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产业链背后,躲进阴影里的陈安之

来源:金角财经2020-07-23 10:58阅读:4908
作者 | 周大锤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F-Jinjiao)

美国成功学大师安东尼·罗宾最为人乐道的一桩奇事,是他能光着脚,走过燃烧的炭火。后来,安东尼·罗宾的高徒陈安之归国创业以后,同样复刻了这一经典场面。

在夏威夷的一次成功学集训上,17米长的地上铺着烧旺的木炭以及一段烧红的铁板,陈安之要求参加考验的600多人全部脱掉鞋袜,赤着脚走过去,看到学员们犹豫,他第一个冲入火阵,快速跑了过去,然后向众人展示自己毫发无伤的脚底。

作为一个传统民俗节目,赤足踩炭火看起来神异,实际上只是物理学莱顿弗罗斯特现象的低级应用——水珠中跟铁板接触的部分会迅速沸腾形成水蒸气,与此同时水珠尚保持液体的状态,由于水蒸气的传热比液体水慢得多,蒸气层阻隔水直接接触滚烫铁板并大大降低水滴沸腾的速度。

说得简单一点,只要脚汗足够多,跑得足够快,换你你也行。

师承陈安之一脉,号称一日作诗2000首,还能同时创作300首词牌、15000字小说,创建“宇宙超能量”品牌的16岁天才少女岑怡诺,就深谙其中道理。

走上风口浪尖以后,岑怡诺的父亲紧急出面解释,所谓的写作速度,关键是比打字速度,不看内容质量,只要字打得够快,换谁谁都行。

神童梦工厂

岑怡诺,只是陈安之成功学产业下,神童流水线上的一个突出产品。

她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2018年苏州的一个“千人生日会”活动上。那时,岑怡诺穿着一身白裙,用一套娴熟的话术试图调动气氛:

“希望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鬼见鬼走开的朋友来举手我看一下...希望自己在未来人生中收入,是现在的三倍、五倍、五十倍,甚至是爆炸性增长的观众朋友们,请给自己最热烈的欢呼声。”

看到回应的声音并不多,这个14岁的孩子并没有表现出尴尬或窘迫,而是继续镇定自若地把演讲推进下去,讲起自己如何从叛逆到“成功”的故事。

站在她身旁的“老师”姬剑晶,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岑怡诺还不是姬剑晶座下弟子里最神童的那个。

2018年1月2日,账号“超级演说家姬剑晶”在优酷频道上传了一条标题为《【姬剑晶】最小的弟子小超级演说家孙小轶》的视频,屏幕上,牙还没有长全的小孩,已经能够中气十足地站在众人面前宣传自己。

“假如一个小女孩,她在四周岁,就可以跟姬剑晶老师学习国际说服力演说,并且给亚洲销售女神、世界销售冠军徐鹤宁老师,做金牌主持人,你们说她棒还是不棒?”

那些穿着黄色T恤,脸庞同样稚嫩的观众们被她的热情带动,齐声高呼起来,“棒!”

孙小轶口中的徐鹤宁,是姬剑晶名义上的师父,也是成功学“大师”陈安之的徒弟,姬剑晶则是陈大师的徒孙辈。

比起师父和师祖,或许受到行业细分意识的影响,姬剑晶和他的香港轩辕国际公司把注意力放在未成年人市场,每年定期举办所谓“青少年领袖演说训练营”,然后发展有潜力的孩子和家庭,进一步收为“弟子”。

岑怡诺的父亲就对女儿的弟子身份很是骄傲,面对媒体时,几次强调自己女儿是“在外面跟着老师专门学的。”

专门拜师,当然要比寻常几千块一个人的大课贵一些,岑怡诺拜师时的价格是18万,随着姬剑晶教导的神童越来越多,这个价格如今也水涨船高,到了二十多万。

学费如此高昂,依然拦不住“求知”的脚步。根据姬剑晶的助理透露,这位大师现在有几万名学生,除了所谓的终身弟子之外,他把学生分为三个等级:普通的三天体验班998元,销售演讲班9800元,总裁班19800元。

这位助理承诺,只要成为总裁班学员,就能加入姬剑晶的“劳斯莱斯俱乐部”,去认识姬剑晶的“高端人脉”。

2020年7月15日,岑怡诺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姬剑晶的神童流水线被发掘出来。同一时间,上海剑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生了一次股权变更,股东范俊红、姬剑晶退出,王雷、奚智泉变更为新任股东,企业法定代表人也由范俊红变为王雷。

