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董事长坐不了海航飞机了…

来源:金角财经2020-09-18 09:58阅读:1195

中国头部的航空公司董事长陈峰,如今连自家飞机都坐不了了。

海航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9月15日的一则信息,让许久未露面的海航,再一次登上头条。

信息显示,海航集团及其法人兼董事长陈峰,被限制高消费。

限消令,源于柴靖申请执行海航集团合同纠纷一案。在这一合同纠纷中,被告海南海易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要求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柴某借款本金36975元及该款利息,被告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相关规定,陈峰被限制高消费后,不得有以下以其财产支付费用的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六)旅游、度假;

(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九)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高消费行为。

这意味着,曾经的“商业传奇”、中国头部航空公司董事长,连自家飞机都坐不了,自家星级酒店也住不了了。

据海航集团重要子公司海航控股2020年半年报,截至今年6月30日,海航控股及其子公司共运营飞机346架,其中自有89架、融资租赁24架、经营租赁233架。

除此之外,海航集团旗下还有多家星级酒店,其中最高端的唐拉雅秀酒店,在北京、天津、三亚、东莞等地开有分号。

全国第二大民企成“老赖”

海航集团,巅峰时期,资产规模曾高达1.23万亿。

天眼查数据显示,仅以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为例,将其对外投资向下穿透3层后,可得出海航集团旗下有37家上市公司,分为:12家A股上市公司、3家港股上市公司、22家新三板上市公司。

公司行业分布广泛,涉及商业服务业、零售业、互联网、商品贸易、电器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航空运输业、计算机、货币金融服务业以及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主的9大行业。

用陈峰总结的话来说,除了避孕套的企业没有,其他都买了。

在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海航集团还以6182亿的营收排在华为之后,是中国第二大民企。

有这般实力的企业,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不到3.7万的合同纠纷,就上了“老赖”名单?

由此可见,这只是海航债务的“冰山一角”。

小编注意到,海航集团,今年已新增8条被执行人信息。天眼查数据显示,海航集团的历史被执行人信息已高达14条,当前被执行的总标的超过8亿。

 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随时可能要偿还的债务超971亿

除了这两天的被“限高”风波,大家还能从海南银行的评级报告里,对海航今年债务情况窥得一二。

海南银行2020年主体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海南银行关联集团授信余额合计32.95亿, 其中最大关联集团为海航集团,授信余额为24.39亿元,占到该行期末资本净额的比重为46.93%。

对此,海南银行称主要系向海航集团提供流动性支持所致。

此外,该报告还提及,截至2019年末,海南银行投资资产规模59.66亿元,其中,有13.39亿元底层实际融资人是海航集团。

目前,有4笔投资金额合计为10亿元的信托计划兑付逾期,其中5亿元风险缓释措施为存单质押,另外5亿元由海航集团股权提供质押。

海航控股财报也显示,2020年度,海航控股有若干借款、融资租赁款,以及资产证券化项目逾期,累计未按时偿还本息共计268.41亿元,其中,28.58亿元在6月30日前偿还或签订展期协议,剩余239.82亿元部分尚在协商续借或展期。

海航控股还表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上述借款逾期行为触发了相关违约条款,债权人有权要求随时偿还的全部本息,高达971.89亿元。

决胜之年撞上疫情

实际上,海航的债务问题,早在2018年就已被掀开。

前董事长王健跌落重伤而亡后,陈峰重新出山,即便在9个月内卖掉3000亿资产,依然无法避免债务违约、工资延发的问题。

今年年初,陈峰在新年献词中表示,“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的决胜之年”。

2月底,海南省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然而,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突如其来的疫情,又给了本已债务压顶的海航沉重一击。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海航控股实现营收117.12亿元,同比减少66.57%。通过非流动资产处置获得2.16亿元的收益,并获得政府补助0.82亿元。

在营收方面,实现运输收入99.01亿元,同比下降70.11%;实现辅营收入18.11亿元,同比下降4.98%。

根据海航集团的发债报告,截至2019年上半年,海航集团有7067.26亿债务待偿。而2019年全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具体债务数据目前尚未披露。

从1000万起家到万亿资产的航空巨头,如今却难以挣脱债务的困局,董事长连自家飞机都坐不了了。

海航一切本有定数,或者说是命数。海航的几十年一直是“钢丝上的大象”、“以前买买买,现在卖卖卖”、“亚洲最有债的公司”……、外界的这些说法,都在表明海航这些年的疯狂和奇异。

