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大限要来了!银行上演结构性存款规模压降生死时速

来源:愉见财经2020-08-28 08:38阅读:1038

作者 | 夏心愉

出品 | 愉见财经

上半年一路高歌猛进的结构性存款,在年中被监管泼了一盆冷水,要求降“虚火”。

 

结构性存款的故事,还要从疫后那阵子说起。

 

那时候,为了扶助疫后经济,货币市场宽松节奏加快,央妈也在引导贷款市场利率持续下行,所以整个上半年,企业贷款利率有了较大降幅。企业是开心了,银行们还是满苦的,贷款“卖不上价钱”,息差进一步收窄。

 

在这种特殊时期要拉宽息差看来无望了。那咋办?以量补价呗!资金端也是如此,银行们有做大存款规模的经营冲动,特别是定价权较弱的股份行、中小行。

 

So,为了保住存款产品在市场上的“面子”和口碑,结构性存款就是个好工具了。更有甚者,把结构性存款的预期收益率都做到了4%以上。

 

在银行的整体计财逻辑里,贷款的平均价格,肯定要比存款平均价格高,所以“以量补价”成立。但你经不住有些客户搞得到低息贷款呀,有些客户很聪明知道哪里有高息存款呀,以及,客户们可以从A银行搞到低息贷款,在B银行发行高息存款呀。

 

聪明如你一定发现了,对企业而言,这其中就可能有套息空间。这事儿“愉见财经”早在4月份就做过一篇独家:《企业手握大把闲置资金却继续申请贷款,反手就买理财:银行,小心被“套”》,以让银行们警惕有这样一群套利企业。

 

回想年初的时候,短贷、票据、短融的利率都是很低的,结构性存款价格又满刚性的。于是贷款或票据和结构性存款之间的价差,对大企业们而言高的有可能超过200个基点,对小企业们而言也能捞到几十个基点的套息空间。

 

“愉见财经”认识的某个长三角地区医药行业老板就套过:左手票据转贴现成本2.5%,右手买了个股份制银行3.9%的结构性存款。那家银行结构性存款的“结构”也是摆摆样子的,其实最后是刚兑的。

 

稳赚不赔啊。

 

监管怒了。怒的倒不是说企业太精明、银行吃亏了,监管这两年最在意的点永远是实体经济:流动性,要流到实体里面去起搏经济活力啊。

 

这种套利空间一支起,就有一批资金相当于在金融体系里空转,有风险还不利于实体复苏。

 

今年1月至4月,结构性存款规模连续四个月增长,并在4月份规模首次突破12万亿元,其中中小型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规模增长最快。

 

监管一怒之下对结构性存款的增速起了杀心。6月初,银保监会窗口指导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并且要求股份制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在2020年9月30日之前压降至年初规模,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压降至年初规模的三分之二。

 

上头那个小节,有句要做小笔记的话:要求股份制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在2020年9月30日之前压降至年初规模。

 

OMG!现在还剩一个月了!!

 

银行结构性存款压降的怎样了?又遇到了哪些阻力呢?

 

这样说吧,“愉见财经”独家挖到的料是,截至半年末,大部分股份制银行都不行,成规模的里头,也就是招行率先完成任务。

 

先来说个特别搞笑的小trick吧。我每年都会扒拉银行财报,也知道结构性存款规模在大部分银行的年报中都有披露,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例如华夏银行2019年就披露了结构性存款余额。

 

但资管新规后,随着监管对结构性存款(特别是假“假结构性存款”)态度发生微妙变化,呵呵哒,结构性存款规模和增幅,简直一度成了很多银行的“敏感词”了。你别问,问了就是不太友好的自媒体。

 

不信你们可以关注一下中报,据我所知,很多银行就不披露结构性存款的数据了。

 

所以呢,“愉见财经”还得独家通过内部系统悄悄给大伙扒拉点同业交换数据。

 

嗯,不太妙。截止6月末,两家这一指标排名靠前的股份制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余额均在7000亿元以上,增量较年初增长了900亿元以上。

 

只有股份制银行一哥招行,上半年结构性存款呈下降态势,提前完成了银保监会结构性存款“930”压降任务。除此之外,绝大多数股份行的结构性存款比年初有增加,增加规模从100亿元到1000亿元不等。

 

不过想想呢,也情有可原,毕竟我也只是扒到了半年末数据,那个时候离监管指导刚过不久,我能理解各家银行上半年的结构性存款已经做得很猛,收不回来了。

 

但到现在为止收得怎样了呢?我悄悄问了某股份制银行资负部人士,他直接用“压力山大”来形容。

 

从财务的逻辑来看,压降虽难,但的确是好事一桩,因为是管控负债成本的好契机。少拉点高息存款,省。

 

“压降负债成本年年提、年年犯。”某股份制银行高层人士向“愉见财经”聊起:“年初说得好好的,到头来资负部一核数据,发现存款成本又比同业银行多了十几个BP。”

 

这一千亿业务就差出十几亿利润!看来今年利润排位又跌了一格,这位高层满心疼。

 

对于银行而言,高息揽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高成本负债,就像吃“快餐”一样,短期会快速打开一家分行在当地的存款市场,带动存款规模大幅上涨,甚至的确有些“以量补价”的功效;但“快餐”吃多了身体不会好,总靠这些“贵钱”过日子,会使得一家银行长期存款规模过度依赖高成本存款拉动,陷入息差边际收窄的泥沼中。

 

“久而久之,我们发现分支行的员工都不会拉低成本存款了,客户粘度不断下降,都张着嘴向总行要资源,只会和当地同业拼价格。”上述银行高层在和我聊起当前银行一线营销局面时,对过度依赖高成本负债还是严厉批评的。

 

“这叫自废武功啊这,恶性竞争!”

