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富二代判无期,靠父亲建立350亿金融帝国,暴雷后剩一地鸡毛

来源:易简财经2021-11-24 09:19阅读:892

朱一栋一手牌天胡开局,居然能打成无期收场,真的是个人才。

私募基金第一大案——“阜兴系”非法集资、操纵证券市场系列案,终于迎来大结局。

“阜兴系”案宣判

11月22日,上海二中院对阜兴集团、被告人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集资诈骗、操纵证券市场一案公开开庭审理,并对系列案进行集中公开宣判。

经查明,至2018年6月,阜兴集团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565亿余元,案发时未兑付本金共计人民币218亿余元。

根据宣判结果,上海二中院对阜兴集团犯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20亿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罚金1亿元,决定执行罚金21亿元。

此外,对朱一栋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000万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500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500万元。

对另一被告人赵卓权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800万元。

上海二中院表示,阜兴集团及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发还各被害人和被害单位,不足部分责令被告单位和各被告人继续退赔。

从2018年被央视曝光,再到2020年吃下证监会“禁止入场券”的大罚单,“阜兴系”案最终尘埃落定。但在巨大的诈骗金额背后,最受关注的,莫过于80后富二代朱一栋,是如何一步步把自己的大好前景消耗,走入穷途末路?

押注稀土,一战成名

1982年,朱一栋出生于江苏盐城阜宁县,父亲朱冠成是当地的民营企业家。

据财新报道,朱家发家是靠朱冠成30多年前经营化工厂一步步积累起来的。朱冠成最早在村里开砖窑,后来转向化工厂。初期现金流受限,朱冠成便向村民集资,慢慢把厂子做起了规模。

现在回头看看,当时朱冠成集资的路径,想必也给朱一栋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得益于慢慢富裕起来的家底,朱一栋学生时期便出国镀金,2005年从加拿大约克大学毕业回国,年事渐长的朱冠成开始扶持他接班,朱一栋则热衷于玩金融和豪车。金融系毕业的他,深知实业的赚钱速度,远不及资本市场。

随后2008年的金融危机,朱一栋凭借自己的胆识和眼光,与父亲商量之后彻底放弃上海的资产,联合赵卓权把资金用于抄底,押注稀土产业。这一波操作,让朱一栋收获巨大,每一个单一产品的回报率达到了20-30倍。

基于父亲立下的稀土产业,朱一栋开始了从稀土原料加工再到供应链的整合扩张。2011年,朱一栋主导主公司阜宁稀土与央企中国铝业达成战略重组,成立中铝稀土(江苏)有限公司。

赚钱之余,朱一栋还有一大爱好——足球。

据媒体报道,朱一栋出资打造了上海“阜兴杯”业余足球联赛,赛事的总奖金不低于10万元。2015年,阜兴还找来阿尔贝茨、谢晖等球星,举办“阜兴杯”阿尔贝茨足球训练营。

阜兴集团在朱一栋的带领下,组建了上海阜兴队,他也经常上场踢球。

朱一栋在足球场上

但慢慢的,朱公子的心也完完全全从实业飘走了,阜兴系的业务重点也从稀土实业、贸易逐步转向金融投资和资本市场。

肆意妄为的资本操作

2011年,朱一栋和赵卓权组建上海阜兴投资有限公司。阜,代表朱一栋的家乡阜宁;兴,则表示赵卓权的家乡绍兴。

最初,朱赵二人的股权比例为51%、49%,2014年,赵卓权将19%股份转让给朱一栋,持股比例变为70%、30%。

在2012-2015年之间,阜兴投资接连创办了意隆财富、郁泰投资、西尚投资、易财行,覆盖证券、创投、股权等领域,规模越做越大。但实际上,朱一栋并没有将私募基金用于实业投资,而是以庞大资金坐庄。

2016年5月,阜兴系开始暗度陈仓买入华闻传媒,于当年12月做实控制权。之后,阜兴系还投资了大连电瓷、阳光保险、三六零、东海证券等。这些资产均被用于质押融资,套出现金后继续投资和放大杠杆。

