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掉粉千万,双11直播神话破灭!阿里的流量还剩多少?

来源:金角财经2021-10-28 07:51阅读:1716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 | 小迪

编辑 | 周大锤

直播间里的神话没有延续。

神话发生在10月20日,双十一第一天,李佳琦直播间GMV达到106.53亿元,薇娅直播间的GMV为82.52亿元,前者相较去年双十一首日GMV增长246%,后者增长179%。

五天后,天猫双十一的第五天,李佳琦和薇娅直播间的交易额(GMV)和观看次数(PV)回落到双十一前水平,薇娅直播间在这一天掉粉1062.26万,超过过去一个月以来涨粉的数量。

薇娅的粉丝数变化(来源:小葫芦大数据)

这种落差同样正在阿里身上发生。

尽管双十一的数据每年都在不断刷新,但从2015年开始,阿里的市场占有率便从78%不断下降,到今年,阿里的市场份额来到51%,几乎要失守50%大关。

今年4月,针对阿里的反垄断重锤砸下,给过去倚仗流量强制商家“二选一”的模式画上句号。

在这次“电商平权”被赋予法律意义之前,流量的出走,对手的崛起,用户购物习惯的颠覆,潜伏的危机早就暴露无遗。

电商格局,早已不复往日。

“一超多强”,老大难当

电商——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

国内互联网企业和国外比起来,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各类平台中,需要积累流量的,不论是做新闻网站的、做社交的、做短视频的,到最后都变成电商。

众多参与者也总是想着扭转中国电商原本的市场格局,创造新的市场生态。

但这次,喧嚣之下,旧的电商秩序,正悄然发生剧变。

根据阿里2021财年年报,阿里在2020年3月31日到2021年3月31日一年间,其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到8.12万亿,全年营收为7172.89亿元。在这之前的2020财年,淘宝天猫全年GMV为7.053万亿,首度突破1万亿美元,超越亚马逊位列世界第一,全年营收5097.11亿元。

纵向对比数据尚且平稳,但横向对比之下,阿里的隐忧凸显无疑。

阿里财报中的GMV,是其生态内交易总额,不仅包括B2C的零售业务,同时也包括旗下1688批发等业务。根据研究机构eMarketer数据,阿里在中国零售电商市场的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78%,下降到2021年的51%。

而与此同时,以京东、拼多多、苏宁为代表的的电商零售新巨头,和以快手、抖音为代表的“兴趣电商”新贵的市场份额正在步步攀升。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国内2018年到2021年上半年线上零售交易额分别为9.0万亿,10.6万亿、11.76万亿和6.11万亿,以此为基数,我们可以看到近三年零售电商行业的风云变幻。

可以看到,业内老二京东,市场份额近三年一直稳中有升,其用户数量在今年第一季度超过5亿。根据京东今年的半年报,其本地零售新业态京东到家在一年内GMV大增77%,托起今年京东零售生态内交易额的增长;2018年开始起飞的拼多多,依托“社交电商”的模式和对下沉市场的持续开拓,其市场份额近年来一直保持每年5%的增长。

而快手在2018年开始电商业务以来,三年间GMV已经翻了4000倍,市场份额来到3.2%,超过唯品会,正在追赶苏宁易购。

去年下半年开始完善电商布局的抖音,在去年创造了5000亿的GMV。今年,抖音定下万亿GMV目标。但现在看来,这个目标似乎有些保守,今年电商服务商生态大会上,抖音电商副总裁木青就曾表示抖音电商GMV在今年前九个月同比增长了7.9倍。

这种此消彼长实际上意味着,过去阿里在电商领域构筑的垄断正在被越来越多后来者瓦解,这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用户购买习惯的改变。

所谓兴趣电商,便是以短视频等内容为基础,以主播本人为起点,吸引粉丝关注,形成私域流量池,再通过直播带货变现流量。内容为直播带来了更多的流量入口,也培养了一群高粘性,高复购率的粉丝。根据快手财报,其电商业务的2020年平均复购率从2019年的45%提升至65%。

前两天,抖音网红“广东夫妇”举行双十一今年双十一首场直播,创下2亿元的GMV,实时数据显示,直播间中有23%的观众来自视频推荐。

广东夫妇直播间的用户构成(图源:灰豚数据)

