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电动子公司未批先建收罚单 劳务外包商“独立经营”其说难自圆

来源:金证研2021-11-29 08:36阅读:1104

来源:金证研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闻君/作者 沐灵 映蔚/风控

国内自2009年推行新能源汽车“十城千辆”以来,一系列鼓励和推动新能源汽车及动力型锂电池行业发展的相关政策陆续出台,驱动国内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产业规模持续扩大、增速持续提升。身处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领域,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进电动”)或搭上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顺风车”,在2021年10月27日成功登录科创板。上市首日以14.99元/股开盘,截至11月26日收盘价为21.28元/股。

然而上市背后,报告期内,精进电动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超四成,净利润持续告负,2020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同比下滑逾10个百分点。同时,截至2020年末,精进电动的九家子公司中,八家子公司亏损,且有三家子公司存在股权受限的情况,此外其一家子公司还存在未批先建的“黑历史”,精进电动的内部治理或存缺失。此外,精进电动问询回复称其劳务外包方均属于独立经营主体,而“蹊跷”的是,其存在2家劳务外包供应商共用联系方式的情形,该两家供应商是否潜藏“关联”?不得而知。

一、持续亏损连年“失血”,主营业务毛利率滑坡

财务报表能直观地反映出企业的经营情况。而近年来,精进电动净利润均为负值,呈持续亏损态势。

据精进电动签署日为2021年10月21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及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8-2020年及2021年1-9月,精进电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49亿元、7.9亿元、5.78亿元、4.7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79亿元、-2.56亿元、-3.79亿元、-2.78亿元。

2019-2020年及2021年1-9月,精进电动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6.96%、-26.78%、28.26%。

不难看出,2019-2020年,精进电动的营业收入持续下滑。此外,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精进电动的净利润均为负值,持续为亏损状态。

不仅如此,报告期内,精进电动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超四成,2020年末存逾4千万元货款或难收回。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精进电动的应收票据分别为1.11亿元、0.21亿元、0.17亿元,应收账款分别为5.01亿元、3.21亿元、2.71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精进电动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总额分别为6.12亿元、3.42亿元、2.88亿元。同期,精进电动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其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2.05%、43.25%、49.72%。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各期末,精进电动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款项系对客户的货款,其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1,352.84万元、4,247.28万元、4,707.02万元。

此外,精进电动主营业务毛利率,由2018年的9.6%“骤降”至2020年1.89%。其中,2020年,精进电动核心产品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的毛利率为-15.02%。

招股书显示,精进电动的核心产品为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精进电动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的收入分别为8.35亿元、7.17亿元、4.39亿元,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7%、91.94%、76.87%;技术开发与服务的收入分别为1,094.83万元、6,290.21万元、13,204.52万元,占其主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3%、8.06%、23.13%。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精进电动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9.6%、12.47%、1.89%。其中,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的毛利率分别为9.02%、8.15%、-15.02%。

而且,2020年,精进电动的主营业务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平均水平。

据招股书,精进电动选取中山大洋电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洋电机”)、深圳市大地和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大地和”)、烟台正海磁性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海磁材”)为其主营业务毛利率的同行业可比公司。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大洋电机的新能源车辆动力总成系统毛利率分别为12.23%、23.92%、17.93%,正海磁材的新能源汽车电机驱动系统毛利率分别为9.16%、-3.09%、3.06%,ST大地和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0.03%、7.76%、7.47%。2018-2020年,精进电动上述3家同行业可比公司同类业务毛利率均值分别为7.14%、9.53%、9.49%。

“雪上加霜”的是,2019-2020年,精进电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告负,“造血”能力或存不足。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精进电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43亿元、-1.14亿元、-1.41亿元。

2021年1-9月,精进电动未经审计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86亿元。

由上述情形可见,报告期内,精进电动净利润连年“告负”,且面临赊销的窘境。到2020年末,精进电动超4千万元货款或难收回,其主营业务毛利率滑坡,核心产品毛利率较2019年少了逾20个百分点。且2019-2020年,精进电动经营性净现金流告负,“造血”能力或不足。种种问题之下,精进电动持续盈利能力或遭“拷问”。

不仅如此,精进电动的多家子公司或“拖后腿”。

二、超八成子公司亏损,子公司未批先建遭处罚股权受限内控或存缺失

截至2020年末,精进电动九家子公司中八家处亏损状态。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精进电动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的子公司共计九家,分别为精进百思特电动(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进百思特”)、精进电动科技(正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进正定”)、精进电动科技(菏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进菏泽”)、精进电动科技(余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进余姚”)、精进新能源技术(余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进新能源余姚”)、Jing-Jin Electric North America LLC(以下简称“精进北美”)、南京华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华程”)、北京精进华业电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进华业”)、金泽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泽租赁”)。

据招股书,2020年,精进百思特、精进正定、精进菏泽、精进余姚、精进新能源余姚、精进北美、南京华程、精进华业、金泽租赁的净利润,分别为-10,880.02万元、-2,401.07万元、-332.46万元、-8.26万元、-1,577.51万元、363.95万元、-2.17万元、-7.41万元、-0.26万元。

其中,精进电动三家子公司存在股权受到限制的情况。

据招股书,2017年8月30日,SEMIKRON Elektronik GmbH & CO. KG、SEMIKRON Automotive Systems GmbH & CO. KG、赛米控电子(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统称“赛米控集团”)因与精进电动的买卖合同纠纷,向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提请仲裁。根据“(2021)京04执保35号”执行通知书和“(2021)京04认港3号”执行裁定书,精进电动的子公司精进百思特、精进正定、精进余姚的股权被北京市第四中级法院执行财产保全。该等财产保全是赛米控集团为赛米控案件仲裁裁决在境内执行而采取的诉讼手段。