后文附上金角财经之前发过的海航史记,一窥其几十年颠狂之路。

海航发迹

1989年,陈峰拿着海南省政府给的1000万,创办海航。

1990年,王健参与创建海南省航空公司和组建海航集团。

1999年海口大英山机场搬迁后,机场跑道两侧的3000亩土地便由海航集团控股企业海口美兰机场有限责任公司获得开发权。

2001年,海航收购美兰机场,并获得的9000亩位于海口市中心区的老机场土地。该片土地在2008年升值数倍。

2003年SARS疫情爆发,海南航空(在2017年6月更名为“海航控股”)2003年年报宣布亏损14.74亿元。海南省出资15亿,注资海航。

2004年,海航与扬子江投资共同出资5亿元,创立新华航空,并引入了海南省发展控股的15亿资金、索罗斯基金的投资,计划以大新华航空的名义在香港上市。在筹备上市阶段,海航集团及关联企业在大新华持股比例从15%增加到50%以上,均靠新增资本投入实现。

开飞机的玩地产

2007年,海航资本创立,同年将房地产列为海航系资本版图的重头。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大新华航空名义赴港上市计划最终功亏一篑。飞速扩张的海航遭遇资金链问题,再次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海南省政府再次注资15亿。美兰机场的9000亩土地,随着房地产价格上涨,数倍暴涨。并挽救了资金链濒临断裂的海航,海航集团业绩从巨亏转为盈利9699万。

2012年9月海南省政府批复,明确由海航集团牵头,在海口大英山片区设立和启动海南国际旅游岛中央商务区项目。此后,相关土地价格的急剧上涨,再度成为海航展开一系列大手笔收购的“资本之源”。海航依托这一土地资源,进行融资发债,完成自身增资40亿元及向海航股份定向增发28亿元,摆脱了大新华航空上市失败引发的财务危机,同时实现集团对上市公司“实质性控制”的一系列资本运作。

2016年海航基本完成资产重组,注入了地产、机场及商业等资产。在重组前三年内,公司总资产仅为28-37 亿元,而在重组完成后公司总资产规模大幅提升至970亿元,净资产规模从重组前的8-12 亿元大幅提升至437 亿元。通过巨额土地储备“资产证券化”的“通道转换”之后,海航集团开始依托土地,不断复制该模式,为其一系列“超级并购”建立起规模空前的融资平台。

疯狂买买买

2016年12月,“海航系”已成为仅次于“明天系”的国内第二大民营金控集团,其持股的21家金融机构几乎囊括了从信托期货到银行保险的所有金融领域。借助着这一“无所不包”的金融布局,海航集团打通了从传统信贷到互联网金融在内的数十种融资模式,其融资工具之复杂、融资领域之广泛,堪称当代“杠杆融资百科全书”。

2017年2月17日,德意志银行公布的股东投资权变更通知显示,中国海航集团成为德意志银行新的大股东之一,拥有德意志银行3.04%的投票权,投资金额超过7亿欧元。5月3日,海航集团将德银股票增持至9.92%,成为最大股东。

2017年5月4日,海航集团用刚成立仅一个月的子公司完成对Dufry AG的收购,成为这家瑞士最大免税店零售商的最大股东。Dufry AG是瑞士交易所上市公司,在机场、邮轮、海港、火车站和市区等旅游区域内运营大约2200个免税商店,员工数量达2.9万,在全球63个国家开展业务。

2017年5月中旬,海航集团发行了5亿美元商业抵押贷款债券,为其22亿美元收购纽约曼哈顿大楼筹集资金,这也是海航的最后一笔境外并购融资。此前五个月内,海航已在并购交易中投入近1000亿元人民币。

悄然点着的导火索

2017年6月22日,银监会要求各大银行对海航、万达、安邦等多家“海外并购明星企业”境外投资借款进行风险排查。几天之后,海航旗下喜乐航本拟以4.15亿美元收购美国公司GEE34.9%股权的计划,宣布以流产告终。此前海航及其子公司已经质押了至少240亿美元的15家上市公司股票,包括希尔顿全球控股和德意志银行的股份。

2017年6月,收购GEE期间,海航集团受到投资者与债权人的质疑,随后公布了股权结构细节:一家在美国纽约注册不到一年的基金会,以及注册地位于海南省的慈航公益基金会,合计持有海航集团52.25%的股权。让人质疑的是,一旦负债数千亿规模的海航集团无力偿还债务时,身为“控股股东”的两家基金会靠什么来为集团负债做担保?这家慈航公益基金是什么来头?

