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身陷危机,实控人新旧交替,迅游科技暴雷补偿一波三折

来源:富凯财经2020-09-10 07:51阅读:1240
作者|A   K

9月7日晚间,迅游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章建伟、袁旭、陈俊与大数据集团签署了《纾困暨投资协议补充协议》,袁旭、陈俊与贵阳大数据集团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大数据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贵阳国资委。

 

从浙数文化到高投集团,直至最终的贵阳国资委,历时已久的迅游科技控制权转让靴子落地,深陷债务问题的“前任”离开后,迅游科技的下一步发展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大数据集团能否带领上市公司走出业务陷入瓶颈、业绩连连下滑的困境。

创始人陷债务危机,曾内斗急脱身

 

公告显示,袁旭和陈俊将其持有的迅游科技全部3652.09万股的表决权不可撤销的委托给大数据集团行使,合计约占公司有效表决权的18.66%。后续,大数据集团将根据约定的条件及方式,在2020-2024年期间每年按照上限收购袁旭、陈俊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

 

据披露,目前袁旭持有的2185.39万股,已被全部司法冻结,且处于质押状态;陈俊持有1466.7万股中的1466.59万股处于质押状态,其中693.46万股的质权人为大数据集团。

 

而大数据集团与袁旭、陈俊及其部分债务的债权人签署了债务承接相关的和解协议,计划承接的债务对应质押股份数为3252.0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00%,占公司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16.61%。

 

同时,扣除上述大数据集团计划承接的债务,袁旭、陈俊其余债务对应的公司质押股份数量为399.92万股,占公司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2.04%。该部分股权存在被债权人强制执行而进行强制平仓的可能。

 

公告也对此进行风险提示,袁旭所持有上市公司股权由于债务纠纷,被相关债权人司法冻结,且除大数据集团本次交易中拟承接债务外,袁旭存在其他尚未结清的债务,未来不排除相关债权人因债务问题向法院申请司法冻结或强制执行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从而导致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不稳。

 

据富凯君了解,2015年,迅游科技作为国内第一家专业网游加速服务提供商,正式上市,因游戏股概念大火,股价走出20个一字涨停板,曾超过贵州茅台,成为两市第一高价,一时风头无两。

 

但好景不长,公司股价一路下跌,章建伟、袁旭、陈俊作为迅游科技的创始人,也陷入质押爆仓风险出现被动减持,还因借款纠纷股份遭司法冻结。2019年,董事长章建伟和总裁袁旭还爆发内斗,指责对方失职并要求罢免对方。

 

与此同时,迅游科技创始人也在谋求“撤退”,当年6月,传出拟向浙数文化转让10.66%公司股权,8月宣布交易终止;随即马上传出,高投集团拟受让5%股份公司股权,12月再度宣布终止转让,几乎是无缝接轨,宣布拟向大数据集团转让公司控制权。

 

业务模式单一,转型并购业绩暴雷

在公司股价连续下跌、创始人债务危机背后,是迅游科技逐渐明显的业绩困境。上市之前的2014年,公司营收1.78亿元,同比增长23.6%;净利润5690万元,同比增长24%。

但网游加速器的业务过于单一,迅游科技业绩增长也陷入颓势。2015年-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随后选择并购扩张。

 

2017年,公司收购狮之吼100%股权,向网络服务业务转型,并收购雨墨科技,布局手游研发领域,虽然当年业绩受刺激短暂上涨,但两个标的先后暴雷,业绩承诺均不达标。2018年,因对多项投资类资产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超过10亿元,公司净利润巨亏7.9亿元。

 

8月26日,迅游科技发布半年度报告,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2.45亿元,同比下滑7.35%,净利润3511.25万元,同比下滑66.57%。公司表示,营收下滑主要是移动互联网广告展示服务业务收入业绩下滑所致。

 

而承诺不达标的雨墨科技业绩补偿也一波三折。本来,雨墨科技应在2019年度审计报告出具60日内支付4408.88万元现金补偿,但因无充足现金,无法按期支付,申请延迟。随后,新的补偿方案改为分红补偿,补偿方在支付300万元首笔业绩补偿款后,第二次补偿条件为雨墨科技于2021年进行2020年度的分红,不足部分将留待2022年进行2021年度的分红。

 

深交所发函要求说明补偿方首期仅以获得的1605万元分红款中的300万元履行其补偿义务的原因及合理性,说明该延期方案是否存在规避补偿义务的嫌疑,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9月3日,迅游科技发布公告称,在原有业绩补偿方案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完善,将首期业绩补偿款由300万元增加至600万元,同时补偿方补充质押其持有的雨墨科技15%的股权给上市公司。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