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系挪走的2000亿

来源:先机财经2020-08-31 13:43阅读:6683

“经历股市那么多年,很多人都认为我们是庄家。我认为这实际上是不懂股票。对于股票市场而言,坐庄的人一般出不来,真正坐庄的人会把自己装进去,资金链肯定会断。所以,真正能在股市赚钱的人,更多是跟庄的或跟大势的人。”

 ——说这话的人,是明天系的老板肖建华。 

这话,信了,你就输了。

明天系一直在坐庄,而且真把自己装进去了。

上周五,明天系旗下的天安财险宣布,上半年净亏损646.7亿,净资产为-359亿。

 

天安财险被装进了上市公司西水股份(600291),所以,天安财险一崩塌,连带着将西水股份的净资产,从每股接近10块钱,直接打到了每股—15块,退市,板上钉钉。

 

关于明天系的崛起,《新财富》杂志曾经将其总结为“操作股价→掏空转移→金融渗透”两次蜕变史。

 

对此,肖建华本人颇有怨言。在他看来:“2000年左右,明天集团投资入股了许多银行股,比如兴业银行。集团入股时成本只有1-2块钱,后来上市升到五六十块钱,利润非常丰厚,我们为了支撑上市公司发展,把原来由合伙人分享的几十亿利润装入了上市公司,让股东收益、政府利税都获得了很大的提升,上市公司也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

 

确实,西水股份最开始装入了明天系低价获得的兴业银行股票,后来又装入了天安财险的控股权,一度每股净资产超过10块钱。

 

肖建华说,自己的初衷,是想把这些上市公司打造成一些金融投资型的公司,按照沃伦·巴菲特的理论,希望能够慢慢通过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让上市公司的股价提高,一步一步实现良性循环。

 

但他肯定没想到,明天系的崩塌,是从最强势的金融业务开始。

 

 

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是民营资本抢夺国资金融牌照的盛宴。尤其是湘、鄂、赣、渝、滇省的信托、证券公司控股权,基本被明天、YJ、FZ、XH等资本系瓜分殆尽,连带部分国有资产运营平台也被私有化。中间用到的手段,堪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山东人肖建华的起家地,是内蒙,但赣省后来成了他的第二主场。

 

赣省曾经有一家国资运营平台,叫江信国际投资集团,公开资料称,其旗下拥有“江西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国盛证有限责任公司、天安保险股份分有限公司、江西国盛期货有限公司、江西金麒麟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江西江信国际大厦有限公司、江西国信矿业有限公司、江西金象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等成员企业。”

 

就是这样一家拥有信托、证券、保险、期货、担保、房地产、矿业等资产的国资运营平台,突然在某一天被私有化,而且现在的实际控制人云山雾罩。但是,原江信国际旗下的江西信托、国盛证券、天安保险等金融牌照,被分批装进了明天系旗下的多个平台、或者分拆卖掉。——所以,谁私有化了江信国际投资集团?

 

其它资本系,通常每个金融类业务最终只拥有一家公司,比如方正系,因为一参一控的规定,拿到几家券商后,最终都整合到了方正证券一家名下。但明天系的特别在于——每一种金融业务同时存在多个公司:

 

保险控股有:华夏人寿、天安人寿、天安财险、易安财险;

信托控股有: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以及江西信托翻牌成的中江信托(如今已转让,改名雪松信托);

证券控股有:恒泰证券、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

 

重复搞这么多金融牌照,会不会资源浪费?天安财险今年上半年的646.7亿亏损爆出来,明天系的金融运作路径一下子清楚了。

 

天安财险直接持有28笔信托,本息共296.2亿元,目前账面价值35.13亿元,亏了261亿,主要是买的新时代信托相关产品。已到期、未收回本金的126.5亿元,买的全是新时代信托的“蓝海”系列产品。

另外,天安财险应从华夏人寿及天安人寿回购的27笔信托,本息共348.14亿元,目前本息34.81亿元,亏了313.33亿。

 

以上55笔信托,总共减值547.4亿元。500多亿,大多数是通过明天系旗下的新时代等信托公司,最终投向的与明天系“不相干”的第三方,但质押物往往是疑为明天系持有的上市公司或金融机构股权、甚至有壳公司直接把天安财险的股权作为质押。

 

简单说,天安财险的投保客户负责出钱,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新时代信托充当通道,层出不穷的壳公司负责花钱或把钱转走。

上述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你以为你干的是保险、信托、金融创新?——其实只是在给明天系运钱。

 

肖建华鄙视股市里坐庄把自己套进去的庄家,肯定是真心的。因为,明天系根本不屑于在股市的波动里觅食,自己的保险、信托、银行间走几个项目内循环,上百亿就出来了。金融牌照,只是运钱工具。

 

 

