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证券被罚,券商“钻空子”出海的时代结束了

来源:深蓝财经2020-08-04 21:11阅读:3500

昔日的老虎成了“病猫”?

老虎证券(NASDAQ:TIGR)登陆美股后短期内股价飙升,成了公司昙花一现的业绩闪光点。在这之后,老虎证券遭遇了美国律所诉讼、股价破发。

11.png

今年,老虎证券连年亏损的净利润终于扭亏为盈,然而高兴了没多久,就迎来了新西兰金融市场法庭的一纸罚单——由于将客户资金存入一个未经新西兰证券交易所(NZX)授权的离岸账户,被处以16万纽币(约10.5万美元,74万人民币)的罚款。

罚款金额不算高,但对于注册地在新西兰的老虎证券来说,其海外业务受到的冲击是巨大的。

同时,也意味着券商出海的一条“捷径”,可能没有以前那么好走了。

老虎证券被重罚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20年7月23日,新西兰金融市场纪律法庭公布了一份长达27页的裁决。

新西兰市场监管与老虎证券的分歧主要在于,老虎证券在新加坡星展银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展银行”)开设的账户性质。

老虎证券认为,自己开设的账户属于新西兰法律所理解的“信托”账户,但新西兰证交所(NZX)显然不这么认为。

裁决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①老虎证券“故意无视”NZX的规则,将客户资金存入一个未经授权的离岸账户。

②该账户的名字并没有注明是客户资产。

③老虎证券没有及时遵守NZX的指示纠正该问题。

④账户资产账目有误,2019年2月到7月,老虎证券在某星展银行存放的客户资产小于实际应存放的客户资产。

⑤老虎证券被处以16万纽币的罚款。

该文章还表示,老虎证券与一家批准的经纪商的交易协议结束后,于7月被暂停新西兰股市相关业务。

碰壁背后

监管隐患由来已久

老虎证券是一家专注美港股的互联网券商,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是清华理工男巫天华。

巫天华的好友唐彬森,是老虎证券的天使投资人,也是老虎证券的第一位客户。2015年9月,老虎证券又获得了小米科技数亿人民币A轮融资,被外界视为小米版图下的券商。

2019年3月20日,老虎证券登陆纳斯达克,敲钟时巫天华回忆道,“十年之前,我有一个梦想。就是有一天,我能够创建新一代的券商,通过更好的技术帮助华人更加便利地投资全世界最优秀的公司,分享科技发展的红利。”

金融业务是一门牌照生意,瞄准境外市场也是如此,目前国内券商出海主要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拿美国券商牌照,比如必贝证券;第二种,拿香港券商牌照。

老虎证券首创了第三种模式,拿一个第三方国家的券商牌照,在通过与美国的互联网券商合作,以此展开美港股业务,服务中国人。

于是在2015年,老虎证券在新西兰注册、持牌,成为了NZX认证成员,又与美国券商盈透证券合作。

这个模式被很多券商效仿,比如雪球旗下的雪盈证券,几乎原模原样的复刻了老虎出海的路径:拿新西兰牌照,与盈透证券合作,开展美港股业务,服务中国人。

这个模式看起来复杂,但实际上却是一条捷径,因为没有直接参与当地业务,老虎证券扮演的角色其实是一个二手经纪商的角色,主要负责给盈透证券导流,这也就意味着老虎证券不需要自主研发券商交易的底层交易逻辑。

这种模式为老虎证券带来了方便,也埋下了监管隐患。

首先,受到券商追捧的新西兰,本身就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新西兰一方面在全球享有“最清廉国家”的称号,一方面又被视为洗黑钱的圣地。2018年,新西兰警察金融情报小组公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新西兰每年涉及的洗钱金额高达13.5亿纽币,但实际的交易金额可能要高出好几倍。

相较于美国、香港等地区,新西兰无论是创建外汇公司,还是众筹融资,都无需受到严苛的管理。就在老虎证券拿新西兰牌照的那段时间,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名下的未央网发表了一篇翻译文章,介绍了新西兰股权众筹平台PledgeMe,文章标题就写着:新西兰股权众筹监管宽松的有些“吓人”。

