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权抵债28亿,董事长来兜底,航锦科技这波操作学习一下!

来源:公子豹资本圈2020-09-21 14:35阅读:910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带给我惊喜情不自已。

武汉国资入主尘埃落定,航锦科技周五封住涨停板,股价24.62元。不过,这个价格还低于协议转让价格24.79元/股。

看似航锦科技“化工+军工”双主业驱动,既有周期产业又有高科技光环,前景大好。嫁入国资大户人家,有花不完的钞票,耗不尽的资源。

然而,本质上这就是个债务重组,无奈之下的债转股。

01

以股抵债

2016年,方大系掌门遇到了坎,催生了方大化工的卖壳。当年7月,新余昊月受让方大化工29.16%股份,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卫洪江。

新余昊月收购总价款19.83亿元中,6亿元为新余昊月股东的实缴出资款,13.83亿元来自于委托贷款。

准确地说,13.83亿元来自于武信投资集团通过招商银行武汉青岛路支行发放的委托贷款。该13.83亿元贷款期限为36个月(自2016年7月4日起计算),应于展期到期日一次性偿还全部贷款本息,贷款利率为19%/年。

年化19%的利息!可见,武信投资集团当时看到了赚差价的好机会,寻思着多挣点零花钱。

谁料,放出去的钱,差点打了水漂。

2019年7月9日,航锦科技停牌,次日宣布筹划的居然是债务重组,涉及控股权变更。

其实,是银行催债了,所以有了债务重组的初步框架。截至2019年7月4日,新余昊月尚欠武汉信用集团借款本金13.83亿元,利息79925.875万元,到期债权本息合计218225.875万元。

3年8个亿的利息,不知当时是咋想的。虽然可以以股抵债,但彼时,新余昊月所持1.983亿股市值才18亿元!怎么还????

及至最新公告,新余昊月的欠债,又从21.8亿元上升到了28.1亿元!新增一年6.3亿?豹哥从常识推断恐怕不是的。

9月16日,几方签署了《债务重组协议书》,第一大股东新余昊月拟将其持有的公司11336.39万股,作价28.1亿元,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武汉新能实业。本次权益变动前,新余昊月持有28.74%股权,实际控制人为卫洪江;交易完成后,新余昊月剩余持有航锦科技12.31%的股份。

一年的时间,卫洪江的18亿市值股份变成了49亿,怎么实现的?最近一年,航锦科技股价累计涨了约1.7倍,区间最大涨幅是4倍!

02

董事长为何兜底?

债务的事交代清楚了。再看这次的易主,一个看点是:交易对方给出了业绩承诺。

考虑宏观经济和行业波动等因素影响,双方确认经营业绩承诺以三年整体口径考虑,即三年期届满后若上述业绩承诺未能实现,则上市公司股东暨现任董事长蔡卫东以现金方式向上市公司进行补偿,补偿金额=三年累积承诺净利润总额三年累积实现净利润总额。

业绩承诺的数字着实不低——2021年至2023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亿元、3.3亿元、3.7亿元。加起来是个整数,10亿!

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董事长蔡卫东持有252万股股票,按照周五的股价24.62元计算,合计持股市值6204.24万元。这跟10亿元的业绩承诺差距甚远,万一业绩缺口有点大,这可咋整?

有趣的是,蔡卫东当董事长之前的工作是董秘——南方轴承董秘。履历显示,蔡于1969年8月生,1991年毕业于南京财经大学。2013年7月任南方轴承副总兼董秘四年后,跳槽到航锦科技当起了总经理,之后马上当了董事长,在这个位置上快三年了。

按照当初的披露口径,新余昊月控股股东为火炬树,火炬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盛达瑞丰,盛达瑞丰的控股股东为卫洪江,由此得出实控人是卫洪江。实际上,火炬树包括了很多LP,其中就包括南方轴承的实控人之一史娟华。

在一份公告中,新余昊月曾称,2017年9月30日火炬树将增资18亿后将用于偿还新余昊月贷款,偿还后新余昊月无借贷资金。

但是并没看到后续信息。

03

资产版图

卫洪江掌舵的盛达瑞丰,可是有超多的经验值。据自述,其作为GP管理的合伙企业先后投资了新疆熙菱信息IPO项目、巨龙管业收购艾格拉斯的重组、天楹环保借壳*ST科健项目等,拥有较为丰富的上市公司运营管理经验。

可惜,2016年,史上最严的重组办法修订,方大化工(即航锦科技)易主+重组同步推出,涉及敏感的三方交易模式,构成类借壳嫌疑。

2016年7月,方大化工原本拟以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的方式,作价19.93亿元收购长沙韶光、威科电子、成都创新达100%股权,并配套融资不超过11.57亿元。当年11月,被证监会否决。之后,公司重启重组,再度受挫,17年6月主动撤回申请。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公司旋即启动以现金方式收购长沙韶光70%股权、威科电子100%股权事项,并迅速过户,一下掏出去10.8亿元。两家公司很是给力,3年的业绩承诺期内,圆满、100%地精准完成了业绩承诺。

2018年10月,公司再以3.73亿的对价,现金收购长沙韶光30%的少数股权。

白花花的现金砸出去,终于构筑了化工+军工的版图。

2019年,公司又有大手笔——拟合计作价20.37亿元,收购国光电气98%股权、思科瑞100%股权。只是,重组方案刚出不久,新余昊月发现,自己的债到期了,随即启动债务重组。那个时候,公司股价在9元上下。

2020年2月20日,航锦科技的股价最高触及36.82元。目前仍有24.62元。

与新余昊月同期登台的超级玩家鳌迎投资,吃下银鸽投资的“ALL in”故事,已经画上了句号。结局却没那么幸运,银鸽投资退市了。

最后,还可以提一下整个资本局中的关键人物。由于篇幅关系,故事留待下回分解吧。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