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澜之家羽绒供应商IPO,安徽冲出第一家羽绒上市公司?

来源:野马财经2023-05-12 16:31阅读:7552

轻飘飘的羽绒,沉甸甸的生意。

作者 | 刘钦文

编辑丨李白玉

来源 | 野马财经

选羽绒服你更看重什么因素?含绒量?羽绒类型?还是服装品牌?羽绒服作为高客单价产品,一直是各大服装品牌的必争之地。

不同服装品牌也有自己的羽绒供应商,安徽作为全国羽绒集散地之一,六安市、无为市等被称为“羽绒之都”,这里羽绒产业链齐全,家族、亲友之间,分布在产业链的不同位置。其中安徽古麒绒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古麒绒材”)更是成为安徽首家冲刺IPO的羽绒企业。

给海澜之家、波司登,供应羽绒年入6亿

人类将动物毛皮穿到身上御寒这件事,自古有之。唐代时,《岭表录异》中便记载到:“南边之酋豪,多选鹅之细毛,夹以布帛,絮而为被,复纵横纳之,其温柔不下于挟纩也。”那时人们已知道将鹅绒与布帛纵横缝好,做成被子,可以御寒。

最初是谁发明的羽绒服如今已无从考证,但羽绒制品的工业化生产很显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羽绒服、羽绒被以良好的保暖性成了战场上的必备品。我国的羽绒产业萌芽,是在19世纪70年代-20世纪30年代,当时的羽绒羽毛加工企业被外商所掌控,许多洋商在中国设立行庄,利用中国商贩从全国各地收购羽毛,就地雇佣中国劳动力进行加工整理,再销往欧洲获利。

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羽绒产业集群开始形成,民营企业日渐活跃。浙江萧山、河北安新、广东吴川等地纷纷设立羽绒加工厂,一大批羽绒企业诞生,21世纪初行业开始高速发展。

古麒绒材便是在21世纪初进入行业,成立于2001年。不过古麒绒材并不直接做羽绒服,而是聚焦于高规格羽绒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按品种和颜色,又可细分为白鹅绒产品、灰鹅绒产品、白鸭绒产品、灰鸭绒产品。古麒绒材的营收主要来自于白鹅绒和白鸭绒产品,营收占比超过80%。

图源:《招股书》

相同的含绒量下,鹅绒比鸭绒贵、白绒比灰绒贵。且近几年来,羽绒产品的销售单价处于上升期,其中白鹅绒的销售单价从2020年的40.49万元/吨涨到2022年的52.88万元/吨,白鸭绒从17.71万元/吨涨至28.68万元/吨。

得益于产品销售价格的上涨,古麒绒材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也连续上涨,分别为18.05%、19.83%和23.03%。

古麒绒材的羽绒产品作为原材料流向各大服饰品牌,其客户包括海澜之家(600398.SH)、森马服饰(002563.SZ)及其旗下童装品牌巴拉巴拉、罗莱生活(002293.SZ)、际华集团(601718.SH)、波司登 (03998.HK)、鸭鸭股份等。

其中森马服饰、海澜之家常年位列其前五大客户行列。2020年-2022年两者营收占比合计达到28.85%、41.63%、25.81%。靠着大客户们,2020年-2022年,古麒绒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44亿元、5.96亿元和6.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399万元、7681万元和9701.3万元。

“长期看,国产替代不仅仅体现在高科技上,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在羽绒服品牌方面,中国市场高度成熟,与此同时,市场已是存量时代,竞争激烈,此消彼长,国产品牌羽绒服等应做好占领这些国际生空出来的市场。”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表示。

被限高的供应商“改头换面”后,继续合作

古麒绒材一边将产品卖给各大服饰品牌,另一边又从同乡手中采购原料。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古麒绒材的前五大供应商均为“中国羽绒之乡”,即安徽省无为市及周边聚集地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