有第三方机构预测,到2023年,国内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的兴趣电商GMV将超过9.5万亿,这个数字超过了去年一整年阿里全生态创造的成交额。

原先的流量向短视频平台倾斜,阿里流量垄断的地位遭受威胁,这让它不得不变。对标每个对手,它本身的生态也在悄然调整。

兴趣电商上,去年年底,手机淘宝上线的“淘宝逛逛”,主打种草。今年8月30日,淘宝正式启用全新的slogan“太好逛了吧”。

在直播业务上,阿里也是动作频频——8月,手机淘宝首页增设直播一级入口,再往前,阿里在蒋凡事件之后,再次投资网红第一股如涵,近日,有和阿里达摩院又和蓝色光标共同推出虚拟主播计划。

淘宝“逛逛”入口

一场冗长的打卡游戏

电商之争趋于白热化,在大促销之下,电商的“内卷”一览无遗。

巨头碰在一起,首先比谁更有创造力,然后比谁更长。

这里需要讲讲大促销的简史。

2003年,在非典的影响下,刘强东从线下零售转战线上,2008年6月,京东为了庆祝京东年中业绩大涨,决定在京东生日这一天开始网上用户酬宾,让利消费者,六一八由此定型,这几乎可以称为国内首个成规模的电商促销。

2009年,阿里巴巴将“双十一”从一种青年亚文化变成一个购物节。

为了造势和形成差异化,培养用户消费习惯,以前几乎每一个平台都有一个自己的促销节——苏宁的418和818,唯品会616年中特卖和419大促,乐峰网的“桃花节”,聚美优品的“6月名品节”……

平台在这一天释出低价吸引用户消费,为了引流,一些平台不惜花费重金打造一场晚会。

江苏卫视天猫618“超级晚”晚会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电商领域各类购物节已经超过100个,除了我们熟知的双十一、双十二、六一八,八一八,更多平台的购物节,几乎没有水花。

节日没有专利,造节这种东西,都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为了抓住固定流量的契机,平台间促销节从各自为战变成年中六一八,年末双十一的混战。

生日都抢,实属有些不厚道了。2014年,618备战会上,现任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提出“不要再整红六月了,要把618的主题突出来,促销可以做20天,形成一个消费符号,那就是京东的618。”

去年,在其他平台都将预售时间定在5月24日前后时,苏宁在5月15日便开始六一八年中大促,促销周期长达34天;在这之后,阿里将双十一的预售时间提前至10月21日凌晨0点,时长从过去的一夜狂欢变成长达20天的“打卡游戏”。

今年双十一,为了“不让消费者熬夜”,阿里将预售时间再提前4小时至10月20日晚上8点,李佳琦再也不用敲锣唤醒所有女生。

此外,结束的时间也不固定,今年的六一八,天猫一改往年0点开抢的惯例,从5月24日当天晚上8点开始预售,结束时间为6月20日。

然而,无休止地拉长战线,和巨头涌入的直播,正在反噬大促销。

越来越多,越来越长的促销节,也正在让消费者脱敏。如前文所说,李佳琦和薇娅直播间的GMV在预售首日10月20日之后便回落到之前的水平,这种现象在其他平台同样存在。

长战线的购物节,影响力正在被透支,对消费者的刺激作用正在减弱。

而实际上,拉长战线的购物节,更像是一种错峰购物,其底层逻辑在于,他的缔造者对自己的竞争力失去信心,也对这个节日失去信心。

李佳琦薇娅直播间的双十一预告

购物节的意义在集中的折扣和降价,但今天,双十一已经失去了这个价值。

因为火热的直播间,正在将低价常态化,也在消解购物节本身的意义。

从李佳琦直播间的价格看,10月20日双十一首场直播中,常客雅诗兰黛拳头产品眼霜的价格是1060元30ml送30ml和15ml面霜,而实际上,这款产品被李佳琦成为“自用眼霜”,以往直播中,510元买到一瓶15ml的正装,就会附赠15ml的小样。

当每天都是双十一,双十一的意义在哪里?

