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液第一股就要来了!但和员工闹得很僵,官司几百个

来源:财通社2020-11-27 08:01阅读:1396

衣液第一股马上就要来了。

近日,据港交所文件披露,国内洗衣液巨头蓝月亮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蓝月亮”)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并拟于12月上旬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就在蓝月亮上市进程有序推进之时,其仍深陷与员工的诉讼纷争之中。神奇的是,蓝月亮完全不避讳打官司,不仅和自己的员工打官司,和政府部门也打过官司。

蓝月亮被员工起诉数百次

就在蓝月亮通过港交所聆讯当日,也就是11月18日,蓝月亮还有两起员工纠纷案开庭审理。随后11月23日,又一起劳动争议案开庭审理。

在这两起案件中,蓝月亮均为原告,目前暂不知蓝月亮起诉这两位员工是何缘由,结果也不得而知。不过,财通社在裁判文书网上找到了蓝月亮与邵某的另一起劳动纠纷案,该案于2020年10月12日审理完毕。不同的是,彼时原告是邵某,被告是蓝月亮。

该判决书显示,2018年4月21日,邵某入职蓝月亮处工作。2018年7月20日7时45分许,邵某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而受伤,后认定工伤九级,停工留薪期六个月(自2018年7月20日至2019年1月19日止)。

停工留薪期满后,邵某因疾病住院接受治疗,在2019年2月至7月期间多次提出病假申请,未能全勤。2019年8月21日,蓝月亮以邵某不请假且无故连续旷工10天为由,解除了双方的劳动关系。

邵某认为,病假申请均被蓝月亮审核通过,其受伤前的月平均工资为3359元,蓝月亮未足额发放病假工资,因此请求法院判令蓝月亮支付2019年2月至7月期间未足额发放的工资共计13519元。

蓝月亮辩称,邵某的工资发放标准从2018年10月1日开始实行零底薪全额提成制,奖金低于1750元的按1750元的标准发放工资,邵某2019年2月至7月期间全休病假,被告已按照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1750的80%全部发放,发放的工资符合法律规定,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最终,这起劳动纠纷案以蓝月亮的胜诉告终。有趣的是,蓝月亮赢得这场官司之后,反手又把员工邵某给告了,案件性质也从劳动纠纷变成了工伤保险待遇纠纷案。

蓝月亮与邵某的纠纷,只是其与员工纠纷的冰山一角。

天眼查数据显示,蓝月亮所涉司法诉讼中,劳工关系纠纷颇多,包括了劳动争议、劳动合同纠纷、福利待遇纠纷、追索劳动报酬纠纷、社会保险纠纷、失业保险纠纷等。

今年以来,蓝月亮都有共计有35条开庭公告,其中15条为被告,除了一起买卖合同纠纷,其余均是劳动纠纷案;另有13条作为原告,9条是劳工关系纠纷案。

大量的员工选择与蓝月亮对簿公堂,涉案金额也巨大。其中劳动争议案涉案总金额就高达619.32万元,劳动合同纠纷案涉案总金额166.2万元。

在打官司这一点上,蓝月亮可以说是毫不避讳,除了与员工相互起诉,甚至政府部门都是他们打官司的对象。蓝月亮起诉过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相关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当然结果是以蓝月亮败诉告终。

利润破10亿港元

却被曝克扣员工工资、变相裁员

财务数据显示,蓝月亮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56.32亿港元、67.68亿元港元、70.49亿港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1.9%。

2017年、2018年、2019年经营利润分别为1.57亿港元、7.49亿港元、15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溢利分别为8616万港元、5.54亿港元、10.79亿港元

即便是2019年净利润破了10亿港元,蓝月亮在今年还传出了克扣员工工资,变相裁员的消息。

据时间财经2020年3月的报道,多名蓝月亮员工表示,公司出现克扣工资、逼迫员工离职的情况。

蓝月亮人力资源部一名员工称,她被公司蓄意裁员。“蓝月亮用长期出差外地的手段逼迫,我不愿意出差就被辞退。公司还要求非销售人员强制卖货,设定超高销售指标,如果完不成,就以不能胜任工作为由要挟员工离职。”

