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实生物招黑,枪口打偏,本质是PD-1竞争格局恶化

来源:公子豹资本圈2020-11-16 08:19阅读:627

这篇不是洗地文,只是有感而发,帮大家理清一下投资思路。

前几天,一篇关于君实生物的文章刷屏。一直专业性很强的生物医药,就这样火出圈,并被人人喊打,挺新奇的。

我仔细拜读了一下文章,前两遍根本没看懂。作者把太多不想干的事情杂糅在一起,思路和故事也非常跳跃,东拉西扯,让人感觉君实生物已经将坏事做绝了。这是典型的南方系媒体人风格,炫技。

比如疫情中大出风头的王延轶、双黄连,跟君实没有半点关系,也扯一起了。比如饶毅抨击971不灵,这和君实研发没关系,放在一起好像是饶毅在抨击君实一样。

01

医药投资门槛高

文章发出后,不少专业的医药自媒体都纷纷发文反驳,有的可能是受公司之托,有的则是单纯看不下去,因为犯了太多常识性的错误。

医药生物是非常专业的领域,尤其是生物医药,科技含量很高,研发一个first-in-class的创新药,至少要10-15年,比芯片还难,失败率相当高,成功后爆发力也很强。

很多基金经理直言,看不懂医药,顶多配置一些像恒瑞、迈瑞、药明康德这样的龙头。

因此我们看到,公募在医药股的配置上,重合度相当高,简单说就是高度抱团。当然,这也跟中国几乎没有真正的创新药,重庆啤酒等瞎忽悠伤了人心有关。

02

几个疑点

今天,豹哥仅稍微点出文章的几个误区,让大家了解医药投资该怎么看。然后再说说当前哪些医药细分行业的价值更好。平心而论,君实生物当前并不适合入手。

1、文章说“所有不良反应发生率为 97.7%。” 一级不良和三四级不良那能一样么,差别大了去了,这个只是统称。而且,这药是治疗癌症的,副作用大一点,患者也能够接受。

当然,安全性是越高越好,所以现在越来越多是多药联用,尤其是PD-1进行联合用药,与增强效果、减轻毒性。比如最近有家医药公司增发,方向之一就是联合用药

2、文章说君实的实控人“没有任何医药背景的熊俊父子”,我也没看懂这个槽点在哪里。爱尔眼科的陈邦、通策医疗的吕建明,都是搞房地产出身;绿城的宋卫平是历史系毕业;任正非不懂研发、马云也不懂编程。跨界的老板多了去了。

实际上,老板最大的职责,就是找钱。只要有钱,只要有能力持续烧钱,就是牛逼。有了钱,还怕招不来专家么?

3、文章说“君实这家亏损企业竟然登陆了科创板”,说得公司是来恶意圈钱的一样。但要搞清楚,君实在2018年就登陆了港股,这么说港交所岂不也是傻子?而且,科创板明白表示,支持亏损的科技型企业上市,这也没毛病啊。

创新药研发本来就耗时很长,持续亏损是行业共性,一旦新药上市,放量也是非常快的,君实的三季报虽然亏损11亿,但营收已有10亿了,后续盈利的问题并不大。当然,公司的业绩也有隐忧,咱们放在后面说。

4、文章说“礼来既投了君实的PD-1,又投了新冠抗体,但又将这些雪藏”,给人的感觉是背后有勾兑。但我感觉,这更像是礼来对君实研发能力的认可,毕竟人家是跨国大药企;比如军研所跟康希诺合作研发疫苗,也是对康希诺的认可。

单看数据,君实和礼来合作的两个抗体鸡尾酒,降低病毒载量效果是比单用一个礼来555单抗的效果显著要好的。而且礼来的555也不是自研,而是从以色列一家药厂买的。

5、在核心研发人员流失方面,这是事实,没啥好洗的。但这也是行业常见现象,或会影响业绩和估值,但不能说公司是坏人。

其实,贝达药业也一直没有解决好核心人事问题。不过要看到,君实的股权激励几乎覆盖了90%的企业人员,也说明企业在行动上弥补过失导致的人才流失。

03

医保谈判在即

目前来看,君实在国内的生物医药中,算是第二梯队。第一梯队是信达、百济神州。基本面肯定没有文章说的那么不堪。君实有没有问题?当然有。但不是药上面的问题。

这篇文章最令人不解的地方,是没有一个新闻由头,也就是说,不知道什么原因激起了作者写作的兴趣。当然,你也可以说,自媒体想啥时候写就啥时候写,管你屁事。这也没错。

但大家要注意到,君实的拳头产品是PD-1。新冠中和抗体还在临床,上市遥遥无期。

值得玩味的是,近期正值新一轮医保谈判目录关键时期,随着专家评审阶段结束,备受瞩目的谈判竞价即将启幕。而君实生物的PD-1特瑞普利单抗,是今年PD-1品类入围的热门。