但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阿里无法放弃这个流量入口,更离不开那些不属于它,无法控制的头部主播。

尽管这是以己之矛,攻自之盾。

货架上的权力关系

真正瓦解阿里垄断的,是一纸罚单。

今年4月,中国市场监管局认定阿里巴巴集团在2015年起,滥用其在国内的市场支配地方,对平台内的商家提出“二选一”的要求,禁止这些商家到其他平台开店或参加促销活动,违反《反垄断法》,对其处以182.28亿元的罚款。这也是迄今为止针对互联网平台最大的一笔罚款。

这张罚单伤及阿里元气。根据阿里2021财年第四季度财报,阿里在当季实现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54.79亿元,净亏损为人民币76.54亿元。这是阿里上市以来首度面临亏损。

阿里在财报解释称,季度亏损主要是由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就中国反垄断法处以罚款人民币182.28亿元。

之前,垄断意味着定价权,市场占有率的丢失和法律的重锤,剥夺了阿里在价格上的独裁。

但是,在“二选一”成为历史之后,定价权并没有从平台回到商家手中。

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拼多多一类的电商平台手握流量分配的权利,平台决定商家的广告出现在各种流量入口的频次和位置,标准就是你能否给出足够低的价格。

是的,低价,是巨头们的另一片战场。

根据阿里2019财年财报,阿里在2018年2月到2019年3月的新增用户中,77%来自下沉市场。也是在2018年,主打下沉市场的拼多多迎来爆炸式增长,年活跃用户来到3.44亿人,赶超京东,2019年6月,在“百亿补贴”策略的推动下,拼多多用户再次暴增,并在2020年春节,日活超过老大淘宝,当年3月,拼多多在财报中披露年活跃用户达到7.88亿人,在用户规模上也成功超过淘宝。

下沉市场失守,这是真正让阿里感到惊慌的。

为了抵抗来自拼多多的冲击,淘宝重启聚划算业务,并同样走起了百亿补贴的路子,去年3月,淘宝特价版APP经过一年公测之后上线,并在今年5月改名为“淘特”。

也是在2019年,“N亿补贴”开始成为用户在各个平台中最常见的词语,电商平台之争,开始比下限。

各平台2019、2020年双十一活动对比(来源:平安证券)

在这个6亿人每月收入只有1000元的国家,绝对的低价意味着广阔的下沉市场。

而实际上,十年之前,行业便是如此——2012年前后,京东凭借着两场价格战在当当和苏宁的围困中突围,一跃成为国内第二大电商平台。

流量是这个时代最昂贵的无形资产,也是一种议价和选择的权利。撒币换流量的生意,无论何时看起来都无比划算。

京东叫板天猫苏宁

然而,现在这种权利,一定程度上握在了主播手中。

当直播间成为新的流量密码,更多客源从直播间涌入时,哪些品牌能够进入直播间,有多大的议价空间……流量权利在直播间里的表现形式更加复杂。

对于中小品牌而言,直播间或许是无容错过的宣传方式,大促销也是获得流量的窗口期,但是顶级流量动辄20%的抽成和百万的坑位费,让中小品牌望而却步。

中小品牌正在被直播间抛弃。过去,凭借直播的热度,李佳琦和薇娅的直播间里走出了诸如花西子、完美日记、colorkey等新的国货品牌,但今天在两位顶流直播的直播间里,已经很难看到新的国货的身影。

国际大牌本身兼具人气和品牌效应,大牌帮助主播抬高身价,获得稳定有保障的客源,加上较高的客单价,GMV也不成问题,何乐不为。

然而,主播背后的流量,或许也会溜回财大气粗,掌握流量入口的平台手中。正如阿里正逐步依靠导流和收编,组建起自己的权属于自己的直播生态。

而更多的商家,在直播间中积累起流量之后,也选择回归平台,自己开启直播。

李佳琦直播间品牌分布(来源:小葫芦大数据)

那张182.28亿的罚款,拉开了电商之争的下半场的序幕,当市场更加平等,这注定是一场更“卷”,但也更精彩的争夺。

2015年,吴晓波说:也许今年的11月11日仍将记录迭出,烟花满天,但也可能是“双十一”的最后一战了。

在那之后,双十一依然屡屡创造奇迹。

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下一个双十一,不是拐点。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