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震裕科技或与员工控股公司存经营混淆 客户寥寥数人创收千万元

来源:金证研2020-11-30 07:55阅读:1285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太簇/作者 映蔚 洪力/风控

在资本市场中,上市公司相关业务的营收、毛利率等指标出现异常表现,可能影响其持续盈利能力以及相关业务真实性,而此类公司在冲击上市过程中,“折戟”的概率往往大增。回顾历史,2017年4月,宁波震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震裕科技”)曾冲击创业板“碰壁”,而正是上述指标的反常表现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警惕,最终成为震裕科技上市被否的主要因素之一。

此次再次冲击上市,震裕科技是否再“摔跟头”?反观其背后,2019年,震裕科技的营收净利润增速均大幅放缓。同时,震裕科技还遭遇主营业务毛利率逐年下降、三家子公司亏损的“难题”。另一方面,震裕科技多家客户社保人数“寥寥无几”,其中或包含“零人”公司,且前述客户累计为其贡献收入上千万元,交易数据真实性或遭“拷问”。此外,震裕科技还涉嫌与员工控制公司共用经营场所,其独立性或存缺失。

1

营收净利润增速“急刹车”,子公司均亏损或成“拖油瓶”

面对下游家电、汽车(含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池、工业工控行业等新兴科技行业的升级换代,震裕科技声称,若未来无法对新的市场需求、技术趋势作出及时反应,将对其经营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而2019年,震裕科技业绩增速“急刹车”,其营收净利润增速均大幅放缓。

据2019年11月27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9年招股书”)及2020年9月20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6-2019年,震裕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4亿元、3.05亿元、5.97亿元、7.5亿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6.11%、95.7%、25.51%。到了2020年上半年,震裕科技的营业收入为3.77亿元。

2016-2019年,震裕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2,238.95万元、1,895.23万元、5,516.68万元、7,745.85万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5.35%、191.08%、40.41%。到了2020年上半年,震裕科技的净利润为3,312.74万元。

同时,震裕科技的“造血”能力下滑并在2020年上半年处于“失血”状态。

据2019年招股书及招股书,2016-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震裕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807.02万元、-1,348.23万元、3,185.51万元、49.77万元、-4,384.02万元。

此外,震裕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呈下降的趋势。

据2019年招股书及招股书,2016-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震裕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8.92%、31.97%、31.49%、29.22%和27.42%。

而2020年上半年,震裕科技三家子公司净利润均为负或成“拖油瓶”。

据招股书,震裕科技共有3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苏州范斯特机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范斯特”)、宁德震裕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震裕”)、常州范斯特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范斯特”)。

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苏州范斯特的净利润分别为405.36万元、-23.52万元;同期,宁德震裕的净利润分别为-347.28万元、-224.63万元;常州范斯特的净利润分别为-181.9万元、-180.67万元。

2019年,震裕科技营收净利增速放缓、主营毛利率逐年走低,且截至2020年上半年,其3家子公司亏损,震裕科技的持续盈利能力如何?或该“打上问号”。而值得关注的是,震裕科技客户亦存疑团待解

2

多家客户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累计交易上千万元真实性存疑

自2015年开始制造并销售动力锂电池精密结构件产品以来,震裕科技采取大客户战略的背后,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其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均超五成,或“难掩”客户集中度高企的情形。

与此同时,随着精密结构件业务的逐步放量,震裕科技生产过程中产生形状各异的边角料,导致报告期各期新增废料客户较多。而其中有3家废料的新增客户和1家模具的新增客户,社保缴纳人数均“寥寥无几”,累计贡献营收1,722.3万元,交易真实性存疑。

据招股书,2019年,上海久环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环金属”)是震裕科技废料的新增客户,震裕科技对其的销售金额为528.94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久环金属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8人、11人、3人、2人。

而李中生是久环金属的控股股东,其持有久环金属60%的股权。据公开信息,李中生仅持有久环金属一家公司的股权,或不存在通过控制其他公司缴纳社保的情形。

此外,震裕科另一新增客户,成立次年双方即合作。

据招股书,2019年,苏州浒硕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浒硕新材”)是震裕科技废料的新增客户,震裕科技对其的销售金额为650.3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浒硕新材成立于2018年10月18日,2018-2019年,浒硕新材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3人。

据公开信息,浒硕新材的控股股东是邓思健,其持有浒硕新材60%的股权。据公开信息,邓思健仅持有浒硕新材一家公司的股权,或不存在通过控制其他公司缴纳社保的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新增客户无锡绿源物资废品回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源物资”)员工寥寥无几,且或与二十家公司共用邮箱。

据招股书,2018年,绿源物资是震裕科技废料的新增客户,震裕科技对其的销售金额为211.58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绿源物资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2人、2人、2人、4人。其中,2016年,绿源物资的从业人数为9人。

且绿源物资的控股股东是胡才章,其持有绿源物资90%的股权。据公开信息,胡才章仅持有绿源物资一家公司股权,或不存在通过控制其他公司缴纳社保的情形。

而2018-2019年,绿源物资的企业邮箱是547275785@qq.com;2016-2017年,绿源物资的企业邮箱是521162331@qq.com。

据公开信息,截至2020年11月27日,共有9家公司曾使用547275785@qq.com,共有21家公司曾使用521162331@qq.com。

不仅如此,客户北京中海瀛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瀛台”)2018年员工或仅1人,却为震裕科技贡献逾330万元收入。