2017年的时候,阜兴集团管理的资产总额已经超过了350亿元,朱一栋成了实打实的私募大佬。

但在这样的操作下,阜兴集团盈利状况不稳定,一旦资金链断裂,阜兴系这艘大船就将沉沦。大连电瓷便成了这艘大船被撬开的第一块船板。

2016年底,朱一栋通过操作大连电瓷股价赚了6个亿。但由于朱一栋找来的操盘手大咖——曾为称为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操作另一只股票不当,牵连整个账户被平仓,大连电瓷也出现跌停。

2017年3月份,眼看局势控制不住,朱一栋连忙叫停股票,整个2017年大连电瓷市值腰斩。2018年,大连电瓷股价继续直线下跌,朱一栋因拿出大量资金进场救市,被监管部门发觉,从而查出其操纵股价的真相。

2018年1月底,央视曝光证监会调查的朱一栋操纵大连电瓷股价案,阜兴系随后资金链崩盘,至此,“阜兴系”彻底败露,300多亿的资金黑洞引爆市场。

朱一栋作为实际控制人的阜兴集团及多个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全面停止运营,阜兴系渗透的多家上市公司先后被波及,再难偿还投资者收益。

绝望的中小投资者当时表示:老朱还有个稀土企业,朱一栋还有阜兴集团,就算这笔投资全亏了,再罚点钱,照样都是财务自由的富豪。光朱一栋的跑车们就好几千万,更别说其他资产了。小散的可都是血汗钱,养家糊口的钱……

操纵股价的事情被央视曝光后,阜兴集团在其官网发布了相关公告,声明大连电瓷和阜兴集团并无瓜葛,没有业务关联,同时表示,此次系阜兴集团少数管理层的行为。公司之间的关联尚可用公告撇清,但父子血缘却不能,当时的朱冠全早已归隐幕后,生意交由朱一栋打理。

这个摊子,朱一栋怎样都脱离不了关系。

2018年7月,意融财富官方微信号公布朱一栋失联,朱一栋随后也登上了国际红色通缉令。

据说,朱一栋在失联前毫无迹象,19日还在办公室看世界杯。朱一栋的微博在26日仍在更新,“到底有多少人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式的自我感动。”

当时有知情人透露,在失联之前,朱一栋还将阜兴集团购买的多辆豪车以低价转让给亲属,以此转让资产。“在临出逃前,他还让相关公司、朋友替他担保借钱,卷了18亿元巨款逃到海外。”

金融帝国垮塌

可就算在逃亡,朱一栋也不忘发微博,来鼓励自己。

自从2018年七月初朱一栋被通缉之后,他的微博账号在23天内共计发了7条微博。而在6月份,朱一栋发微博的次数也很频繁,累计达到9条。

但仅出逃了2个多月,2018年8月29日,央视新闻报道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被押解回国,辗转五国的私募大佬归于法网。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调查,朱一栋和阜兴系的私募“陷阱”也被公之于众。

2020年1月8日,证监会详细披露阜兴系旗下私募机构的违法事实,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并备案的私募基金产品共计160只,累计募集本金368.45亿元。其中共计365.65亿元未按照约定使用,证实涉嫌集资诈骗。

朱一栋、赵卓权等人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达365家(包括阜兴集团以及已注销、吊销的相关公司),其中多为无实际业务的“壳公司”。

最终,证监会对时任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时任阜兴集团总裁赵卓权处以终身证券市场禁入,对阜兴系旗下私募机构上海意隆、上海郁泰的五名高管分别处以十年、三年市场禁入。

证监会在决定书中指出,阜兴系私募机构的上述行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涉及投资者众多、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如今,随着“阜兴系”系列案落槌,曾经的阜兴金融帝国轰然倒塌,本有大好资源可以前途无量的富二代朱一栋,未来也只能在牢狱中度过。

更重要的是,“阜兴系”非法集资一案也给资本市场不法行为起到了警示作用。而对于投资者而言,兑付路漫漫,未来在投资上,也该更加擦亮双眼。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