2017年6月,不少媒体报道称,陈峰和王健都信佛,有什么事情想不开,都会佛前静修。而陈峰长期在山上礼佛,基本上已经不管事务,由王健处理。

2017年9月,在香港金管局向银行查询海航企业信贷情况的背景下,海航前期在香港收购的多宗土地传出被银行拒绝续贷的消息,不得不以企业拆借和设立高回报投资基金方式,以维系资金链并吸引外部投资者入股。海航系旗下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项目,也被列入了券商机构们的“黑名单”;海外投行高盛则以“担忧海航所有权结构”为由,暂停了海航集团旗下企业的上市承销运作。

2017年10月,海航地产拥有房地产项目逾百个,其中持有型项目近60个,可运营面积约220万平方米;在建项目40余个,总建筑面积近450万平方米,其中大部份位于海南省内。海航基础旗下另一大土地储备来源:海口南海明珠生态岛用海总面积459.32公顷,其中陆域面积 265.42公顷,相当于近4000亩。预计开发总投资大约1000亿元。

2017年11月3日,海航集团发行了一笔期限为363天期的美元债,发行利率达8.875%,利息水平较三年前高出近三个百分点。这被视为海航集团“资金短缺的最新迹象”。

2017年11月10日,海航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共同投资开发的三亚新机场填海项目因“涉嫌违法用海”,被中央提出批评并要求整改。海航集团前所未有地面临质疑与空前严厉的环保监督问责。熟悉资本游戏奥秘的国际投资者们,深谙海航将面临的转折,并担忧失去了“土地平台”这一关键腾挪空间的海航后续资金链安危。国际评级机构由此发布海航“有大量债务到期且借贷成本上升”。

2017年11月27日,海航集团公布了其核心财务数据,其中一个数据格外醒目——2017年1-11月末预计借款余额6375亿元。与之相比,集团注册所在地海南省2017年GDP只有4462.54亿元。

  “全亚洲最有债的公司”

2017年11月29日,国际评级公司标准普尔宣布,将海航的信用评级从B+降至B级,并表示担心这家公司“即将有大量债务到期且借贷成本上升”。随后,集团旗下的天海投资、渤海金控等多家子公司随即陷入长达数周的股价下滑。当天天,海航集团旗下子公司供销大集(000564.SZ)宣布停牌,成为“海航系”第一家宣布停牌的上市子公司。

2017年11月底,海航的短期和长期债务已达6375亿元人民币,相比2016年年底增长了36%。包括它旗下的上市和非上市公司在内,海航债务总额约为1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国家开发银行是该集团最大的债权人。

至此,数年中为海航并购提供了源源不断资金支持的金融市场,在监管政策与市场情绪的双重转向之下,曾经“四通八达”的融资渠道,此刻却变成一条条债务“绞索”,令海航集团紧绷的资金流“雪上加霜”。

2018年1月,海航集团债权人会议上,海航表示一季度或许会出现15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缺口。已在加快资产处置步伐,准备在上半年出售约1000亿元人民币资产。若资产处置实施顺利,集团的流动性问题将在二季度得到缓解。

2018年2月1日,股市频现“闪崩”。其中,海航集团旗下两只未停牌的上市公司海航创新与海越股价,在前期宣布业绩预增和股东增持等多重利好消息之下,依然分别下跌9.88%和6.69%。相比2015年牛市顶峰时的股价,已下跌超过60%。此前,海航旗下A股上市的七家子公司陆续宣布停牌,加之上市公司质押股权被短暂冻结、债券价格持续下跌以及高息融资等消息,令市场神经高度紧绷。

2018年3月,海航香港滑铁卢,地产项目几乎清仓。海航系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国际建投发布的最新财报中披露,正计划将旗下三个地产项目全部卖出,交易金额合计17.8港元亿元。在2月时,香港国际建投便将三块启德地块总价220亿港元卖出。