不仅如此,精进电动的一家子公司还因合同纠纷,被法院冻结限额逾340万元。

据(2021)苏0583执保1659号文件,2021年6月2日,对于“(2021)苏0583民初12423号”原告昆山创明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与被告精进百思特加工合同纠纷一案,江苏省昆山市法院审查后裁定,查封精进百思特名下财产及到期债权,财产或债权有从权利的,查封、冻结及于从权利。查封、冻结的限额340.55万元。

问题尚未结束,作为精进电动核心产品生产基地之一的精进百思特,两度因违规被处罚,其中现未批先建“黑历史”。

据招股书,精进电动的核心产品为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精进百思特为精进电动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

据无罚决字[2018]第015号文件,2018年7月24日,精进百思特因未依法报批建设项目环评文件,擅自开工建设,被上海市嘉定区环境保护局罚款3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示的2120180077号文件,2018年8月30日,精进百思特因违反《无线电管理条例》,被上海市无线电管理局罚款1万元,并没收手机信号放大器一台。

不难看出,截至2020年末,精进电动的九家子公司中,除境外子公司外,其余皆为亏损状态。而且,精进电动的三家子公司还存在股权受到限制的情况。而作为精进电动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精进百思特不仅因合同纠纷被查封、冻结名下财产,还两度遭处罚,其中一项“黑历史”为未批先建。对此,精进电动的内部治理或存缺失。

三、两家劳务外包供应商共用联系方式独立性存疑,问询回复或遭“打脸”

报告期内,精进电动累计劳务外包采购金额超2亿元。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精进电动用于劳务外包的采购金额分别为8,093.87万元、7,360.53万元、5,419.45万元,分别占精进电动当期采购总额的7.56%、8.28%、8.37%。

即2018-2020年,精进电动劳务外包的采购金额累计为2.09亿元。

实际上,精进电动设置的劳务外包岗位,若以一岗一人测算,或超过其境内员工总数。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精进电动及其子公司精进百思特、精进正定、精进菏泽、余姚新能源存在的劳务外包岗位数合计分别为933个、971个、773个。

需要指出的是,招股书显示,上述岗位数为当年各月份岗位数的加权平均。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精进电动境内员工人数分别为704人、826人、791人。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若以一岗一人测算,则2018-2020年,精进电动劳务外包的人员,分别占其当期境内员工总人数的132.53%、117.55%、97.72%。

此外,精进电动在其给证监会的回复函中称,其劳务外包供应商均属于独立经营主体。

据《关于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之回复报告》(以下简称“问询回复”),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精进电动的劳务外包方均属于独立经营主体,其中包括上海锦旭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锦旭”)、上海睦锦人力资源外包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睦锦”)。

“蹊跷”的是,精进电动上述两家劳务外包供应商存共用联系方式的情况。

据招股书,2018-2020年,上海锦旭分别为精进电动第三、第五、第四大供应商,精进电动向上海锦旭采购劳务外包,采购金额分别为4,170.7万元、2,611.48万元、2,127.43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3.9%、2.94%、3.29%。

据招股书,2019年,上海睦锦为精进电动第四大供应商,精进电动向上海睦锦采购劳务外包,采购金额为2,840.31万元,采购占比为3.2%。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上海锦旭成立于2008年8月25日,存在两名自然人股东,分别为周侗、王海铭。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上海睦锦成立于2016年1月18日,存在两名自然人股东,分别为朱栋梅、赵娅。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上海锦旭与上海睦锦的电子邮箱同为yaohong0318@126.com。2020年,上海锦旭与上海睦锦的企业联系电话同为021-59581150。

除此之外,精进电动与上海睦锦,在上海睦锦成立当年即合作。

据问询回复,精进电动与上海睦锦自2016年起合作,上海睦锦为精进电动提供基层生产岗位外包服务。

即是说,精进电动在问询回复称,包括上海锦旭、上海睦锦在内的劳务外包供应商均属于独立经营主体,且报告期内,精进电动向上海锦旭、上海睦锦合计采购劳务外包逾1亿元。然而,2019-2020年,上海锦旭与上海睦锦分别共用邮箱、电话,上海锦旭与上海睦锦之间是否潜藏着“关联”?双方是否能保持独立性?而精进电动问询回复是否难自圆其说?尚未可知。

至此,成功叩开资本“大门”的精进电动,未来能否“扭亏为盈”?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热门解读
财通社午盘点评
原文【午评:创业板指涨逾2% 化工板块领涨】指数高开后小幅下探,随后集体走高,创业板指涨逾2%,深成指、沪指均涨超1%,有色铝、半导体、旅游餐饮、染料、水泥等板块活跃,注册制次新股、快手概念领跌,两市个股涨多跌少,涨停50余家但炸板率高,市场氛围一般。
解读师红峻 02-08
财通社午盘点评:节前整体将维持高位震荡,继续结合年报关注券商、军工、金融IT等板块
原文【午评:指数早盘拉升走高 稀土板块多股涨停】指数持续拉升走高,创业板指、深成指先后涨逾1%,沪指跟涨,题材板块多数上涨,可降解塑料、氟化工、半导体、稀土、军工等板块涨幅居前,两市上涨个股超3000家,涨停70余家,炸板率高,市场赚钱效应较好。
解读师红峻 01-18
掘金智能网联汽车时代,这些上市公司望受益
原文【世界智能汽车网联大会今日开幕 将发布《智能网联汽车技术路线图2.0》】2020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将于11月11日至13日在京召开,大会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共同主办。据主办方透露,在11日下午举办的大会开幕式上,清华大学教授、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首席科学家李克强将发布《智能网联汽车技术路线图2.0》并对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路线、愿景和战略目标进行详细介绍。(中证网)
解读师海鑫 11-11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