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被威胁的30天

来源:德林社2020-08-05 08:55阅读:1614

2019年初,中国昆仑集团接到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通知,要求必须出售其在交友软件商Grindr中所持股权。

其后,CFIUS又命令中国深圳的一家公司碳云智能让出其在美国公司PatientsLikeMe中持有的多数股权。

如果说专门负责审查外国公司收购美国企业的CFIUS在这两起案子中只是獠牙初现,那么近两年来CFIUS围绕字节跳动出海产品TikTok的围猎,则基本等于精准打击。

TikTok在美国累计下载量超过1.65亿次,每日超过3000万活跃用户,无疑这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为成功的出海产品,且是普通用户用手投票选出来的。

但就在标榜尊重民意的美国,这样一款深受民意喜欢的产品,却在政治的裹挟下,面临以总统特朗普为代表的政治力量的极限施压。

过去的30天,TikTok时刻面对明枪暗箭。对于字节跳动和张一鸣来说,可能是公司成立以来压力最大的时刻。

当一家公司面临来自世界头号强国国家层面的直接打压时,迂回的空间极为有限。极端施压之下,网络上一些要求字节跳动和美国硬扛到底的言论和建议、希望字节跳动硬碰硬一关TikTok了之的赌气的声音越来越大;即使不谈论商业理性,他们忽略了一个严重的事实:CFIUS的裁决在美国就是法律,你再怎样不认同,但只能遵守。

而遵从当地法律,本来应该是中国出海企业开凿全球化之路必须有的行为准则,这在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应如此。

美国为什么一定要对TikTok下手?

复盘在过去的30天里,TikTok身上发生了什么时,美国政客的轮番表演很“显眼”。

7月6日和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先后表态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封禁TikTok,之后,美国的白宫贸易顾问声称TikTok对美国构成“信息安全威胁”。7月中旬,美国的一些智囊进一步发表观点,预计TikTok将作为美国公司运营,独立于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同时,媒体报道,美国正在考虑将字节跳动列入商务部“实体清单”。美国某些专家直接声称“政府掌握着所有牌……TikTok无法抵抗”。

7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下场,在Facebook账号投放数则政治广告,号召美国用户签署封禁TikTok的请愿书。

7月下旬,美国针对TikTok的具体措施开始加快落地,7月2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一项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参议院也通过了类似法案。之后,美国财政部长表示将就TikTok安全审查向特朗普提交建议。

7月29日,特朗普称,很快将作出是否封禁TikTok的决定。7月31日,彭博社报道,特朗普下令要求字节跳动出售TikTok在美业务。然而,在第二天的8月1日,特朗普又称,计划用行动命令禁止TikTok在美运营,并反对微软收购。

最新的消息是,特朗普给出45天时间,让微软与字节跳动完成TikTok出售谈判。受此消息影响,微软股价大涨5.62%,这也说明了TikTok在美商业价值的巨大。

回顾美国的建国史,国家的核心政要频繁地对一家公司表态和施压,是极为罕见的。主流的分析普遍认为,这背后有两大原因:一是美国某些群体对近年来中国科技与文化崛起的不安;二是当前正值总统竞选季,TikTok上的年轻群体恰恰是对特朗普支持率最低的群体,封杀TikTok对特朗普竞选有利。

先看中国科技与文化近些年的崛起。不可否认,自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以来,在科技和文化特别是互联网文化领域,美国一直是当仁不让的头号输出国。

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企业的发展和逐渐出海国际化,美国在某些领域正在受到挑战。如果说,以华为为代表的出海企业是硬科技的代表,那么以字节跳动旗下产品TikTok则是软实力的代表,甚至在某些程度上是中国互联网产品第一次打入美国的腹地。美国本土社交领域的巨头Facebook竭尽全力都未能阻止TikTok在美国的风靡和壮大。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对华为这样科技输出企业疯狂打压的场景,又在TikTok身上出现了。

作为一国总统,特朗普之所对TikTok赤膊上阵,则与其总统竞选难脱关系。

大家都知道,今年以来,美国国内疫情的蔓延一直让特朗普的执政备受民意争议,美国的GDP在二季度又坠崖式下滑,这让特朗普的连任压力巨大。

特别是TikTok的主流用户年轻群体,更是让特朗普“火大”。一项数据显示,2016年大选中,年轻选民有55%支持希拉里•克林顿,超过了特朗普的37%。

TikTok目前禁止有关大选的广告,而Facebook是美国大选广告的首选平台,但年轻人正大批从Facebook流失。根据爱迪生研究公司今年3月的数据,Facebook的用户数量比2017年减少了1500万,其中降幅最大的是12-34岁年龄段的用户。目前13-17岁的美国人仅占Facebook美国用户群的1.8%。反而,TikTok在美国60%的用户年龄为16-24岁。