这也意味着,海航当初雄心勃勃进军香港,通过香港国际建投收购的核心地产基本变卖完毕。这些地块,是在一年前以270多亿港元购得。

2018年4月底,海航集团发布的年报显示,海航2017年度的利息支出为全亚洲非金融公司之冠,这笔支出高达50亿美元(约合320亿元),比此前一年增长超过50%。

2017年7月到2018年4月,为了解决债务问题,海航甩卖海内外600亿资产断臂求生。海航除了变卖资产,还不断发行债券,其利率不断创下新高。卖资产和发债仍不足以偿债,5月30日,海航旗下的香港航空公司传出正筹集3.5亿美元资金,提前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计划(IPO)。这是卖卖卖之后,海航最新的筹资计划。2018年7月2日,海航收购澳大利亚冷链运输业务的交易因故终止,后者称海航集团现金短缺是交易失败的原因之一。海航集团2018年第一季度有约650亿元的债务到期。

  漏屋夜雨接踵而至

2018年4月26日晚,华安保险董事长李光荣因涉嫌行贿罪,被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检察院批捕。华安保险的主要控股人,为海航系有关联的海南公司。包括广州泽达、北京国华荣、上海圣展投资、广州百泽、广州利迪,合计持有华安保险37.21%的股权。2014年8月至2017年9月,李光荣更是同时担任渤海信托董事长长达三年。

2018年5月26日下午,天津农村商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殷金宝在办公室割腕身亡。殷金宝突然离世,或与巡视期间其在滨海银行的旧案被揭开有关。滨海银行为海航系金融版图成员,海航直接或间接持有滨海银行的24.31%股权。海航系渗透的金融机构已是接连出状况。

2018年6月,海航集团股东、上市公司海航控股半年内第三次高层变更。海航控股其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6月8日发布公告披露了重组预案,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海南省国资委变更为慈航基金会。慈航公益基金,曾获得监管部门国家民政部颁发的“全国先进社会组织”等多项荣誉。

2017年7月24日,针对外界猜测“海航究竟是谁的”,海航曾向集团所有员工发布公开信,信中称,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持有海航集团50%以上股份、12名自然人股东、持有47.5%,海航控股持有0.25%。其中,12名自然人股东,为海航集团创始人和高管,其中陈峰、王健分别持股14.98%,为最大自然人股东。基于所有股东个人承诺,在离职或离世后,所持股份将自动捐赠至慈航基金会,慈航基金会在海航集团的持股比例会继续增加,最终,海航将由慈航基金会所拥有。

2018年7月4日,海航集团发布讣告,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王健一行约10人,在法国南部的一处风景胜地参观时,不慎从墙上掉落,由于落差近10米,施救无果。在抢救过程中只对医生说了一句“脚疼”,便离世。 

“海航陈峰拨乱反正”

2018年8月和9月,陈峰之子陈晓峰先后被任命为海航集团副首席执行官及集团董事会董事。外界质疑“海航姓陈?”

2018年9月,海航集团旗下子公司海航科技发布公告称,终止收购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及当当信息技术。海航的“买买买”时代自此终结。当当卖身计划也由此落空。从2017上半年开始,海航科技就着手对当当网的收购之路,到最后并非海航不想收购了,相反它甚至还进行砍价谈判,但当当网的态度也相当强硬“75亿,不讲价!”最终,这场交易还是因为海航没钱,黄了。

2018年11月,陈峰主持召开海航的民主生活会。对海航问题做集体反思和全面检讨。这被认为是海航的遵义会议。在他看来,“要在其他国家,我们已经死过两轮了。”陈峰说,相当几年时间,他都处于放下的边缘状态。此前被认为有点碍事。“他冒险我也不能说不是,直到2017年底告诉我发不出工资了,我才知道买了这么多项目,问题这么严重。”紧跟着,此时,海航集团主要的战略方式可以说是甩卖和还债了,新一轮资产大甩卖也继续开启。

2018年11月底,海航控股向7家银行组成的银团申请贷款75亿元,彼时公告的贷款用途为“用于海航集团航空主业的航油、航材、维修、起降费等经营性支出。”当年海航控股全年净利润则为负36.48亿元,同比下降193.98%。

2019年3月15日,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航控股)公告宣布,将向 NGFGENESIS LIMITED出售2架自有波音737-800 飞机。据公告,飞机交易合同金额 2750 万美元。也就是说,持续开始“卖卖卖”的海航,连自己飞机都拿来卖了。没多久,海航以约5.5亿港元沽出位于香港太平山顶的卢吉道27号屋地。该物业由海航在2018年收入囊中,是香港罕有的百年豪宅,海航仅持货1年后沽出,帐面亏损1.6亿港元。该宗交易也是近年来香港豪宅市场最大宗的亏损折让。

