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4家机构私募业务被叫停,这雷声像极了当初的P2P

来源: 深蓝财经2020-05-22 20:49阅读:521

私募行业的变局,或正在悄悄来临。

5月20日,中国基金业协会一天之内叫停了4家基金销售机构的私募基金募集业务,其中大名鼎鼎的朝阳永续赫然在列。此外,还有扬州国信嘉利、利和财富(上海)、上海景谷三家基金销售公司。

2020年以来,已经有8家机构被暂停私募基金募集业务,而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披露,2019年全年只有3家机构被叫停。

在监管层频频出手前,从2019年末开始,私募基金风险事件也不断爆发,在隆隆雷声中,不禁让人想起了曾经的P2P。

一日内4家机构被暂停私募销售

朝阳永续赫然在列

5月20日,上海朝阳永续基金销售公司的私募销售业务被叫停。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披露,上海证监局对朝阳永续出具了《关于对上海朝阳永续基金销售有限公司采取暂停办理基金销售业务措施的决定》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暂停朝阳永续办理基金销售业务6个月。

根据《决定》,协会认为朝阳永续在内部控制、人员管理、适当性管理等方面存在风险,不符合开展私募基金募集业务要求。朝阳永续应自收到本决定之日起,立即停止私募基金募集活动。

微信图片_20200522203756.png

上海朝阳永续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私募基金研究、评价、募资、咨询等服务的财富管理机构。

天眼查显示,朝阳永续基金销售公司成立于2011年1月24日,法定代表人为廖冰,注册资本1亿元,以前名称为上海朝阳永续投资顾问有限公司,2015年更名。是上海朝阳永续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百分百持股的全资子公司。

目前,上海朝阳永续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有司法风险共65条,其中法院公告7条,开庭公告16条,法律诉讼18条。

当日,还有3家机构的私募基金募集业务被暂停,分别为扬州国信嘉利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利和财富(上海)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上海景谷基金销售有限公司。

在暂停私募募集业务期间,均不得签订新的销售协议、宣传推介基金、发售基金份额(权益)、办理基金份额认/申购(认缴)。

微信图片_20200522203825.png

2020年开年以来,已有8家机构被暂停私募基金募集业务,统计发现,内部控制、人员管理、适当性管理成为机构风险高发区。

2020年被暂停私募销售机构一览:

微信图片_20200522203845.png

集中爆雷

私募已走过野蛮生长期

在监管机构频频出手的同时,从2019年年末开始,私募爆雷事件开始不断发生。

5月11日,一段视频显示,数名投资人围堵在海银财富总部门口。有投资者称,海银财富中城国际大厦系列已经到期基金未能如期清算,投资者在持有三年到期后,本金只能拿回9%,剩下部分被推迟至2021年2月20日前。

对此,海银财富方面回应称:这个项目大概率本金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安全边际,并不像一些投资者说的“暴雷”了。会尽最大的能力去保护投资者的基本权利,但是监管“刚性兑付”的这条红线是不会踩的。

除了海银,京东金融旗下“东家金服”代销机构所代售的“东方价值基金五号”私募基金产品也出现了无法按时兑付的情况。4月8日,东家金服理财师终于承认,一笔本该到期兑付的私募产品出了问题,基金净值仅剩0.315。也就是说,这款私募产品亏掉了70%。

2019年12月,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对上海华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涉嫌集资诈骗罪立案侦查。华领资产爆雷后,直接波及上海洗霸、康力电梯和中原内配三家上市公司,三者合计认购相关华领资产1.19亿元。

2019年7月,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34亿基金爆雷,一时轰动市场。

事实上,在集中爆雷之前,私募行业已经走过了野蛮发展之路 。

2014年3月17日,我国规范意义上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工作开始,意味着私募彻底合法化。备案刚开放时,基本上没有门槛,再加上2014年下半年市场行情向好,2015年A股涨到5000多点,很多专业的、非专业的人士都去申请备案。

2014年,中国基金业协会共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5000家,2015年登记数量陡增3倍,共登记19669家。而2014年至2016年,私募基金规模分别达到了2.6万亿、4.05万亿和7.89万亿,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93%。

2016年至2018年,每年新增备案数开始趋于平稳,分别为4146家、5979家和2803家。

截至2020年4月底,私募基金规模为14.34万亿元,私募基金管理人24599 家;私募产品数量方面,存续备案私募基金85382只。

微信图片_20200522204548.png

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管理规模的共21324家,平均管理基金规模6.72亿元,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75家。

尽管近私募基金管理规模持续上升,但私募从业人员却起伏巨大。

2015年1月,私募基金行业从业人员有12.44万人。2015-2016年间,私募行业迎来“大爆发”,其中2015年11月约有43.09万人,2016年3月私募从业人员以44.65万人达至高峰。此后,私募从业人数震荡下滑,到2019年10月份仅有23.75万人,较之高峰时期接近腰斩。

行业变局或悄然来临

野蛮发展、集中爆雷、监管层乘雷霆之势而下,这样的发展路径不禁让人想起曾经的P2P。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在业内人士看来,此前在私募基金销售方面存在较多“擦边球”的行为,但未来销售乱象将被整治,行业会越来越规范,行业格局也会向头部聚集。

今年两会,诸多热点议题下,关于如何实现私募基金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现实路径,推动私募基金行业迈向高质量发展,广受监管层和业内人士关注。

全国人大代表何金碧提交了《关于加快出台私募管理条例工作的建议》,希望在法律监管层面“破局”私募基金面临的诸多困境。何金碧称,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出台《私募管理条例》,填补私募基金在行政法规立法层级的空白状态,为规范私募基金活动、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提供有效的法律依据,为《基金法》的有效落地提供实操层面的法规依据。

种种迹象都表明,和P2P一样,野蛮发展之后,加强风控、严格监管、行业洗牌等环节将接踵而来。

未来的私募,或会像曾经的P2P一样,在“雷期”之后迎来“退潮”。

金投网援引业内人士观点:目前私募基金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已经得到遏制,行业逐渐回归理性。同时分化比较严重,管理好的私募项目退出率能到77%,运行差的则出现巨额资金窟窿。

作为投资者,则不能盲从基金营销,迷信估值和往期回报,而应注重自身学习,不仅要通过相关备案识别合规性,更应做知识型投资者,理性考察项目风险。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