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360的奇安信:烧钱、黑洞、关联交易

来源:金角财经2020-05-26 12:59阅读:1109

周鸿祎一向口无遮拦,有时也会说些真话。

在ISC2019 上,周鸿祎说:“我们原来投了家公司,叫做‘360企业安全集团’,这家公司做到最后,方向变成了一个跟其他网络安全公司没有什么两样的公司,至少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做得最酷的公司,所以后来我们把这家公司卖掉了。”

所谓卖掉,其实是被内部创始团队打包带走了。就在前几天,这个被打包带走的项目提交了上市申请。

回到2005年,阿里巴巴在孙正义的牵线下,收购了雅虎中国。当时的雅虎中国总经理正是周鸿祎。在这件事情上,周鸿祎没有任何话语权,他感受到了被“背叛”的滋味,最后他离开了雅虎,做起了天使投资,后来再做成了360,和雅虎的搜索引擎业务正面刚。

这一次的“背叛”,在360的创业之初便埋下了。彼时,对周鸿祎帮助最大的是一个体制内出来的人——360的总裁齐向东。这次将360孵化的360企业安全集团直接打包带走,组建了奇安信集团的,也是齐向东。

5月11日,奇安信集团提交了上市申请。

齐向东,让周鸿祎有机会再次感受到被背叛的感觉。

续命

2014年,360已上市3年,距离退市还有2年。

当时的集团总裁齐向东,在360内部开始了孵化奇安信的项目。

最初,奇安信是360全资子公司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的下属控股子公司。2016年奇虎360私有化后,齐向东在当年迅速通过增资方式对奇安信实现MBO(管理层收购),这一过程中,其个人出资10.67亿。

用的钱自然是从360赚来的。

奇虎360完成私有化时,齐向东的股权从8.1%下降到2.2%,套现约5.85亿美元(约合37亿人民币)。到三六零在A股重新借壳上市时,齐向东持股仅有1.79%,且退出了高管行列。单飞之心或许此时已经萌生。通过一出卖票还钱,再进行管理层收购的“腾笼换鸟”策略,齐向东终于拿到了奇安信的控股权。2019年,360更是以37.31亿元卖掉了所持有的奇安信股权,双方彻底分家。

按照360与奇安信在2016年的协议,周鸿祎控制的企业将主要针对To C安全业务;齐向东控制的企业主要从事政企方向的To B安全业务。同时,360将360品牌无偿授权给奇安信使用。此后,奇安信一直以360企业安全集团的身份开展业务。

买卖的事,自然是不能说偷的。不过,政企安全市场这块蛋糕,足以让兄弟反目成仇。

从360与奇安信达城业务方向协议的2016年到2019年,奇安信营收分别为6.56亿元、14.58亿元、23.94亿元、31.41亿。

但是,奇安信的领跑并没有带来绝对的优势。

从2017年到2019年,其营收增幅分别为122.2%、64.2%、31.2%。营业收入增长了,但是增幅却放缓了。就像一个耐力不足的人长跑,最初跑得很快,但后劲不足,每一步的幅度都慢了下来。

与此同时,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奇安信经营性净现金流量均为负值,且逐年扩大。经营性现金净流量从2017年的-5.16亿元,扩大至2019年度的-11.14亿元。仿佛奇安信身上有一个巨大的洞,生意做得越大,花出去的钱就越多。

但花出去的钱,却没有赚回来相应的利润。

2017年至2019年,奇安信净利润分别为-70,230.97万元、-95,251.44万元、-55,296.90万元,其三年净利润均为负。

合计下来,三年亏损了约22亿。

2019年,好不容易亏损收窄了,但却并不完全来自于赚钱能力的提升。

同年度,享受的税收优惠分别为1.05亿元、1.93亿元、2.90亿元,占对应年度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4.96%、-20.23%、-53.93%,占比逐年增加。

换句话说,现在奇安信尽管扩大了营收,但仍然靠着政策优惠来获得输血。辛苦忙活一阵子,既没有让奇安信盈利,也没赚到钱。

财务上的快速消耗,或许正是奇安信需要早日上市的原因。

“黑洞”是什么?

奇安信巨大的“黑洞”到底是什么?

政企安全市场对于政府单位、企业,乃至于国家层面的意义毋庸赘言。正是因为这个行业对于安全有着重要意义,也就需要相应的大量投入。

奇安信在解释尚未盈利及存在未弥补亏损的原因时称,是为了抓住行业发展机遇,公司投入较多的创新研发和市场拓展,相关的费用支出较高。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奇安信研发费用为5.41亿元、8.18亿元和10.47亿元,研发费用率为65.86%、45.04%和33.20%。

但奇安信的钱不只是花在这里了。

在与周鸿祎相识前,齐向东曾在新华社任职,最高做到过新华社通讯局副局长,时年不到39岁,是新华社系统里最年轻的司局级干部之一。

在体制内摸爬滚打过的人,有自己的处世方式。

“脱离”三六零后,奇安信引入了中国电子旗下公司战略入股,成为其第二大股东。2019年5月10日,中国电子与奇安信举行发布会并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国电子以37.31亿元持有奇安信22.59%股份。若按此计算奇安信估值165亿元。

中国电子是中央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和国务院认定的以网信产业为核心主业的中央企业,以提供电子信息技术产品与服务为主营业务。连续多年跻身《财富》世界五百强。截至2018年底,营业收入2170.4亿元。

此外,据招股书披露,奇安信多达59个股东。其背后股东阵容可谓豪华,集聚了国内40余家PE/VC机构,不乏有国家级产业级基金支持。

由此,奇安信变身网络安全“国家队”。在企业级和政府端业务资源上,奇安信或许希望这些国家队股东能够提供帮扶。

但该给的还是得给。即便有了国家队站台,奇安信的销售费用仍然节节攀升。

2017年,奇安信在销售费用上的支出是4.31亿元,到2019年,销售费用增加至11.18亿元,增长了接近260%。2019年的销售费用比研发费用高了7100万元。

强力推销,成了奇安信寄予希望的重要手段。

在奇安信从360独立之后,不可避免要面对新的挑战。在这个市场里,没有了360的招牌开路,生意该怎么做?