据招股书,2018年,中海瀛台是震裕科技模具的新增客户,震裕科技对其的销售金额为331.3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中海瀛台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1人、5人。

而中海瀛台的控股股东是董桂萍,其持有中海瀛台80%的股权。据公开信息,董桂萍还控制的公司有北京润祥盈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祥盈”),董桂萍持有润祥盈100%的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润祥盈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即中海瀛台或不存在通过润祥盈缴纳社保的情形。

同样存在问题的客户还有常州鹏恒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恒铝业”),该客户或为“零人”公司,一年为震裕科技贡献逾830万元的收入。

据招股书,2019年,鹏恒铝业是震裕科技废料的新增客户,震裕科技对其的销售金额为832.72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鹏恒铝业成立于2017年4月18日,2017-2019年,鹏恒铝业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而鹏恒铝业是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其股东是王鹏慧。据公开信息,王鹏慧仅持有鹏恒铝业一家公司股权,或不存在通过控制的其他公司缴纳社保的情形。

也就是说,新增客户鹏恒铝业为“零人”公司,成立次年却为震裕科技贡献营收逾830万元。此外,震裕科技与新增客户久环金属、浒硕新材、绿源物资、中海瀛台的交易额累计逾1,700万元,且上述4家客户的社保缴纳人数均“寥寥无几”,其中绿源物资曾与20家公司共用邮箱。震裕科技与上述客户交易,其交易数据的真实性几何?不得而知。

3

供应商威能电气曾“扮演”客户,外协厂商或系“零人”公司

除了客户,震裕科技的供应商亦存“蹊跷”。

报告期内,震裕科技存在1家供应商,其人数在2017年或为“0人”,却同时“扮演”客户的角色,震裕科技对该公司的销售额逾400万元,令人不解。

据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嘉兴威能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能电气”)是震裕科技的第五大供应商,震裕科技对其的采购金额为749.59万元,占当期采购金额的比例为3.9%。

而2017年,威能电气是震裕科技模具及电机铁芯的新增客户,震裕科技对其的销售金额为408.9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威能电气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3人、5人。

且据公开数据,威能电气的控股股东是韩辉,其持有威能电气51%的股权。韩辉名仅持有威能电气一家公司的股权,或不存在通过控制其他公司缴纳社保的情形。

无独有偶,震裕科技的外协厂商或为“零人”公司。

据招股书,2017年,宁波市奉化拓峰精密部件厂(以下简称“拓峰部件厂”)是震裕科技第七大外协加工供应商,震裕科技对其的采购金额为96.36万元,占当期外协加工费用总额的比例为5.24%。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拓峰部件厂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而拓峰部件厂是个人独资企业,其股东是胡建江。据公开信息,胡建江仅持有拓峰部件厂一家公司的股权,或不存在通过控制的其他公司缴纳社保的情形。

供应商威能电气的社保缴纳人数“屈指可数”,外协加工供应商拓峰部件厂或为“零人”公司,震裕科技与上述两家供应商的采购交易额累计超800万元,采购交易真实性存疑。而震裕科技或与员工控股公司共用经营场所的问题,亦不容小觑。

4

与员工控股公司经营场所“混淆”,独立性或遭侵蚀

众所周知,上市公司应具有完整的业务体系和直接面向市场独立经营的能力。而震裕科技第三方公司共用经营场所,其独立性或遭“侵蚀”。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0年9月20日,震裕科技在西店镇香石村下田畈6号拥有2处自有房屋建筑物,证书编号分别为宁房权证宁海字第X0086604 号、宁房权证宁海字第X0086605号,该两处自有房屋建筑面积共计8,969.36平方米。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宁海震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震福餐饮”)的住所也同为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西店镇香石村下田畈6号。

且《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发现,震裕科技在招股书中并未提及震福餐饮的相关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地图显示,上述地址或为震裕科技厂区所在地。

 

在地图软件上搜索“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西店镇香石村下田畈6号”,可以该地址对应的是震裕科技的工厂厂区地址,并非商业楼。

这意味着,震裕科技自有房屋与震福餐饮的地址一致,二者是否共用经营场所?

且令人困惑的是,震福餐饮的实控人洪常明与震裕科技员工洪常明“重名”。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震福餐饮是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其法人、经理、执行董事均为“洪常明”。且洪常明持股100%,或系震福餐饮的实控人。

据招股书,宁波聚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聚信投资”)是震裕科技的高管及核心骨干员工的持股平台,聚信投资持有震裕科技7.13%的股权。

而聚信投资的合伙人中,有一名合伙人名字同为“洪常明”,其持有聚信投资1.0373%的股权。

也即是说,洪常明或系震裕科技员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合伙人“洪常明”还担任宁波一胜百电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胜百”)的监事。而一胜百是震裕科技实际控制人之一洪瑞娣控制的公司,洪瑞娣持有一胜百40%的股权,系一胜百的控股股东、实际控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震福餐饮的实控人洪常明,与震裕科技员工洪常明“重名”,二者或为同一人。由此可见,震福餐饮或系震裕科技员工洪常明控制的公司。

而另一方面,震裕科技与震福餐饮共用经营场所,震裕科技的独立性几何?此外,震裕科技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其存在将自有房产租赁给第三方的相关情况,其是否存在“出借”经营场所给员工发展“副业”的情形?不得而知。

冰炭不言,冷热自明。此番上市,震裕科技对市场释放的诚意几何,未来是否能给予投资者信心?仍有待市场的验证。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