在安徽,羽绒羽毛产业正飞速发展。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22年安徽省羽绒羽毛出口量位居全国第二。因此在安徽这片土地上,羽绒羽毛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你几乎都可以找到相应的企业或工厂。

古麒绒材作为其中的佼佼者,还参与了《羽绒羽毛》《羽绒羽毛检验方法》国家标准的制定,也是行业内唯一一家参与《羽绒服装》新国家标准制定的企业。

和老乡做生意,“人情味”总是显得比较重。无为市宏新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宏新羽绒”)于2020年成立,成立当年即进入古麒绒材的前五大供应商,“原因主要系宏新羽绒承继发行人原主要供应商安徽省鸿兴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下称‘鸿兴羽绒’)的采购业务。”古麒绒材表示。

“宏新”与“鸿兴”不仅读音相同,爱企查显示,两者的注册地址均为安徽省芜湖市无为市十里墩镇十里工业园。但鸿兴羽绒目前被限制高消费,申请人为无为县融兴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鸿兴羽绒还因给胜友体育提供担保,对其1000万元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图源:公告

2020年,鸿兴羽绒换了个壳,与古麒绒材生意做的风生水起。2020年-2022年,古麒绒材向宏新羽绒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435.67万元、8335.07万元、7388.84万元,分别为第三、第二、第三大供应商。

“宏新羽绒股东与鸿兴羽绒股东之间存在近亲属关系。根据供应商的提议及双方友好协商,2020年起古麒绒材将向鸿兴羽绒相关采购转移至宏新羽绒开展,公司与鸿兴羽绒不再合作。”古麒绒材表示。

除了对供应商“不离不弃”,古麒绒材还为供应商提供生产场地。安明羽绒、高祥羽绒自2016年向古麒绒材租赁生产场地,产生的房租收入2020年-20222年分别为131.64万元、131.02万元和85.99万元。

其中高祥羽绒由高小军控制,其兄弟高小元也是古麒绒材的供应商之一。高氏兄弟控制的三家企业,在2020年-2022年为古麒绒材第一、第五和第二大供应商,所占比例为23.76%、9.56%和15.12%。不过,目前古麒绒材租赁的厂房均已停产,正在进行搬迁相关工作。

虽然古麒绒材和供应商们又是老乡,又合作密切。但供应商们给予古麒绒材的账期依然较短,部分供应商甚至存在需提前预付部分款项的情况。

一边因为要迅速给供应商付款,导致应付账款短。另一边,产品卖出的钱不能立即拿到,2020年-2022年古麒绒材大客户们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迅速提升,分别为1.49亿元、1.55亿元和2.41亿元。

这也导致了古麒绒材的现金流状况不佳。2019年-2022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586万元、-4775万元、2991万元和2280万元。

三年花815万做环保,但资金占用、违规转贷行为不断

为了解决流动资金周转紧张、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古麒绒材还曾发生过违规转贷、向非金融机构转让票据的行为。

2019、2020年,古麒绒材在无真实业务背景的情况下,分别将2550万元和3600万元相关银行贷款支付给关联方南陵县绿叶养鸭专业合作社(下称“绿叶养鸭”),绿叶养鸭又将上述贷款资金转回给古麒绒材,完成违规转贷。绿叶养鸭无实际经营业务,已于2021年1月11日注销登记。

还是在2019年,古麒绒材又在无真实交易的背景下,向非金融机构宣城市友达商贸有限公司和芜湖德盛道路运输有限公司转让票据共计4289万元。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转贷行为可能引发的法律后果主要包括涉嫌骗取贷款罪刑事风险及被加收利息、提前收回贷款的民事风险以及涉嫌票据违规的行政风险。”专职IPO的律师周正杰表示。

除此之外,古麒绒材还存在资金占用的情况。古麒绒材的创始人谢玉成出生于1963年,是安徽芜湖人。《招股书》显示,谢玉成直接持股46.92%,谢玉成之女谢伟持有0.67%,谢玉成、谢伟父女二人合计持有47.58%的股份,为共同实际控制人。

