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输配电清洁能,概念多收入连续下滑,青岛中程游资或收场

来源:富凯财经2020-10-19 13:03阅读:791

作者|幕恩

10月19日,青岛中程开盘大幅下挫超过5%后迅速反弹,截至午盘收涨1.69%,与大盘跳水的态势形成鲜明对比。

作为一个创业板的电气设备公司,青岛中程从短短9月10日至10月12日这一个月的时间中,股价累计涨幅却高达118.59%,而其所属的电器设备板块整体累计涨幅仅有14.04%。

青岛中程前三季度报亏1520万元,到底为何股价会上涨如此之多呢?对此,深交所也是满脑子的问号,并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解惑。

在10月15日的回复函中,青岛中程直言:“公司近期股价大幅上涨与公司前三季度的经营业绩及公司目前的基本面情况不匹配”。

特斯拉概念助推股价大涨?

有市场人士分析,由于特斯拉表示将加大镍在锂电池中的应用,因此青岛中程的镍矿也受到市场关注。也就是说,公司股价大涨有可能是借着特斯拉概念的这股风。

那么,青岛中程的镍矿目前是怎样的情况呢?在10月15日的关注函回复中公司给出了答案。

据青岛中程10月15日发布的关注函回复公告显示,公司收购的PT. Madani Sejahtera公司镍矿(公司持有95%的股权)及PT.Bumi Morowali Utama公司镍矿(公司持有80%的收益权),对应的无形资产价值分别为4906万元及5992.94万元。

从公司对镍矿进行收购时粗勘的结果来看,PT.Madani Sejahtera公司勘探结果为:勘探面积31公顷,测得镍含量1.8%以上的储量约625万吨;勘探面积183公顷,测得镍含量1.2%-1.8%的储量约2287万吨。PT.Bumi Morowali Utama公司勘探结果为:在A区20公顷勘探区,测得镍矿储量338万吨,平均品位为1.32%,在B区261公顷勘探区,测得镍矿储量995万吨,平均品位为1.41%。该矿区未勘探区域尚有1600多公顷。

由此看起来形势大好。不过,除2016年内公司对PT.Bumi Morowali Utama的镍矿进行少量开采外,近四年来,因公司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内投资方的RKEF镍铁冶炼项目未投产运营,公司未对上述镍矿再进行开采及销售。

对此,公司特别强调:“目前公司未对镍矿进行全面详勘,最终的实际储量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且镍矿价格受国际镍价及镍矿的供求关系影响较大,公司的镍矿售价亦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根据公司与入园企业PT.Metal Smeltindo Selaras签定的有关合同以及年度施工计划安排,原定年内交付四条镍铁生产线并投入使用。按照该计划,公司年内除因设备采购、建造等业务带来收入、利润外,还将增加土地租赁、管理服务等收入和利润。由于受疫情影响,原定经营计划受到极大影响。

在青岛中程看来,镍矿业务开展后,对公司营业收入、利润等业绩影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为此,公司表示“请投资者充分注意风险”。

菲律宾光伏项目搁浅

除了有特斯拉概念的镍矿业务外,青岛中程还有太阳能和风能概念。不过,受疫情影响,公司在国外的光伏业务并不乐观,风电项目更是已经停工2年多无法进行。

公告显示,菲律宾光伏项目累计确认收入11.77亿元,累计确认毛利4.02亿元;风电项目累计确认收入10.17亿元,累计确认毛利4.15亿元。

目前,该光伏项目尚未并网发电,因此未结算,该项目最终并网发电进行结算并能够回款的时间存在不确定性。风电项目公司已向ELPI提出终止履行合同,双方尚未达成一致的结算意见。

公司已要求ELPI于2020年10月20日之前与公司进行磋商谈判,在此之前公司尚未知晓ELPI最终的结算意愿,最终的结算结果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可能存在冲回收入、毛利进而影响公司业绩的风险。

据公司透露,2020年2月2日,菲律宾发布中国公民入境限制令,公司部分项目人员及设备厂家的售后人员无法前往菲律宾开展工作。截至目前,入境限制令仍未解除,直接影响了供货厂家进行入场调试工作。

截至2020年10月14日,菲律宾累计确诊病例346,536例,项目所在地北伊罗戈斯省累计确诊191例,疫情尚未明显向好。也就是说,公司的光伏项目完工时间存在不确定性。

对此,公司方面表示,若菲律宾疫情能够缓解,解除对中国公民的入境限制及光伏工程所在地的工程施工管控后,公司预计可在3个月内完成光伏项目的并网发电工作。

风电项目从“联姻”走向“法庭”

而公司的风电项目更是早已停工。据悉,公司于2017年3月收到业主的开工通知,举行开工仪式之后,施工单位开始进场前期的准备工作。2017年三季度风电项目的施工单位正式进场,开展树木的清点、砍树以及进场道路土方开挖及转运工作,并于2017年四季度完成,工程施工的完工进度为27%。

本来工程一项顺利,结果到了2017年底,施工单位在现场施工过程中发现原址存在喀斯特地貌,导致风电项目无法进一步开展。截至目前,风电项目已经停工两年零九个月。

风电项目的停工导致公司采购的风机只能闲置于仓库之中。公告显示,2017年初公司对风电项目所需的53台风机进行了采购,其中首批拟发运的16台风机于2017年底在大丰港港口集港,后续拟发运的24台风机存放于供应商在天津、承德等地的工厂仓库,剩余13台因工程停工未予以排产。

公司已于2020年9月30日向ELPI发出了《律师公函》,对其告知:根据双方前期签订的《补充协议三》的相关约定,公司对EPC合同中有关风电项目终止履约;公司要求ELPI于2020年10月20日前安排人员与公司商谈款项结算等事宜;如ELPI未能及时作出积极回应与处理,公司不排除将采取进一步的法律措施。

可以说,除了有特斯拉概念的镍矿业务还有寄望外,青岛中程光伏项目和风电项目的经营短期内皆出现状况。

也许受上述公告内容影响,青岛中程10月15日的股价大幅下跌,当日股价跌幅高达15.43%。截至10月16日股价微涨1.32%,最后报收15.38元/股。

据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10月15日公司股价大跌之日,有6家营业部出现超千万元的大额卖单。其中,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江苏路证券营业部卖出额高达2111.38万元;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拉萨团结路第一证券营业部卖出金额高达1495.41万元;另有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华富路证券营业部、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深南东路罗湖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等4家营业部卖出金额超千万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已经有短期获利盘卖出,导致公司股价开始回落。其中,不乏有投资者果断卖出获利,但也可能会有投资者在观望公司后期股价走势。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