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拟IPO企业实控人履行了这份法院裁定书确定的连带清偿义务了吗?

来源:Ronald2020-08-18 21:39阅读:1391

江苏日久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柔性光学导电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定制化开展相关功能性薄膜的研发和平加工服务,目前公司总股本2.108亿股。公司2019年6月申报深交所有中小板IPO,2020年2月更新申报。

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陈超、陈晓俐兄妹俩,分别持有公司20.7474%和14.3247%的股份,合计持股35.0721%。同时陈超通过其所控制的员工持股平台兴日投资间接持有公司3.7951%的股份。陈超,男,1974年12月出生,初中学历,现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超除了拥有日久光电以外,还持有永康市超帅工艺礼品有限公司60%的股权,永康超帅剩余40%的股权由陈超配偶金玲丽持有。

1.png

(截图自日久光电招股书申报稿)

笔者在“裁判文书网”查到2018年8月21日公布的永康市人民法院《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华永康支行、浙江鸿拓实业有限公司信用证开证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编号为(2018)浙0784执1125号。

根据该裁定书可知:申请执行人恒丰银行金华永康支行与被执行人浙江鸿拓实业有限公司、永康市超帅工艺礼品有限公司、王鸿挺、李笑芳、陈超、金玲丽信用证开证纠纷一案,根据已发生法律效力的(2017)浙0784民初7578号民事判决书的规定,由被执行人浙江鸿拓归还申请执行人恒丰银行金华永康支行信用证垫款本金15983260.6元并支付罚息(罚息从2015年11月24日起按日利率万分之五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止并扣除已经支付的利息6.04元);由被执行人浙江鸿拓支付申请执行人恒丰银行永康支行为实现本案债权所支出的律师代理费8500元;由被执行人永康超帅、王鸿挺、李笑芳、陈超、金玲丽对上述款项及案件受理费146972元及诉讼保全费5000元在最高本金额1600万元的范围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该裁定书披露:未发现被执行人永康超帅、李笑芳、陈超、金玲丽名下有汽车;发现被执行人金玲丽、李笑芳、陈超、王鸿挺、浙江鸿拓有银行账户,本院进行了冻结,但账户存款余额仅为少量,暂不宜扣划;发现被执行人经依法予以查找,未能发现及传唤被执行人王鸿挺、李笑芳、陈超、金玲丽、陈新占(永康超帅的法定代表人)。现查明被执行人目前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

永康市法院于2018年7月2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该裁定书明确: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享有要求被执行人继续履行债务及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的权利,被执行人负有继续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债务的义务。

·.png

日久光电招股书首次申报稿及更新披露稿披露了数起陈超涉及互保而产生的被执行案,但都没有披露这份裁定书所涉连带清偿债务。难道是这份裁定书在2018年7月2日裁定终结执行程序后又恢复执行并成功执行完结了?

我们看一下主债务人浙江鸿拓的情况。

2.png

“天眼查”显示,浙江鸿拓成立于2004年5月14日,股东为王鸿挺、李笑芳2人,自身风险有248条,失信信息有34条。本文裁定书(2018)浙0784执1125号就是这34条失信信息之一。履行情况显示:全部未履行。

再点击查看这条失信信息详情,该执行案已于2020年7月21日恢复执行。

4.png

如果永康法院这份裁定书载明的浙江鸿拓应付恒丰银行永康支行的1600万元款项至今尚未执行完毕,那么陈超作为这笔债务的连带清偿人,恒丰银行永康支行依法可以查封陈超所持正在IPO审核状态的日久光电的股份。日久光电的招股书没有披露陈超该笔担保责任所涉债务,也构成信息披露中的重大遗漏。以往裁定书显示法院“未能发现及传唤被执行人陈超、查明被执行人目前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日久光电招股书披露后会不会财产线索被执行申请人、执行法院发现了?如果在召开IPO审核会议时,执行人员来会议现场传唤,岂不太尴尬了?!

但愿永康法院这份裁定书载明的义务已被相关债务人依法履行完毕,陈超成功摆脱了这个连带清偿责任,这笔担保之债才不构成日久光电IPO之路的拦路虎。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