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总理自我隔离!意大利:“病人如海啸一般涌来 多少ICU都不够用”美股创1987年来最大单日跌幅

来源:国际投行研究报告2020-03-13 10:51阅读:1696

琼斯指数暴跌10%,创1987年来最大单日跌幅

美国股市周四加剧跌势,道琼斯指数下跌近10%,创下1987年股市崩盘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也进入熊市。道琼斯指数周四下跌2,352.6点,至21,200.62点,跌幅10%。

美国股市周四加剧跌势,道琼斯指数下跌近10%,创下1987年股市崩盘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也进入熊市。

尽管美联储向短期融资市场投放了1.5万亿美元,但由于对冠状病毒迅速蔓延导致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不断加剧,股市仍大幅下跌。

标普500指数早盘一度跌逾7%,遁入熊市领域,并在开盘后不久触发15分钟的交易暂停。道琼斯指数周三跌入熊市,即较此前高点下跌20%,结束了美国股市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牛市。

道琼斯指数周四下跌2,352.6点,至21,200.62点,跌幅10%。标普500指数下跌260.74点,至2,480.64点,跌幅9.5%。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750.25点,至7,201.80点,跌幅9.4%。这一下跌也让这个科技股集中的指数陷入了熊市。

受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最大的公司受到的打击尤其沉重,航空公司和邮轮公司股票领跌。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United Airlines Holdings, UAL)跌25%,达美航空(Delta Air Lines, DAL)跌21%,Spirit Airlines (SAVE)跌33%。皇家加勒比游轮有限公司(Royal Caribbean Cruises Ltd., RCL)暴跌32%。周四公主邮轮(Princess Cruises)取消了未来两个月的所有航程,此前该公司两艘邮轮爆发冠状病毒疫情。

但市场几乎全线下跌。标普500指数11个类股全部下跌,房地产和工业股领跌。即使是那些投资者认为会从疫情中获益的公司股价也大幅下跌。高乐氏(Clorox Co., CLX)收盘下跌6.3%。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 GILD)下跌6.1%,该公司已开始测试一种治疗冠状病毒的疗法。

三大股指本周跌幅均超过16%。

欧洲斯托克600指数下跌11.5%,创下史上最大单日跌幅。

美国三大股指均跌至熊市,而就在几周前,这三大股指均创下历史新高。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在16天后双双跌入熊市。

聚焦意大利:“如果病人如海啸一般涌来 多少ICU都不够用”

北意大利的一家医院在医院门口设置的医疗帐蓬收治病患。

意大利米兰大学麻醉师吉亚科莫·格拉塞利博士(Giacomo Grasselli)目前负责疫情重灾区伦巴第地区的重症加护病房(ICU)协调网络工作。他说,伦巴第地区医疗系统因病毒感染病例太多而不堪重负。

(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之声:格拉塞利博士,感谢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我们知道您现在时间非常紧。您是否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伦巴第地区各家医院的大致情况吗?

格拉塞吉博士:好,为了让大家有大致了解,我先列举几个简单的数字。在危机爆发之前,我们在伦巴第地区最多拥有800张重症加护病床。疫情爆发后,过去20天里,我们的ICU一共收治了900多人。其中有120人已经出院,大约90人死亡,其他大约700人还在那里。从这些数字中,你就可以了解,整个系统面临多大的压力。我们已经把重症加护病床的数量增加了大约50%。我们已经重新组织了我们的医院系统,集中一些科室,来得到更多的空间。我们在好几个医院设立了专门针对新冠肺炎的小组,所以我们才能迄今为止在相当短的有限时间之内收治大量病患。伦巴第地区是很富裕的地区,是欧洲最为富裕的地区之一,但在面对犹如海啸一般涌来的病人时,依然陷入困境。

意大利的新冠确诊病例数已破万,是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德国之声:我们看到新闻报道,医生护士们为了给足够的病人提供医治而加班加点。也有报道称,因为有如此多的患者需要治疗,护士和医疗人员有时要作出几乎不可能的决定:哪些人可以得到收治,哪些不行。这是真的吗?谁来作出这样的决定?

格拉塞利博士: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意大利现在对此有许多争论。但是我希望非常明确这一点,在日常生活中,麻醉师在面对病情严重的患者时总是需要作出决定:将其送入ICU是否合适?我的意思是,我们只能让能够从重症加护治疗中受益的病人进入ICU。如果一个病人因为一系列因素而不能从中获益,当然不仅仅指年龄,还有慢性病状况,生活质量等等。如果一名病患无法从重症加护中受益,他就不会被送入ICU,不管我们还有多少空余床位。

德国之声:我们理解,您现在面临非常艰难的状况。许多人都在关注意大利,因为那里有超过1万确诊病例。新冠病毒为什么会在意大利传播得这么快?

格拉塞利博士:这很难判断。伦巴第地区很可能经历了类似武汉所发生的事情,也许病毒已经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在这里传播了至少一个月的时间。然后出现了类似超级传播者,点燃了疫情,便很难扑灭。

很显然,我们面对非常多的患者,越来越多。至少从我们看到的报道而言,与中国情况不同的是加护病房患者的数量。在我们测试阳性的确诊患者中,至少有10%到12%是重症患者,需要得到加护治疗。而中国需要加护治疗的重症患者只有5%。所有我想很明确地说,我想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解决疫情的方法不是新建多少重症加护病床,或继续买呼吸机。这些都是为已经生病的人准备的。唯一避免出现灾难的方法是,我说的灾难是指成千上万人死去。要避免这一幕发生,唯一办法是减缓疫情的扩散速度。而这其实可以通过很简单的方式或措施做到。无论你增加多少ICU床位,在这样的海啸一般的病患数量面前,总有一天会不够用。

医师建议人们减少社交活动,以降低感染机会

德国之声:你是否想向那些同样面对疫情的那些国家发出讯息:请延缓疫情的扩散?

格拉塞利博士:首先,做好准备,比如给医护人员提供合适的保护装备;思考如何更好地协调ICU网络;最为重要的是,让民众做好准备,告诉他们,一旦出现第一波传染,他们就需要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他们需要减少社交活动。我的意思是,理论上说,如果每个人都在家待上三个星期,就会有所帮助。因为就不会有新的病人受到感染。我知道,这是对个人自由的极大限制,但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会迎来灾难。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