22.png

这反映出的是新西兰整体宽松的金融环境,后来新西兰政府也觉得这样不行,开始收紧监管,加大反洗钱力度,新西兰金融市场监管局(FMA)也表示要全面提升新西兰金融监管权威度,针对外汇公司进行了整顿。

在几年的整顿过程中,许多中国公司都受到了惩处,比如平安金融被罚款529万纽币;钱多多有限公司被罚款35万纽币;金元换汇被罚款400万纽币;嘉信金融有限公司被罚款255万纽币等。

本文的主角老虎证券,在今年4月,也因未能建立反洗钱系统而被新西兰金融市场管理局警告。

其次,老虎证券这种拿第三方国家牌照的模式本身,也有取巧之处。

老虎证券拿了新西兰的牌照,但在新西兰没有直接交易,因此新西兰方面无法监管;主要交易发生在美国、香港,但公司主体注册在新西兰,服务的是中国人,美国方面也不便监管;至于中国,公司主体不在中国,交易发生地也不在中国,更加难以监管。

本来,老虎证券是盈透证券的全披露证券经纪商,今天的雪盈证券也是盈透证券的全披露证券经纪商。

全披露证券经纪商的资金托管由盈透负责,客户资金都在在盈透证券,盈透证券又是美国证券投资人保护协会(SIPC)的成员,通过盈透,客户可以享受由SIPC提供的保险。

但在2018年11月,老虎证券升级为“非披露证券经纪商”,客户资金被归集到老虎证券在盈透的机构账户中,客户资金被握在老虎证券手中,虽然这个机构账户仍然在盈透,但单个客户却不再享受SIPC的保护。

33.png

至此,老虎证券几乎成了一个“四不管”的公司。手握重金,又不受监管,公司铤而走险的空间自然大大增加。

老虎证券此次被罚,也不妨看做是海外市场监管趋严的情况下,一次失败的铤而走险。

“流量券商”的道路走不通了?

对于老虎证券来说,监管环境宽松带来的优势正逐渐逝去,而其导流赚佣金的弊端却越发凸显。

与直接开展业务相比,导流模式的营收相对单一,主要来自佣金分成。获客多、交易规模大,才能有高收益,后端基于资产的收入难以触及。

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规模往往与市场行情紧密相关,行情好,客户就多,行情不好,客户就少,很难把主动权掌握在公司手中。

而老虎证券在流量方面,并不具有先天优势。新浪、微博战略投资的华盛证券,雪球旗下的雪盈证券,腾讯系的富途证券,在诞生时就有社交平台辅助,自带流量,老虎证券并不属于这一类。

如今,流量越来越贵,美股又进入了波动期,老虎证券的佣金收入受到巨大影响,增速断崖式下跌。

老虎证券也看到了导流模式的弊端,从2018年开始跑马圈地,截止2019年7月,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区共拿下9块金融类牌照。

44.png

然而,老虎证券拥有的牌照,含金量不足。

例如其核心交易地点之一香港,老虎证券拿下了“信托或公司服务牌照、保险经纪牌照”,却没有正式券商牌照。

2019年7月,老虎证券通过收购的方式,斥资940万美元高价获取了美国互联网券商的清算牌照。但拿到后迟迟未能投入使用,官方对外披露的进度显示,要到2020年第二季度,才逐步开始对美股订单实行自清算。

今年,老虎证券作为理想汽车的承销商之一,使用的仍然是新西兰牌照,而这一牌照主体,也正是此次新西兰金融市场法庭重罚的公司。

美国的牌照还没实际应用,新西兰的牌照就受到了重罚,不难想象老虎证券的业绩会受到怎样的打击。

实际上,老虎证券一直面临着连年的亏损,2016年至2019年,老虎证券归母净利连续四年亏损,累计亏损金额高达680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75亿)。

2020年第一季度,老虎证券完成了四宗美股IPO的承销,终于实现扭亏,总营收为2319万美元,净利润为303万美元。其中佣金收入仍然高达1427万美元,占总营收六成。

有句话说,人生中面临着两条路,“therightwayortheeasyway”。老虎证券当下的窘境,其实是一个信号,宣告券商出海的一条“easyway”不好走,转型才是流量券商们的发展趋势。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