此外,蓝月亮还疑似要求非销售人员强制卖货,卖不掉由员工承担,否则以“离职”相威胁。蓝月亮前员工称,“以前有很多岗位,包括业务主任,业务经理录用前都要去门店试岗,试岗就是去门店卖货,如果没录用就是免费的劳动力。”

对此,蓝月亮方面的解释是,鼓励每个员工都熟悉公司产品与服务,了解销售业务;我们也倡导全员营销,从而更好地为公司做贡献,同步提升员工个人的收入。公司层面并不存在强制员工销售等情况。

但在另一篇中国网财经的报道中,也印证了蓝月亮疑似要求员工强制卖货的说法:

“蓝月亮要求培训人员一天必须卖出10张价值300元的‘月亮券’”。“一天完不成10张‘月亮券’的推广就不要在蓝月亮干!”另一位蓝月亮前员工透露。

这名员工还称,“公司通过设置超高考核指标,让员工转做销售,再以销量业绩不符合公司要求,逼迫其离职。如果完不成规定的销量考核,之前的‘月亮券’也就白卖了。”

强制卖货背后,蓝月亮还对员工薪酬做了改变,实行“零底薪全额提成制”。

《商学院》曾报道,蓝月亮前某区域培训中心讲师武平(化名)表示,年前他从蓝月亮离职,现在他的同事也走了很多。“主要原因是开始扣底薪了。”

据武平介绍,有些阿姨、大姐进公司时,说有底薪和8个点的提成,卖一盒至尊能提20多块,后来底薪取消了,也没有社保。他们还需要听超市的安排搬货、理货,甚至都不是蓝月亮的货。(之前是有干活津贴,2019年11月在不通知促销员的情况下直接扣了。)所以,他们都没有时间卖货,但是公司没有给任何津贴,一个月也只能拿到一两千块钱,甚至更少。

招股书显示,蓝月亮员工正逐年减少,2017-2019年,蓝月亮的员工分别有14362名、12820名、11196名。其中,公司2019年的销售人员有7305名,比2018年少了1366人。

“洗衣液一哥”遭遇单品困兽

净利润率长期较低

细分来看,公司收入的80%以上来自衣物清洁护理产品。截至2017-2019年度,衣物清洁护理产品产生的收益分别是87.4%、87.4%、87.6%,主要包括具不同特效的衣物洗涤剂以及衣物助剂,如衣物柔顺剂及衣领清洁剂等。

而其他品类如个人清洁护理产品、家居清洁护理产品的毛利率虽然与主营产品的毛利率旗鼓相当,但是对公司收益的贡献却及其有限,整个报告期内各项收入占比均不超过7%。

报告期内,蓝月亮综合毛利率持续增长分别为53.2%、57.4%、64.2%,高于同行公司水平。但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公司近三年的净利润率却很低。2017、2018年公司净利润率均不超过10%,截至2019年末,净利润率也才15.3%。

造成净利润率低的原因之一,也与公司当前依赖单一品类有关。

深陷产品单一困局的蓝月亮早在2015年就推出了浓缩洗衣液“至尊”和衣物消毒液“卫诺”,但至今两个品牌均未打响。

其中,“至尊品牌浓缩洗衣液”是蓝月亮的主打。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9年,浓缩洗衣液在中国的渗透率仅为8.2%,相比于美国及日本100%的渗透率,中国浓缩洗衣液市场覆盖率还较低,不过预期增速将快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市场的增长。

对此,蓝月亮着重投入大量资源加码“至尊”品牌浓缩洗衣液产品的推广、销售,将未来新的利润增长点聚焦在“至尊”系列品牌。但是由于疫情的发生,至尊品牌在2020年已有120万元的产品被退回。

插上资本翅膀的蓝月亮接下来将飞向何处,备受市场关注。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