谢伟的妹妹谢灿,则另有生意,拥有两家建筑类公司、一家典当公司和投资公司。2019-2021年,古麒绒材合计向谢灿实控的上海新龙成和谢玉成借款1121万元和3121万元,但还款金额达到了1221万元和6650万元。

图源:《招股书》

因还款金额超过借款金额,自然形成关联方资金占用。深交所也因此要求古麒绒材说明公司与关联方拆借资金的具体原因以及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

“2020年,发行人存在一次向谢玉成还款的金额超过了借款金额的偶然情况,形成短期的关联方资金占用,已按照当年同期标准计提利息。公司已建立了完善的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制度,相关内部控制缺陷行为均已整改。自整改完成后,公司严格按照相关制度要求履行相关内部控制制度,从制度上有效防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发生,提高公司的规范运作水平。”古麒绒材表示。

此外,上海新龙成还在2020年、2021年与古麒绒材存在工程采购,采购金额分别为1567.88万元、442.04万元。

相关工程采购过程中,共有三家公司参与招投标,2020年上海新龙成报价最低,和第二名仅10万元之差。2021年上海新龙成报价居中,为第二名。

图源:《招股书》

据企查查显示,古麒绒材选择较高报价的上海新龙成,6次因未取得施工许可证擅自施工、未对使用的建材产品进行质量检测、环境污染等问题被处罚。罚金最高五万元,最新一次为2022年7月,因未落实扬尘污染防治措施被处罚3万元。

图源:企查查

不过,安麒绒材在环保方面并不吝啬,《招股书》显示,其环保投入2020年-2022年,分别为254.88万元、271.07万元和289.68万元,主要为中水回用系统相关设施环保投入。

古麒绒材还被评为“全国环保设施和城市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向公众开放单位”、国家级“绿色工厂”,行业内仅古麒绒材一家获评。

在安徽的上世纪70年代末,一些人走街串巷成为“鹅毛贩子”,到80年代已在全国形成了1000多人的收购队伍。90年代中后期,积累了资金和技术的安徽人开始回乡投资办厂,主动延长产业链,并逐步走向工业化生产,抢占更多市场话语权。古麒绒材作为其中之一,逐渐在市场站稳脚跟后,不仅爱和老乡合作、互相扶持,如今还有望成为安徽的第一家羽绒上市公司。

你喜欢穿什么品牌的羽绒服?对古麒绒材的生意怎么看?和老乡之间的“互帮互助”有何看法?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热门解读
财通社午盘点评
原文【午评:创业板指涨逾2% 化工板块领涨】指数高开后小幅下探,随后集体走高,创业板指涨逾2%,深成指、沪指均涨超1%,有色铝、半导体、旅游餐饮、染料、水泥等板块活跃,注册制次新股、快手概念领跌,两市个股涨多跌少,涨停50余家但炸板率高,市场氛围一般。
解读师红峻 02-08
掘金智能网联汽车时代,这些上市公司望受益
原文【世界智能汽车网联大会今日开幕 将发布《智能网联汽车技术路线图2.0》】2020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将于11月11日至13日在京召开,大会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共同主办。据主办方透露,在11日下午举办的大会开幕式上,清华大学教授、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首席科学家李克强将发布《智能网联汽车技术路线图2.0》并对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路线、愿景和战略目标进行详细介绍。(中证网)
解读师海鑫 11-11
财通社午盘点评:节前整体将维持高位震荡,继续结合年报关注券商、军工、金融IT等板块
原文【午评:指数早盘拉升走高 稀土板块多股涨停】指数持续拉升走高,创业板指、深成指先后涨逾1%,沪指跟涨,题材板块多数上涨,可降解塑料、氟化工、半导体、稀土、军工等板块涨幅居前,两市上涨个股超3000家,涨停70余家,炸板率高,市场赚钱效应较好。
解读师红峻 01-18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