2019年4月底,海航集团累计处理资产3000亿人民币,清理了300多家公司。王健在任的那些年,鼎盛时期海航的业务板块覆盖航空板块、大新华物流、海航资本、海航实业、海航基础、海航旅业、金海控股等领域。重回舞台中心的陈峰,让海航减除庞杂的业务,将此前的七大业务板块,精简为两大产业集团和两个事业部。在最近一轮组织调整中,曾经的海航物流集团也被撤销,同时撤销的还有科技事业部,海航航空成为唯一的存在。在巨额债务压顶之下,海航集团已将除主业航空之外的所有板块裁撤殆尽。陈峰称海航集团流动性困难曾在2019年3月达到最高峰,但是安然度过。

2019年6月27日,海航挂牌出售旗下海南财富海湾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挂牌价格为19亿元。很快,有拍卖公司发布公告称,海航再次抛售海南的地产项目,将抛售旗下公司近13亿元资产包。即使持续卖卖卖,海航一系列“甩卖”举措收效甚微,资金裂缝越拉越大。2019年上半年,海航净亏损35亿元,同比下降184%;而海航彼时仍有7067.26亿债务待偿,资产负债率72%。

2019年7月26日,以海航集团为主体发行的“16海航02”(135706.SH)私募债在出现违约。陈峰对此回应,“大家好的时候互为依存,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承认自己遇到困难,给我们点时间,变出点方式,维持长期合作关系。”

2019年7月5日,王健坠亡一周年,自媒体号“兽楼处”发布文章《海航陈峰拨乱反正》,“乱”的是王健,正的自然就是陈峰了。

2019年7月26日消息,海航控股公告,因关联方海航集团、海航实业占用公司资金56.70亿元、9.00亿元,公司收到证监会海南监管局出具的警示函。显然,这几家关联公司的账还是处于“乱”的状态。

2019年10月中旬,海航集团官网披露了人事变动信息。时任董事长陈峰之子陈晓峰被任命为海航集团总裁。与此同时,海航集团副董事长张岭不再兼任总裁。

2019年11月下旬,海航集团低价甩卖瑞信大楼,香港新鸿基公司联手澳洲投行麦格理集团斥资1亿英镑(约合人民币9.1亿元)买下。海航曾在2016年以12亿元买下,如今亏本以9亿元转手。经过这笔交易,海航彻底清空了所有英国地产项目。大甩卖继续,但海航已经越来越艰难,海航员工大面积出现工资不能及时发放的情况。

2019年12月30日,海航集团发布了董事长陈峰2020年新年献词,献词中,陈峰坦陈,当年海航资金短缺的情况仍未解决,并存在工资迟发、缓发的现象。并称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的“决胜之年”。有员工称,实际上工资延迟发放是从2018年底开始的。

2019年12月,作为海航集团航空主业的“旗舰公司”,海航控股在半个月里连续申请贷款,合计80亿元。贷款用于偿还公司存量贷款以及海航控股及下属航空公司的航油、航材、起降费、人员工资、飞机租金等经营性支出。

2020年1月16日,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被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2.76亿。

进入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海航的计划。陈峰计划2020年底海航负债率降到70%以下,总资产规模低于7000亿。也就是说,2020年海航还将出售处置3000亿规模的资产,总负债至少要下降2000亿。新冠疫情爆发后,海航取消了上千段航班,资金链吃紧的同时,海航集团后续处置资产的进度也受到影响,充满变数。

2020年2月20日上午,有海航高管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确认,2月19日海南省政府的工作组确实与海航集团董事长陈锋、海航集团副董事长李先华等四人谈话,另外两人分别是海航集团负责金融业务的领导和负责航空业务的领导。“此前,有关当局认为过去一年,海航的自救已经失败。”该名前高管透露,“航油欠款近百亿,无力更新航材,已经到了靠拆部分飞机的零部件补充航材的地步,肺炎疫情导致航班大面积取消。最近一段时间,受肺炎疫情冲击,海航有一天的收入只有4000万元。而在过去,海航旗下最小的西部航空,每天的收入也有5000万。”

海航和陈峰,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免让人唏嘘。

来源:易简财经、金角财经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