剑红文化股权变更前,姬剑晶持股占比为60%,范俊红为40%,范俊红是姬剑晶的妻子。

而岑怡诺曾多次提及的,姬剑晶旗下的香港轩辕国际公司,正是上海剑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部,如今也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全民成功狂潮

时间回到15年前,那时姬剑晶还只是福建农林大学的一位普通大三学生,距离开上劳斯莱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那时,中国的成功学热潮刚刚兴起。世纪交替时的中国,市场经济野蛮生长,在教育层面又缺乏“专业的商业教育”,正神不在家,小鬼装菩萨,瞄准了新兴的中国创业者们庞大的“商业经营规律”学习需求,披着“商业规律”之皮的成功学登堂入室。

虽然几乎没有实用的方法论,但成功学外在情绪丰沛、擅长调动情绪,同时内在逻辑隐秘,很容易使普通大众陷入谬误之中难以自拔。加之成功学导师善于利用受众情绪,通过“话术”唤起共鸣、达到同频和信任,由此建立信任关系甚至个人崇拜。

在人群集中、集体洗脑形成的“羊群效应”下,一茬茬韭菜只能见风就倒,毫无还手之力。

其中翘楚,非师从美国知名忽悠大师安东尼·罗宾的陈安之莫属。由于在宝岛台湾屡屡碰壁,还集资出书欠了一屁股债,陈安之在2001年狼狈逃回大陆,带着他的弟子刘一秒继续进行成功学“布道”。

本着“乐于助人,不让别人错过成功机会”的原则,刘一秒在销售这方面尽职尽责——每天一个电话,课程开始前一天变为晚上6点开始,每小时一个电话。不堪其扰之下,原本销售太太口服液和排毒养颜胶囊的小商人王阳,成为了陈安之在大陆最早的听众之一。

这一听,让王阳发现了巨大的商机,他马上找同学凑来10万,成立了“梦工厂”公司,主营业务就是包装和推广陈安之的成功学。

就在陈安之带着他的徒弟开疆拓土的时候,和他一起与安东尼·罗宾合影过的同宗兄弟李阳,也开始大展拳脚。或许是为了形成差异化竞争,李阳把他的目光聚焦到学生群体身上,诡异的场面在一所所高中反复上演:操场或礼堂里,李阳让学生们大声分享内心的感恩和悔恨,在声泪俱下的效果中,命令学生下跪、忏悔、发誓。

这一套,如今依然被各种“感恩教育”的课程保留了下来,说到底就是通过摧毁参与者的尊严和内心防线,逼迫他们顺从,至于顺从的是成功学给他们的洗脑,还是所谓感恩的心,并没有实质上的区别。

沸沸扬扬的成功学大潮点燃神州,机场里、路边的报刊亭上,随处可见陈安之或李阳的半身像,人们见面,有意无意总会说出几句流传甚广的鸡汤,比如陈安之的“要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往前冲”。

声名鹊起的成功学大师陈安之,坐进央视《对话》栏目的演播厅里,在嘉宾席上俯视着才开始创业不久的马云,用轻蔑地口吻告诫这位年轻人:“我非常佩服马云的自信,同时,自信不等于自大”。

彼时的马云,依然穿着不合身的大西服,略带拘谨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点着头。

15年后风水流转,马云如今坐拥巨大的阿里帝国,身价高达484亿美元。

陈安之还是那个成功学大师,只不过他座下的徒子徒孙越来越多,涉及的业务领域也越发细分,把成功学带进各行各业。

就在陈安之和马云产生交集的同一年,穷小子姬剑晶在学校附近看到了一幅海报,上面是个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以及一句正确而无用的“成功一定有方法,失败一定有原因”。

不知怎么,他就是被这句话打动了,拿出一个月的生活费以后,姬剑晶终于买到成功学的入场门票。

韭菜的割法

有网友估算过陈安之的收入,支出这位30岁前实现月入千万的成功学大师,单买房买车的钱就超过了一亿五千万,陈安之本人则在授课时称,自己的个人资产高达10亿元。

但他的一位终身弟子给出的数据不太一样,他说,陈安之的个人可用资产只有一个亿,其中5000万买了房和车,“因为他现在的工作室基本已经开始亏欠,网络等也基本不赚什么钱了”。

