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调查瑞幸咖啡造假真相:大批虚假买家和一个虚拟员工

来源: 一鸣惊人研究中心2020-06-01 08:46阅读:3112

瑞幸咖啡衰落背后:大批虚假买家和一个虚拟员工

快速成长的中国初创公司瑞幸咖啡在承认收入造假之前市值一度飙升,最高达到120亿美元。然而相关记录显示,批量购买了瑞幸咖啡产品的买家包括与该公司董事长兼控股股东陆正耀有关联的企业。瑞幸股价已经暴跌,监管机构正在进行调查。

中国初创公司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的成长速度令人震惊。该公司开店步伐快于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上市八个月市值就增加一倍,最高达到120亿美元,这种表现令其在美国的知名投资者大为满意。

然后,在4月2日,瑞幸咖啡宣称其虚报了大量销售额。

这个震撼性事件让这家成立仅三年的咖啡业新巨头的前进道路戛然而止,导致该公司股价一夜之间暴跌75%。自那以后,调查人员深入审查了瑞幸咖啡的账簿,高管被解职,一家证券交易所决定把该公司股票摘牌,但迄今还无人解释在这家曾经飞速扩张的公司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一些内幕可以被曝光了。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内部文件和公开记录显示,瑞幸咖啡向与该公司董事长及控股股东陆正耀(Charles Lu)有关联的企业出售了可以兑换数千万杯咖啡的代金券。这些企业购买代金券,使得瑞幸咖啡账面收入远高于其咖啡店的营业收入。

与此同时,其他内部文件显示,一位名为梁惠(Lynn Liang)的采购员经办了超过1.4亿美元的付款,用于购买果汁等原材料以及配送和人力资源服务。据了解瑞幸业务的人士表示,梁惠这个人是虚拟的。

该公司欺诈的规模和大胆程度让海外投资者感到震惊,监管部门也迷惑不已。《华尔街日报》发现,瑞幸咖啡的欺诈行为可以追溯到该公司一年前在纳斯达克市场首次公开募股(IPO)之前。这家公司从成立到上市用了不到两年时间。瑞幸咖啡股价突然下跌令亚洲和西方的退休基金、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蒙受沉重损失,更不用说散户投资者了。

瑞幸咖啡于5月11日暂停了首席执行官钱治亚(Jenny Qian)和首席运营官刘剑的职务,但几乎没有提供细节。另外六名员工已遭停职或被要求休假。

记者无法联系到钱治亚置评。刘剑挂断了电话。另外六名员工当中唯一发表评论的人称,他只是奉命行事。

陆正耀没有回答《华尔街日报》的问题。5月20日,他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我的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的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

他还在该声明中表示了歉意并重申了他对瑞幸咖啡的信心。在该声明发布前,纳斯达克表示已作出瑞幸咖啡应被摘牌的决定,瑞幸咖啡表示将对该决定提起上诉。

瑞幸咖啡在答复《华尔街日报》的问题时称,该公司董事会的一个委员会正在继续进行内部调查,并对美国和中国监管机构的质询作出回应。该公司表示,目前无法就调查的具体细节置评。

瑞幸咖啡称,该公司将继续采取适当措施改善内部控制,并在董事会和现任高层管理团队的领导下继续专注于发展业务。

纳斯达克市场尽管寻求让瑞幸退市,但上周仍允许该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在停牌六周后恢复交易。瑞幸股价立即再度下跌。该公司股票周三收盘报2.59美元,而1月份曾短暂升至50美元上方。

瑞幸股价下跌再次引燃了长期存在的一种担忧,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无法审查中国公司财务记录以保护美国投资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SEC也在调查瑞幸。今年4月,SEC就投资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企业的风险再次发出警告。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当月突击检查了瑞幸在厦门的总部,并带走了相关记录。

瑞幸咖啡创办于2017年年中,当时适逢中国最近一波科技公司融资热潮,条件可谓得天独厚。上市之前该公司融资逾5亿美元,投资者包括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 Private Ltd.)以及中国和美国多家投资基金。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银行家们设法获得了瑞幸高管的支持,之后成为该公司IPO交易的牵头承销商。

瑞幸咖啡的控股股东陆正耀是一位企业家,之前还创办了神州租车有限公司(CAR Inc., 0699.HK)和网约车公司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UCAR Inc.)。

