舵主徐翔何日归来,宁波中百从“新”开始

来源:公子豹资本圈2020-04-03 11:30阅读:620

白色阿玛尼的画面,不时在股市闪现,一去已是四年。

1978年出生的徐翔,今年42岁了。跨海大桥还是那座跨海大桥,杭州湾涛声依旧。

因股而兴,因股引灾。远锢青岛的徐翔,似乎听到了股市的呼唤。

此时,距离徐翔刑满释放还有大约13个月。

泽熙一案,当年牵连大批上市公司及其高管。如今,徐翔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仅有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分别由徐父徐柏良、母亲郑素贞名义掌舵。

有一个信号值得特别关注。在这次疫情中,徐翔家族两家公司积极捐款!

2月3日,宁波中百发布公告称,公司和大股东西藏泽添高度关注新冠肺炎疫情进展。西藏泽添提议,捐赠人民币1000万元用于购买医疗物资及设备,支援宁波地区抗击肺炎疫情。其中,捐赠给宁波市红十字会和宁波市慈善总会各500万元。

2月4日,大恒科技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郑素贞提议公司向慈善组织捐赠资金或物资,积极助力国家抗击疫情。公司拟向北京市红十字会捐赠价值人民币600万元的口罩(若口罩捐赠量不足,差额以现金补足)。

大爱无疆。疫情面前没有旁观者。对于上述举动,有媒体报道称,捐款起因来自徐翔的推动,“春节期间他应该有过和家人的联系,提到疫情如果有发展,希望父母能推动上市公司有所行动。”

知悉徐翔犯事背景的朋友,更能揣摩当中的耐人寻味之处。

再看徐家两家上市公司,宁波中百尤为特别。

宁波中百是甬城最早上市的“四小龙”之一,上市后先后更名首创科技、工大首创,幕后实控人从宁波国资,到哈工大,再到雅戈尔,多轮改旗易帜,但始终在宁波资本的怀抱中。

月是故乡明。宁波人翔哥入主后,将工大首创改回旧名宁波中百。但壮志未酬之时,泽熙案发,翔哥远羁青岛。

2018年,宁波中百还曾面临一场股权大战。当地大佬太平鸟展开双翼,扑向宁波中百,剑指上市公司控制权。一番激烈博弈之后,宁波中百控股权未旁落他人。倒是太平鸟张江波、张江平兄弟,倒是因违规操作,领到了证监局的罚单。

此役,足见翔哥之江湖势力。

一个有意思的新闻是,宁波中百4月1日发布公告,进一步确认在董事会授权范围内,将使用不超过2000万股西安银行的股票市值参与网下新股申购,授权期限自董事会决议通过之日起2年内有效。

这不是愚人节的玩笑。

除了拿出2000万股股票市值参与打新,宁波中百还计划再拿出4755万股西安银行股票,用于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交易。根据出借期限不同,目前证券出借可获取年化利率为1.5%-2.0%的出借利息收入。

徐翔虽无法操盘,但宁波中百驻扎着泽熙旧部。宁波中百董事长、总经理应飞军,之前是泽熙副总经理;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董秘严鹏,之前是泽熙研究员;董事赵忆波,之前是泽熙研究副总监;董事张冰,之前是泽熙高级研究员。

宁波中百开始触碰股票,是否是积极资本运作开启的暗示?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