在特朗普此前的一次竞选集会上,一些年轻用户利用在TikTok上发起的活动,让特朗普演讲现场上座率不到三分之一。

从竞选角度考量,大量年轻人聚焦的TikTok显然不如特朗普竞选阵地Facebook受到信任。因此,在对TikTok的极限施压中,特朗普作为一国总统频繁上阵也就好理解了。

从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到美国参众两院再到特朗普,TikTok面对的是一整个美国强大的国家机器。

真实的TikTok是什么?

在美国一些政客嘴中,对TikTok指责最多的就是诸如“信息安全威胁”一类的问题。然而,真是这样吗?

到目前为止,尚未看到美国有关方面抛出的“重磅级”证据指控。而自TikTok进入美国市场以来,一直在应对当地政策和各种审查。

先看出身,2017年,TikTok正式出海,登陆海外市场。同年的10月份,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在美国开展业务的Musical.ly,Musical.ly的创始人是朱骏。

第二年8月份,字节跳动关闭Musical.ly,将其与TikTok合并。2018年10月,TikTok成为美国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程序。当年Facebook发布的模仿产品,运营了一段时间后,黯然下架。TikTok风靡美国。

按照传统的逻辑理解,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这起并购案因为并不涉及美国的公司,因此,字节跳动当时未向美国专门负责审查外国公司收购美国企业的CFIUS报备审批。

2018年8月,美国公布了一个新的名为FIRRMA的法案,这个法案赋予CFIUS更大权力。即使公司不在美国,创始人和股东的国籍也不是美国,但只要被收购公司在美国有业务,CFIUS就可以行使管辖权。美国法律授予CFIUS权力包括,实质性的改变公司运营,否决并终止交易,强制性资产剥离等。

麻烦就此而来,FIRRMA法案之后,CFIUS开始“秋后算账”,2019年11月,CFIUS要对Musical.ly这起收购进行审查。

此时,由于Musical.ly已经与TikTok合并,这意味着,CFIUS要对Musical.ly这起收购进行审查,那么TikTok也要受FIRRMA法案的管辖,被审查。

从法理上来说,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以及将其与TikTok合并均在FIRRMA法案之前,法不究往。但美国的法律在TikTok这里,可以有“量身定做”的解释。

再看TikTok这两年在美国的为了配合当地政策和审查所做的运营策略。

2019年10月,美国议员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呼吁对TikTok进行调查,当月,TikTok表示美国用户数据储存在美国,不会将数据提供给中国。

2019年12月,TikTok针对13岁以下用户上线“青少年模式”。

2020年3月,TikTok计划在洛杉矶开设“透明中心”,以向外界展示审核及保护用户数据隐私的做法。

通过上述种种运营策略,字节跳动一直在直面美国监管,穷尽了成为一个可信赖的全球性公司能做的一切努力。

但即使这样,TikTok依旧被推到生死边缘。在美国那里,字节跳动极少的股权留在TikTok里都不被允许,——事实很明显,美国方面的操作击穿了正常商业博弈的底线。

尾声:字节还能跳动吗?

在承受了美国30天的极限施压后,作为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以一封全员信的形式发声了。

在这封全员信中,张一鸣没有受压后情绪性的宣泄,反而更多的是在还原事实困境和坚定未来信心。信心一定来源于出路,出路背后是解决方案,但不同的思考维度,决定了解决方案的不同。

在张一鸣思考解决方案时,其考虑了三个层面,第一是用户,第二是团队,第三是公司;而这三层利益背后,交织起的都是关于中国企业乃至于行业产业全球化的根本利益。

每一个决策都有一体两面,一关了之虽然简单粗暴,也有爽度,迎合了国内的某些群体,他们并不在乎别人的损失,更不在乎长远:如果中国企业全球化进程中,遇到如此的困难——而这将必然会一再出现——都这样处理,将会为未来中国企业出海埋下非常糟糕的印象。

张一鸣说,要争取最好的结果,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

在面对强大的美国国家机器面前,即使这意味着可能会卖掉TikTok在美国的业务,放弃了巨大的商业利益。但通往全球化的路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障,而在这条路上,TikTok仍然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德林社

每天一个资本故事,揭秘资本玩家财技。三分钟财经脱口秀,听得懂的财经,看得懂的投资
相关文章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