7月份,银保监会、证监会宣布接管明天系的4家保险、2家信托、2家证券、1家期货公司。而早在2019年5月,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

旗下10个金融机构被接管,明天系的运钱游戏立刻玩不下去。天安财险646亿的亏空一出,运钱业务链上的新时代信托、华夏人寿、天安人寿一起没了底裤。

不过,明天系真正的金融旗舰,其实是包商银行。

 

今年的清算核资结果显示,2005年到2019年的15年里,“明天系”通过209家空壳公司,以347笔借款的方式,从包商银行套取信贷资金,形成的占款高达1560亿,且全部成了不良贷款。

 

包商银行的1560亿,加上天安财险的547.4亿,一共2107.4亿。

 

按照相关规定,民营资本作为商业银行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能超过30%。

 

但最后查实的包商银行股东结构是:机构股东有79户,持股比例为97.05%,其中,明确归属明天集团的机构股东有35户,持股比例达89.27%,远超50%的绝对控股比例。

 

券商要求一参一控、持有银行股权比例不超过30%。这些监管规则,对明天系而言,形同虚设。毕竟,明天系的旗舰公司——明天控股有限公司的大股东,都叫肖卫华,而不是肖建华。

 

按照肖建华的原话:“企业之间是否关联,应当从法律上,而不是因为‘相似’‘貌似’‘疑似’。毕竟,两个不同的人无论长得多么像,还是两个人!”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其实就是明天系的一条核心竞争力。明天系把这一招用到了极致,二十年来,几乎化解掉了每一次监管。

 

 

明天系的旧套路开始玩不通,一个标志是,监管层最终认定明天系对包商银行89.27%的持股比例。

 

另一个标志,是国盛证券被接管。

 

国盛证券,这家原来江信国际旗下的券商,在经历了明天系的操盘后,被打包进国盛金控(002670)上了市。股权关系显示,国盛金控(002670)背后的大股东可以穿透到一家2014年成立的北京FH财富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叫D总。

 

按照肖老板的思路,从公开关联性说,国盛证券的最终控制人北京FH财富和D总,与明天系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7月17日,国盛证券与明天系的其它兄弟公司一起,被证监会接管。

——你说没关联,就真没关联了?

 

北京FH财富控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D总, 1980年生,在2015年,002670出资70亿收购国盛证券之前,其发家路径一直是个谜。

 

在旁观者眼中,“(D总)天天就只用坐坐私人飞机,陪香港大老板们打打牌,游艇会一堆美女,电影里的一切我身边只在他身上看到过。”

 

横空出世的D总背后,其旗舰公司北京FH财富控股集团的关联方中,有一个深圳同方知网科技有限公司,参与过明天系的资本运作。

 

2016年初,D总又拿出20个亿,帮助趣店老板罗敏完成VIE拆分,从而在趣店上市一役赚得百亿。

这一次,D总控制的国盛证券被证监会接管,D总与明天系有没有关系?答案已经明了。

 

比D总更传奇的,是明天系旗下X金融公司原董事长W总。

 

2014年中,W总从明天系旗下的X金融公司离任退出,一转身立刻成了医疗公司XCY的实际控制人。另外,前几年脱胎于X金融公司旗下营销事业部的X财富爆雷,一查实际控制人,竟然也是W总。

 

在X金融公司为X财富出钱出人的同时,W总一直是X财富的控股股东。更逆天的是,X财富爆雷,闹腾了一阵,作为控股股东的W总竟然成功渡劫,安然无事。

时过境迁,今年XCY医疗刚刚完成了A股上市,按照最新市值,W总目前的持股市值是200亿。

 

虽然从股权上W总、XCY医疗与明天系同样没有直接关系。但XCY三字,本身是明天系用来进行资本运作的一个常用商号,明天系亦是通过“XCY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入主了X金融公司。

 

今年7月份,X金融公司亦在被银保监会接管之列。想必,跟明天系根本“没有关联性”的XCY老板W总也得有些瑟瑟发抖。X金融公司股权上跟明天系根本是“没关联”的啊?

 

从D总和W总身上可以看到,明天系看起来并不执着于“明天”这个商号,甚至还乐于拿出核心的金融牌照、资金,帮助旗下操盘手们“再创业”。

旗下的10家金融公司已被火烧连营,但明天系挪用金融机构钱干的实业与投资,早已开枝散叶、桃李天下,可以看到已经衍生出了FH系,XCY系等多个资本系,以及为数众多的上市公司。而且,从法律上,很难看到关联性。

不管操盘手们是“再创业”,还是“代持”,反正,肖老板出来的那一天,等待他的绝不会是一无所有。对此,未来最大的变数,在于包商银行和天安财险的2000亿,国家追不追得回来。

 

而这2000亿,仅是明天系掌控3万亿资产的冰山一角。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先机财经

牛渚燃犀,百怪毕现
相关文章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