在不少地方,甚至包括一些二线城市,大部分人都没听说过奇安信,但是他们的电脑上大概率会有一个360浏览器,或者是安全卫士,或者是杀毒软件,也可能是软件管家。不管他们对这些产品喜欢或厌恶,至少360这个品牌时时刻刻出现在他们眼前。

当销售来到这里,360的招牌仍然是开路先锋。但当失去这个招牌之后,即便是原班人马,对于外界来说,仍然是陌生的。

奇安信在招股书中也承认,与“360”品牌独立,短期内或将使得奇安信品牌认知度降低,销售成本增加。

至于这个过程要持续多久,谁也不知道。在招股书中,奇安信写道,“未来几年将存在持续大规模的研发投入,上市后未盈利状态可能持续存在且累计未弥补亏损可能继续扩大。

而在奇安信能够拥有和360同等的品牌认知之前,它仍然需要大量的销售投入,才能开辟市场。

但市场有时并不算友好。

关联交易

奇安信的客户群体很特殊。招股书中,奇安信总结了一下自己的客户们,主要是政府、公检法司、能源、金融、教育、 医疗卫生、军队军工、运营商等领域。

这些客户有着共同的特点,预算管理严格、集中采购制度。这让政府部门、公检法司等机构对每一笔采购事项的账期都有着繁琐的审批和走账周期。

对服务政企客户的企业来说,账期长是一个很难绕过的难题。

一般来说,每个企业或是政府单位,都有自己的账期,偏偏这类单位的账期还很长,尤其是在对供应商的时候。

作为政企客户供应商的奇安信,就处于这样的尴尬境地。一方面,需要不断将资金投入研发、销售、推广,俗称烧钱。另一方面,即便是业务做大之后,也要面临很长的回款周期,在这个周期内,奇安信全凭自己的资金在支撑。对于其资金链而言是巨大的考验。

2017年到2019年,随着营收增长,奇安信应收账款也大幅增长,分别为22,504.02万元、54,285.77万元、129,729.85万元,增长迅速。其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也逐年上升,约为27.41%、29.88%、41.12%。这是奇安信的宿命,业务做得越大,投入越多,资金链承压越重。撑得过去或许有明天,撑不过去,或许就像皮筋一样崩断。

市场不友好,但关联公司无比友好

奇安信缺钱,这不是秘密。除了上市融资,奇安信在此前就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来为自己输血。

据招股书披露,目前奇安信及下属公司共拥有56家控股公司,其中一级子公司36家、二级子公司15家、三级子公司3家、四级子公司和五级子公司各1家;以及共拥有26家参股公司、11家分公司。截至2019年末,奇安信子公司纳入合并报表就达53户。这些公司中,不少都是成立于境外的持股平台,没有实际业务。比如Young Vision Group Limited,注册资本只有55美元,只是一家持股平台。

但这些关联公司,既为奇安信贡献了销售收入,也为其提供了资金来源。

2017年至2019年,奇安信与多家关联公司发生关联交易,公司因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与关联方发生的采购金额分别为8,320.72 万元、5,052.07 万元和9,074.87 万元;公司与关联方发生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207.10 万元、3,196.18 万元和3,740.72 万元。

报告期内,奇安信还与多家公司存在关联租赁情况,2017年至2019年,向关联方承租金额分别达1,893.30万元、2,129.45万元、2,544.68万元;向关联方出租金额分别为27.24万元、105.85万元、81.71万元。

2016 年8 月,奇安信香港与齐向东实际控制的企业Young Vision Group Limited 签署《贷款协议》,约定Young Vision Group Limited 向奇安信香港借款5,200.00 万美元,用于收购NetentSec,Inc.的部分股权。

2019 年12 月,奇安信香港与Young Vision Group Limited 签署《借款协议》,约定奇安信香港向Young Vision Group Limited 借款201.25 万美元用于短期资金周转。

缺钱、没有利润的奇安信如果有时间成长,未尝没有机会。但是,市场很残酷,从来不会给某一个公司开绿灯。更何况,拦在奇安信面前的,还有齐向东的老搭档、新对手。现在,360也大举押注B端安全市场,财报显示,安全及其他收入部分的增量主要来源于政企安全业务。齐向东和周鸿祎这对曾经的战友,现在也有了针锋相对的味道。

2019年8月20日,周鸿祎担任主席的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刚结束,由奇安信主办的北京网络安全大会就于8月21日开幕。

9月3日,360集团在北京宣布政企安全战略进入3.0时代,360企业安全集团新团队同日首次亮相。

齐向东,和那个最了解自己的对手开始了明面上的交锋。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