无论一个亿还是十个亿,显然,陈安之已经通过他的成功学陷阱,聚敛起常人无法企及的财富。

但这些财富的来源,却远离了成功。

2019年7月,来自贵州的牛芳芳和来自四川的秦雪,由于举债一百多万,参加陈安之的成功学培训并拜入门下,彻底一贫如洗、债台高筑。由于无法追回学费,她们两次走到黄埔江边,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为了能在上海呆着,继续向培训机构讨个说法,这对落难姐妹一起住在80块钱一天的青年旅馆里,秦雪每天只敢在饮食上支出8元,几乎是靠馒头和开水活着,牛芳芳的情况稍微好一点,偶尔,还能给秦雪买两个火腿肠。

但她们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秦雪和牛芳芳,都是通过微信落入圈套的,她们最先是在一些开放式的大群内结识了陈安之的助理,随后被邀约参加大课,接着一步一步,在氛围诱导下深陷其中。

事后回忆起来,秦雪和牛芳芳才惊觉,自己不惜背上巨额债务也要听下去的课,“内容就是不断地重复洗脑、心灵鸡汤、心里暗示、喊口号……没有任何新意”。

即使后悔,她们只能等着警方介入,就算能成功以诈骗罪起诉,从完成判决到追回钱款,依然需要时间。

在中国裁决文书网上,搜索关键词“陈安之”及“学费”,能找到相关判决文书9篇,其中确切指向陈安之的只有三篇,当事人分别为陈丽华、李春红和杨亚萍,涉案金额最高63万,最低25万,都被法院要求机构返还。

除了学费纠纷以外,还有一则裁决文书值得注意。

自称陈安之首席弟子的陈志华,以推销其微信营销课程为名,打着“月入百万。微信营销。商业模式”的口号,在全国多个城市开展以微信营销为主要内容的免费授课,并要求参与者缴纳不同数额的代理费,成为其不同级别的微信营销课程的代理商。

很显然,这就是收会费、画等级的传销模式。截至案件审理,已有329人作为陈志华的代理商参与这一传销组织,涉案资金为461.5364万元。

师父和徒弟的分别,高下立见。

陈安之虽然四处兜售课程,大肆聚敛智商税,但始终把自己稳定在法律的红线附近,说到底,如果因为退还学费发生纠纷,撑死是个民事问题,大可以赔钱了事。而一旦涉及传销,整个案件性质便完全不同。

可惜,许多成功学的后来者们没有把握好精髓。比如深圳龙岗这家“震古烁今”公司,好不容易成功把一个汽修工人包装成大师,发展出几百号完全被洗脑的忠实信徒,但因为拉会员、收会费,最终被一锅端。

警方上门抓人的时候,那些已经完全沉浸入成功学泡影里的事主还不肯醒来,坚定认为他们现在所在的这家公司跟他们的导师无辜,是受到到同行竞争者的恶意诋毁,并非这家公司真正实施了犯罪。

“事主觉得我们在妨碍他们正常的上课、培训,对此表示了强烈的抗议还有不满。”

而早就把成功学韭菜割得差不多的陈安之,已经开始顺应时代潮流,转战币圈。2018年 7 月初,陈安之发币的消息流传网络,引得网友惊叹:

“币圈傻子割不完吗,怎么连骗子也进去圈钱啦?”

在自己“中国成功学第一人”的光环之下,陈安之打着区块链的幌子,兜售空气项目的区块链会议,还为Fans time、BHB等项目站台。

事实证明,陈大师选项目的目光不太行,倾力推荐的两个项目,一个市值跌了96.63%,另一个因涉嫌传销被公安机关法办。

随着对传统传销模式的警惕性普遍提升,成功学的韭菜田越割越少,可惜,技术这把新镰刀也不是谁都能用得了。

头脑简单向前冲的陈大师,灵机一动,把币圈和成功学做出了完美的结合——去年年底,币圈社群里开始出现一些自称陈安之徒弟的用户,发布陈安之的微信名片进行宣传:“恩师是成功学权威,每天只辅导10个人,能不能加上就看缘分了。”

结语

姬剑晶第一次试着在学校里办成功学讲座的时候,被同学的一句话刺痛了:“你自己都不成功,和我们谈什么成功学?”

于是,他走上了一条自己认定的成功之路,一头钻进去足足15年。

如今,随着岑怡诺事件不断发酵,成功学这个已经有些淡去的话题,再次被推到公众面前。风眼里的姬剑晶选择向他的师祖、师父们一样,默默躲起来,等着风暴过去。

反而是他的拥趸们,站在这位“成功者”身前,替他直面着质问和指责:“小女孩牛皮吹过天了呗...我们又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