说,也就是1300万人。

亲子鉴定是基因检测的功能之一,巨大的市场同时滋生了很多乱象。

去年9月份,《新京报》刊发《买来的“亲生关系”:花3万多,孩子被鉴定为“亲生”》报道,披露了一名自称马法医的男子,通过“调换血样”的方式,将被鉴定人买来的孩子鉴定为“亲生关系”,揭露了多家司法鉴定机构存在招代理、邮寄血样等违规行为。

根据司法部的相关要求,司法鉴定机构不得利用中介或个人招揽业务,但这种代理现象却屡禁不止。

不少司法鉴定机构都通过发展线下代理扩展业务,模式很像是亲子鉴定界的“微商”。

鉴定机构通过在全国招收代理,再发展出二线、三线,各级代理将样本寄回总部鉴定,所得的鉴定费根据代理的级别不同和总部进行分成。

根据各地司法部门对亲子鉴定的定价,每个样本的收费在1200元左右,而亲子鉴定需要同时出具两人的样本,也就意味着客单价在2400元左右。作为总部只收取代理350元的费用,剩下的利润空间留给代理们在各地发展下线,力求“人人都能挣大钱”。

汇集到鉴定机构的样本,往往是在总部的实验室做实验,然后再委托给其他合法单位出具鉴定报告。被委托的单位无需参与实验,只需要签字、盖公章、邮寄,就能赚取每单七八十元的利润。

混乱的环节给了样本造假可乘之机。

在检测过程中的任意一环,样本都有可能被调换,一份不够可靠的司法鉴定报告,被用于落户以及财产继承、抚养权等诉讼案中,甚至可能会像上文提到的,被用于拐卖人口的调查中。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够不够狗血,是不是道德的问题了,显然已经触犯了法律。

《新京报》的报道刊发之后,司法部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开展“亲子鉴定”专项整治活动严厉打击“司法黄牛”的通知》,但招违规代理、血样邮寄作假、逃避监管等现象依然时有发生。

作为监管部门,严格规范行业乱象本就是职责所在,不应因监管难度大,行业形势复杂推卸责任。

鉴定机构及做亲子鉴定的商家,更应该清楚,他们出具的不仅仅是一纸报告,更多时候这张纸在影响着无数人的生活走向。

你怎么看待网络亲子鉴定?欢迎评论区告诉我们。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