抗癌药物PD-1,去年的医保谈判,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两家外企和君实生物、信达生物两家国内企业同台竞争,规则就一条:比谁价格低。

两家外企的PD-1价格高高在上,年治疗费用超过30万。君实和信达都有“赠药”促销计划,算上赠送的药品后,君实的实际年费用是93600元,而信达赠药后年费用是96000元

结果,信达在医保谈判中报出的年费用是10.23万元,入选中标。君实则没有中标。

所以,去年信达营收大增,君实则悔青了肠子。后面君实总经理李宁说,公司第一次参加医保谈判,没有经验,导致了失误。今年则是势在必得。

有一说一,君实在企业商业策略上是失误。公司走的是差异化竞争,通过小适应症获得快速审批上市,然后再扩展到大适应症,这才是产品的最大价值优势。而失标医保,是完全忽略了PD-1已是一片红海,不容许公司还斤斤计较成本。

04

PD-1一片红海

转眼到了今年,竞争环境更差了。

除了去年4家,行业里又添了4个对手:罗氏、阿斯利康、百济神州、恒瑞医药。尤其是恒瑞,拥有最牛的商务能力(BD)。

在当下的医药市场环境里,能否拿到医保目录的“入场券”,可以决定一个产品甚至一家药企的生死存亡。11月11日,国家医保局公告医保目录调整专家评审阶段工作结束,即将组织开展竞价谈判工作。

那么,少一个竞争者,总是好的。

PD-1已经是一片红海,后面还有N家公司在研发临床,说句不客气的话,吃X都赶不上热的了。凡是有PD-1项目的公司,已经不用计入估值了。

PD-1是个热门靶点,大家都往里面涌,导致恶性竞争。

医保谈判(集采)、行业过度竞争,是医药股的两大杀手。

所以,PD-1从投资角度来说,已经没有太大价值了。

医药投资,已经要选择真正的原创药,也就是first-in-class,能够建立起专利壁垒,独享十来年的市场。

像上面这些搞PD-1,只是fast-fellow,本质上是没有壁垒的,最后只能拼价格战。

PD-1现在还是医保谈判,过几年估计会集采。国家医保局7月17日发布消息称,就生物制品(含胰岛素)和中成药的集中采购工作,召开了座谈会。

PD-1同样是生物制品,拥有抗癌的广谱性,对很多癌种都有效,无疑是值得医保局下手的重磅。加上厂商已经很多,未来进行集采,是可以想见的。

因此,君实生物的核心争议,应该是:1)PD-1能否进医保;2)估值问题。

由于公司产品单一,如果不能进医保,业绩无法放量,后续研发管线兑现也距离还远,那么当前600多亿的市值是难以支撑的。

这或许才是,市场专业人士并不认可兽爷的文章,但依然在出货的原因。本质上,是PD-1的竞争格局急剧恶化。

05

首选政策免疫赛道

其实放长远来看,未来的医药投资应该是两个方向,一个是政策免疫赛道,不受集采、医保控费影响的,主攻消费升级、CXO服务这块。

比如我近期在小密圈提到的朗姿股份,做的是医美连锁,妥妥的自费+消费升级,拥有完全的自主定价权,所以才会受到资金热潮,连续涨停。

二是受集采影响的领域,比如化药、仿药、生物类似药,都逃不开集采的命运。从冠脉支架集采动作来看,不会管药品之间细微的差距,只看你是治疗某一种病的,就放到同一个池子里竞标。

那么,所谓的me-too, me-worse, me-better可能命运都差不多了,当然这对医保和患者都是大好事。

但对于药企来说,唯一的路径就是做原创药,first-in-class,必须是人无我有。然后通过专利壁垒和先发优势建立护城河,并加速研发新药的新适应症,从而做到持续领先。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