 

但尴尬的是,体量较小的商业银行面对其他银行的竞争,对于存款成本是很难把控的。“怎么办啦,你可以不出高价,人家就把客户抢走。我没有高息存款,隔壁那家有好伐!人家天天在门头广告栏里飞字幕,客户看不见啊!”

 

大道理谁都会说,要把银行们引回拼产品、拼服务的良性生态中去。但怎么做第一步,讲真的我也不晓得。

 

所以在这一层面看来,监管管得严也是个契机。大家都压降结构性存款,尤其是“假结构性存款”不要做了,大家别只靠价格来竞争。

 

上面那位高层更逗了,他说“都降吧降吧,存款少增点无所谓,毕竟现在监管都定调银行净利润下降了,有些指标的压力也没有那么大”。

 

有一种来自银行人的观点是,在金融让利实体的大背景下,近日监管已经给银行净利润增长定了调——中长期负增长。所以这也是银行优化资产负债表结构的窗口期。

 

8月22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时,为“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净利润同比明显下降”定了调,指出2020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万亿元,同比下降9.4%,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15.86个百分点。虽然净利润有所下降,但行业整体运行平稳,发展基础更加坚实。

 

业内普遍估计,即将陆续出炉的上市银行半年报都将迎来净利润-10%左右的负增长,此外,预计2020年全年银行利润负增长。

 

没太大增长压力,盈利已经不是银行管理者赶鸭子上架的NO.1“指挥棒”后,那就趁机压压实,做做精,抠抠细。

 

除了上面说到的,还包括,各家银行已经纷纷加大风险资产的清收处置力度及拨备计提力度,增强风险抵御能力,正努力将前几年深埋在资产负债表中的杂质“洗干净”。

 

目光更长远的银行,则开始规划如何夯实未来发展基础,其中优化负债结构就是其中重要内容之一。

 

“今年上半年的内部工作会议,压缩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高成本存款占比,增加结算性存款,已经被当做重点工作之一部署了。”上述高层人士表示。

 

尽管如此,面对近在眼前的结构性存款压降任务,银行们依然面临两大难题:

- 一是如何继续维护客户关系;

- 二是如何维持存款的基本稳定(其中又包括量和价格两个维度)。

实际上,分析此次股份行压降结构性存款可能存在的压力,不能只看上半年的余额和增量这两个单一指标,更要结合一家银行结构性存款小盘子占银行存款余额整个大盘子的比重,以及结构性存款的定价来看。

 

因为如果盘子占比过大,或者是结构性存款之前利息给得过高,那么加速去结构性存款后,前者对银行负债结构和负债成本产生系统性冲击,后者太伤客户关系。

 

“愉见财经”独家获悉:

- 从价格看,上半年股份制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的平均利率在3.5%上下,最高的时候到3.73%;

- 从占比看,结构性存款占自营存款的比例的中间数在16%左右,其中两家股份行结构性存款占比突破20%,最高的已经达到26%。

以一家中等规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例,如果2020年上半年的存款规模是25000亿元,那么26%的占比则意味着这家银行有6500亿的存款来源都是结构性存款。这家银行压降起来,尤其是到年底之前要“压降至年初规模的三分之二”,真怕他们家会有点伤筋动骨。

 

“压得太狠,影响存款产品竞争力,客户都拜拜了,别让产品条线都垮掉哦。”一名基层客户经理嘟囔。

 

除了客户关系,还有条隐秘的逻辑:压降结构性存款的另一大内部阻碍实际上是定价。在原有总分行激励考核模型中,你要说让一个分行长不拉存款,那他的和他家分行的奖金会被扣死。

 

不过我也听说了,目前一些银行对存款定价管理体系进行了改革,一些权限都下方给分行,而在激励机制以外的审批权限则上收至公司部,对客户部门采取量价平衡的存款发展指数考核方式进行约束,由此减轻分行长们的心理压力。

 

从结构性存款在各业务板块的压降压力分布看,对公还好啦,对公存款普遍呈现逐季上升态势,就是零售存款压力大,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所以我们看到尽管个人存款成本略有下调,但大额存单和结构性存款占比仍保持高位,成本管控持续承压。

 

也因此,据上述股份制银行资负部人士说,对公方面,银行主流的做法是主动退出高价格、低回报客户,此外降低起购金额、扩大基础客户群,减少客户集中度;同时大力发展交易银行等业务营销力度,以此来扩大结算性的存款来源。而零售方面,银行则希望通过结构性存款、定期存款、理财、基金等产品进行资产配置,承接结构性存款压降资金,以此来稳定住原有的存款规模。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