在这些更早创办的公司担任高管的钱治亚与陆正耀联合创办了瑞幸咖啡,并出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他们将瑞幸咖啡打造为一家有望颠覆中国不断扩大的咖啡市场格局的科技公司,而这个市场一直为星巴克所主导。

瑞幸咖啡的经营策略建立在一款移动应用之上。该公司通过这款应用向数以千万计的人发送免费购买咖啡的代金券以及未来以大幅折扣购买咖啡的优惠券。这样的折扣使得一杯拿铁的价格低至人民币12元(合1.67美元),约为星巴克类似饮品价格的三分之一。

顾客以电子方式订购和付款,这样就省去了收银员。

瑞幸咖啡承诺30分钟内送达咖啡

。该公司对投资者称,公司通过这一模式收集了数据,以优化销售和供应链效率。

到2018年5月,也就是瑞幸咖啡开设第一家咖啡馆仅七个月后,该公司已在十多个城市拥有500多家咖啡馆。该公司称,其采用来自拉美和非洲的优质阿拉比卡咖啡豆,使用来自意大利的糖浆和新西兰的牛奶。该公司还对使用高端瑞士咖啡机引以为豪,并聘请拿过奖的咖啡师来帮助设计食谱和咖啡馆。

在一次有大群商业合作伙伴和记者到场的盛大发布会上,钱治亚站在一个巨大的LED屏幕前说,瑞幸咖啡的目标是提供人们随时都能喝到的价格实惠的优质咖啡。

几天后,瑞幸向星巴克发起了猛烈攻击,指责星巴克阻碍供应商与竞争对手做生意,并提起了反垄断诉讼。星巴克表示欢迎竞争。瑞幸后来撤销了这桩诉讼。20多年来,星巴克帮助吸引了喝茶人群转向咖啡。

凭借2018年6月的一轮融资,瑞幸在成立仅一年后就获得了10亿美元估值。瑞幸利用所筹资金加大马力开设咖啡馆,其中很多都靠近星巴克的店面。总部位于西雅图的星巴克也开始向中国消费者提供咖啡外卖服务。

瑞幸咖啡在2019年5月的IPO取得了巨大成功,筹集到6.51亿美元资金,上市首日该公司市值就达到约50亿美元。看到股价跳涨,陆正耀与同事们击掌庆贺。

在厦门,瑞幸举办了一场宴会,数以百计的商业伙伴、投资者、银行人士和律师到场。来宾们可以在一个模仿纳斯达克上市仪式的展台前合影留念,钱治亚提出了下一个目标:到2021年底,在中国的门店数量要达到1万家。当时,星巴克在中国的门店数量不到4,000家。

Quo Vadis Capital总裁、餐饮行业分析师佐利迪斯(John Zolidis)说:“这是爆炸式的、巨大的增长,那些数字对许多投资者来说非常诱人。”Quo Vadis Capital表示其从未买入或卖出过瑞幸的股票。

据知情人士透露,从IPO前的一个月开始,瑞幸咖啡的一批员工就已经开始通过编造虚假交易来粉饰销售额。这些员工使用以手机号码注册的个人账户购买了许多杯咖啡的代金券。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通过这种方式捏造的销售额达人民币2亿至3亿元(合2,800万美元至4,200万美元)。

这种做法后来变得更加复杂。根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瑞幸咖啡内部记录,在2019年5月下旬,瑞幸咖啡刚刚兴起的一项业务带来大量订单,该业务涉及向企业客户批量销售咖啡代金券。

除了向航空公司和银行等一些常规客户出售真正的代金券外,上述记录显示,中国各地城市的数十家不为人知的公司购买了大量代金券。这些公司反复批量购买代金券,金额往往很大。有时会有大量订单在夜间时段涌入。

据这些文件显示,位于中国山东省的青岛志炫商务咨询有限公司(Qingdao Zhixuan Business Consulting Co.)在一笔订单中购买了价值人民币96万元(约合13.4万美元)的瑞幸咖啡代金券。文件显示,从2019年5月到11月期间,山东这家公司进行了100多次类似的代金券购买。

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公司注册记录显示,在一个包含其他公司以及这些公司董事和股东的复杂网络中,青岛志炫与陆正耀的一名亲戚、陆正耀之前创立的神州优车的一名高管以及瑞幸咖啡的一名高管存在关联。青岛志炫的联系电话与神州租车的一家分支机构相同,并以神州优车的一个电子邮箱地址注册。

