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自燃难证清白,三元锂电面临危机,宁德时代会不会越烧越旺

来源:富凯财经2020-09-09 10:01阅读:1495

作者|川扇假

有些时候企业主动承认错误,可以获得消费者与市场的认可,但有的时候,如果承认错误,那可能就是万劫不复了,宁德时代就遇到了这个劫。

 

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频繁起火自燃,令宁德时代尴尬的是,其中大多数自燃的新能源汽车,使用的是三元锂电,而它也是多家车企的电池供应商,虽然没有车企正式表明车辆起火和三元锂电池有关,但三元锂电池明显已经被贴上危险的标签。

 

广汽AionS遭遇三场自燃

 

在9月7日宁德时代股价突然暴跌,原因就是有传闻称,因广汽AionS电池组存在问题,厂家将进行升级处理,而宁德时代正是广汽AionS的电池组供应商。

 

此后广汽新能源否认了该传闻,但关于宁德时代否定811型三元锂电池路线的传闻再起,宁德时代方面也辟谣表示,短期内811型三元锂电池仍将作为宁德时代的主攻战略,并没有放弃811电池。

 

811电池既NCM811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中为镍钴锰,含量比例为80%:10%:10%的三元锂电池,是目前最高能量密度与最高技术含量的锂电池,811电池由于镍元素含量的大幅提升,能够大大提升电池的能量密度,为电动车带来更长的续航里程,因而成为许多车企的首选。

 

但在811电池发展初期就曾有电池行业专家提出警示,表示国内电池企业跳过前期技术直接量产811的做法过于冒进,因为在动力电池中,高活性的镍元素比重越大,正极材料的热稳定性就越差。当电池遇到高温、外力等冲击,更容易引发热失控,充电时,产生气体也更易使电池出现鼓包。

 

不过,在国家补贴政策更倾向于高能量密度,以及消费者追求高续航的趋势下,掩盖了这样的反对声音。其中广汽AionS就成为首先搭载宁德时代811电池车型,不仅吸引了一大波眼球,更在今年上半年成为新能源轿车销量榜第三位,仅次于特斯拉和比亚迪秦。

 

然而今年5月到8月,广汽AionS发生了三起自燃事件,根据广汽方面近期的回应来看,汽车自燃的问题可能在电池包装、封装和装配的Pack设计上而非电芯本身,但这也与宁德时代脱不开关系,因为广汽集团Pack项目是与宁德时代共同筹建的。

 

也有券商调研认为,5月份的广汽新能源自燃事件,原因可能是个别电芯品控问题,电池内部出现金属颗粒,导致刺穿隔膜引起着火,与811电池材料没有关系。

 

不管是电池包装还是电芯品控或是电芯本身问题,最终却又都与宁德时代和811电池脱不开关系,而广汽AionS在今年连续三场自燃之后,宁德时代均未对此做出调查回应。

 

三元锂电安全性成迷

 

Pack设计对于新能源汽车来说十分重要,因此很多车企选择自己研发或者与电池供应商合作开发,但也因此发生了一些问题,如小鹏自己做Pack却与811电池出现过金属磁性异物,导致电池短路燃烧的问题,后经过产线改修后该问题得以解决。

 

去年蔚来的ES8大规模召回问题也是出自蔚来自己研发的Pack设计端,为其提供电芯的宁德时代还就此发布过声明,撇清关系。

 

然而今年宁德时代再想置身事外就有点难了,因为今年自燃的新能源汽车电池种类大部分是三元锂电,而这些车企的电池供应商名单中,总有宁德时代的身影。

今年3月,比亚迪推出刀片电池,并作出了业内知名的试验,将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块状电池和其最新的刀片电池,放在一起进行“针刺测试”对比实验。结果三元锂电池在测试过程中发生剧烈燃烧,表面温度超过500摄氏度;磷酸铁锂块状电池无明火、有烟,表面温度200-400摄氏度;比亚迪刀片电池无明火、无烟,表面温度在30-60摄氏度。

 

此试验一举奠定了比亚迪电池安全的品牌形象,同时也给三元锂电池贴上了不安全的标签,导致宁德时代与比亚迪展开了数月的舆论战。宁德时代在2019年财报会上表示:“电池的安全和电池的滥用测试是两回事,有些人把滥用测试的通过等同于电池的安全。”

 

此后又有网友购买了宁德时代5系及8系三元锂电池进行了针刺测试,结果两次测试均发生了爆燃。有趣的是,宁德时代为了回应市场的质疑,也公布了一场针刺试验,结论是针扎不进宁德时代的电池......

 

针刺试验的标准是让针贯穿极板,以便使电池短路,观察电池的热失控情况。然而宁德时代竟表示因为钢针刺不穿电池包,所以宁德时代的电池是安全的。

 

随着“针刺测试”的热度消退,宁德时代又迎来了车企的自燃事件危机,而这次宁德时代与车企们纷纷选择用沉默应对市场的质疑。

 

行业第一宝座丢失

 

比亚迪和宁德时代是国内动力电池的龙头,但也不是可以高枕无忧的,随着政策的放开,中外动力电池企业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而搅起浑水的正是特斯拉的国产化。

 

今年上半年LG化学已经超越宁德时代,抢占了全球动力电池市场份额第一的宝座,LG化学从去年同期的第四名一跃至今年上半年的第一,总装机量为10.5GWh,相比去年5.7GWh同比上涨82.8%,市场份额也从10.4%上升至24.6%。

 

宁德时代则从第一降至第二,总装机量为10.0GWh,相比去年同期的13.9GWh同比下降28.1%,市场份额也从25.1%跌至23.5%。

 

在上半年疫情影响下,国内车企纷纷哑火,而特斯拉在国内爆红,欧洲新能源汽车销量也大幅提升,导致为这些车企提供电池的LG和松下等日韩动力电池企业今年装机量大幅提升。

 

宁德时代的业绩也因为装机量减少而遭遇挫折,2020年上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宁德时代营业收入达188.29亿元,同比下降7.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37亿元,同比下滑7.86%。

 

对于业绩的滑坡,宁德时代在其报告中指出,因宏观经济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市场需求严重下滑,导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同比大幅下降,进而导致公司动力电池销售收入减少。

 

在毛利率方面,宁德时代也同样是下滑的,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分别为36.29%、32.79%、29.06%和27.15%,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相比2017年,已经下跌近10个百分点。

 

宁德时代虽然仍是国内动力电池的龙头,但已经不能和几年前供不应求相比拟了,比如今年威马汽车电池供应商塔菲尔,已经冲进国内动力电池前十。

 

此外,与宁德时代合作的车企,也不再钟情于一家动力电池企业,如广汽新能源在2018只选择合作宁德时代,到了2020年就引入了孚能和中航,使得宁德时代的供应比例出现下降。

 

一方面是国内车企不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另一方面宁德时代近96%的营收来自国内,海外营收占比非常低,这便进一步限制了宁德时代上升的市场空间。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在新能源汽车蓝皮书会议上呼吁“不要让中国新能源汽车,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不仅因为欧洲在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售量反超中国,更因为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全球供应的浪潮下,逐渐丧失优势地位。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