通过《华尔街日报》对上述记录的分析,瑞幸咖啡通过这种方式在2019年计入了超过人民币15亿元(约合2.1亿美元)的销售额,远超同期真实销售情况。

随着批量销售带来收入,瑞幸咖啡还向其记录中所列的十几家提供原材料、快送和人力资源服务的公司支付了款项。据公司注册记录显示,其中许多公司直到2019年4月和5月才成立。

据公司内部文件和知情人士的说法,中国监管机构最近检查了瑞幸咖啡的系统,发现了超过人民币10亿元(约合1.4亿美元)的可疑供应商付款。这些文件显示,付款是由梁惠经手的,熟悉瑞幸的人士称梁女士并不存在。

据公司内部记录和知情人士透露,瑞幸首席执行官钱治亚批准了这些付款,在某些情况下,她还主动过问付款流程的进展。该知情人士称,这些付款绕过了首席财务官,当时首席财务官并没有管理瑞幸的财务和资金部门。首席财务官沙克尔(Reinout Schakel)不予置评。

查阅购买了代金券的公司和其他多次收到供应商付款的公司的注册记录,就会发现其中很多公司都与瑞幸、陆正耀或陆正耀之前创立的两家企业有关联。有些公司的办公地址和联系电话与神州租车或神州优车的分支机构相同。有几家公司的注册电子邮箱地址与上述两家公司一些员工的电子邮箱地址相同。其中一家公司使用瑞幸的电子邮箱地址进行了注册。

其中几家公司与陆正耀的亲戚或朋友有关联。定期批量购买咖啡代金券的达特英菲(北京)数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Date Yingfei (Beijing) Data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与神州租车的一个分支机构和神州优车的前身使用相同的电话号码。

上述文件显示,征者国际贸易(厦门)有限公司(Zhengzhe International Trade (Xiamen) Co., 简称:征者国际贸易)是瑞幸咖啡的原材料供应商。

达特英菲和征者国际贸易的法人代表都是陆正耀昔日同窗王百因。企业注册资料显示,王百因持有达特英菲60%的股份,持有征者国际贸易95%的股份。记者未能联系到王百因置评。

并非所有的操作细节都可获知。熟悉这些交易的人士推测,这些批量购买和付款慢慢地就形成了一个交易循环,使得瑞幸咖啡可以利用进出公司账户的相对较少的资金夸大销售额和支出。尚不清楚启动这些交易的资金最初来自哪里。

2019年11月,瑞幸报告第三季度产品销售额同比暴增558%,并预计第四季度销售额将增长约400%。该公司财报显示,每家门店产品的平均净收入飙升80%。

约两个月后,瑞幸股价上涨了近一倍,该公司在后续的股票和可转换票据发行中筹集了8.65亿美元。在瑞幸表示其在华咖啡店数量超过了星巴克并将推出大批自动售货机销售其饮品后,瑞幸的股价进一步攀升。

今年1月31日,曾曝光中国公司不良行为的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LLC)发布了一份有关瑞幸的89页匿名报告。该报告指出,通过查看逾1.1万个小时客流量的视频片段、逾2.5万张顾客收据小票以及去过瑞幸门店的1,500人的观察,可以得出该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伪造的结论。

瑞幸咖啡股价一度暴跌,但在该公司否认这些指控后重新开始上涨。浑水公司这份报告的发布正值审计机构准备审计瑞幸2019年业绩前后。

两个月后,瑞幸咖啡于4月2日发布爆炸性消息。该公司披露,2019年销售额中有多达人民币22亿元(约合3.1亿美元)是伪造的。这一伪造的金额相当于瑞幸咖啡2019年4月至12月期间已公布销售额和预期销售额的近一半。

审计机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 LLP)次日表示,发现瑞幸咖啡的一些管理人员伪造交易,虚增了收入、成本和费用,这促使其要求该公司进行了一项内部调查。

瑞幸咖啡的市值一度高达120亿美元,如今只有约6.5亿美元。

该公司在5月12日的一封内部信中写道:“瑞幸咖啡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并身处舆论漩涡中。” 内部信称:“我们相信,经过全体瑞幸人的努力,公司一定能够度过危机,重回正常轨道。”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