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蓝天燃气:合作方“利益链”交织 零人供应商成立次年交易上千万元

来源:金证研2020-12-22 07:28阅读:1102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无涯/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回顾历史,河南蓝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天燃气”)的上市之路迂回曲折。早在2011年,蓝天燃气因独立性严重缺失问题而“折戟”。时隔三年,2014年,二次冲击资本市场的蓝天燃气在当年3月申请“撤材料”,其上市计划再度“搁浅”。此次“卷土重来”,“漫漫”九年上市之路,蓝天燃气能否实现华丽转身?

观其背后,蓝天燃气供应商背景错综复杂,其中一家供应商的少数股东,与蓝天燃气的竞争对手兼客户,存在2名共同董监高,且与蓝天燃气第一大客户2名董监高“重名”。此外,蓝天燃气另一前五供应商董事及监事的“朋友圈”,与蓝天燃气参股公司、客户背后的“朋友圈”重叠。另一方面,蓝天燃气采购金额与供应商披露的数据“对垒”,其还现“零人”供应商,成立次年便成为蓝天燃气第五大供应商,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1

撑起河南安彩上亿元采购额,大客户与供应商股东“共享”董事和监事

作为蓝天燃气的前五供应商,其背后与蓝天燃气大客户之间的“关系网”,或剪不断理还乱。

需要指出的是,蓝天燃气还存在前五供应商的少数股东,与其竞争对手、客户、前五供应商郑州华润燃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华润”)、第一大客户“共享”董监高的情形。

据招股书及新三板2018-2019年报,2016-2019年,河南安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安彩”)分别系蓝天燃气的第三大、第二大、第二大、第四大供应商,蓝天燃气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432.35万元、6,650.8万元、9,955.16万元、11,082.2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公开信息,安阳华润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阳华润”)系河南安彩的股东之一,对河南安彩持股5.19%。

据招股书,郑州华润燃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华润”)系蓝天燃气在河南地区城市燃气业务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报告期内,郑州华润既是蓝天燃气的前五供应商,又是蓝天燃气的代输天然气客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蓝天燃气供应商河南安彩的少数股东安阳华润,与郑州华润拥有同一法人代表“陈国勇”。此外,安阳华润的董事长陈国勇,还在郑州华润担任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安阳华润的董事、总经理张庆文,还在郑州华润担任董事的职务。因此,安阳华润与郑州华润,互为关联方。

此外,安阳华润与蓝天燃气的第一大客户,也存在2名共同董监高。

据招股书及新三板2018-2019年年报,2015-2019年,平顶山燃气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平顶山燃气”)均为蓝天燃气的第一大客户。2015-2017年,蓝天燃气对其销售收入分别为3.05亿元、1.86亿元、3.59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76%、9.41%、14.3%;2018-2019年,蓝天燃气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4.92亿元、4.64亿元,占同期度销售金额的比例分别为15.35%、12.78%。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公开信息,郑州华润对平顶山燃气持股27%,系平顶山燃气的第二大股东。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蓝天燃气供应商河南安彩的少数股东安阳华润,其董事长、法人陈国勇,还在平顶山燃气担任董事的职务;而安阳华润的监事陈永祺,同时在平顶山燃气担任监事的职务。因此,安阳华润与平顶山燃气,互为关联方。

由上述情形可见,蓝天燃气前五供应商河南安彩的少数股东安阳华润,与蓝天燃气的竞争对手、客户、前五供应商郑州华润,存在2名共同董监高;此外,安阳华润与蓝天燃气的第一大客户平顶山燃气,2名董监高也存在“重叠”,安阳华润与郑州华润、平顶山燃气是否互为关联方?其交易数据的真实性几何?不得而知。且上述“关联”,招股书却“只字未提”,涉嫌选择性披露。

2

透视参股公司、供应商、客户“关系网”,背后“利益链”交织

除了上述前五供应商,蓝天燃气另一前五供应商董事及监事的“朋友圈”,与蓝天燃气的参股公司董事长及监事的“朋友圈”重叠。

据招股书及新三板2018-2019年年报,2017-2018年,许昌新奥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许昌新奥”)分别为蓝天燃气的第五大、第三大供应商,蓝天燃气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644.96万元、8,241.83万元。2019年,许昌新奥及其关联方郑州新奥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新奥”)为蓝天燃气的第三大供应商,蓝天燃气对其采购额为12,393.53万元。

据招股书,驻马店市天然气储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驻马店气储”)成立于2018年10月31日,系蓝天燃气的参股子公司;截至2018年12月20日,河南省天然气储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气储”)、蓝天燃气对驻马店气储分别持股45%、30%。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蓝天燃气的供应商许昌新奥存在一名董事“张广民”,许昌新奥及郑州新奥均存在一名监事“赵海池”。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张广民还在洛阳市天然气储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气储”)担任董事的职务;赵海池还在洛阳气储担任监事的职务。另外,洛阳气储存在一名董事长“尚谨”,存在一名监事“姬保青”。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尚谨还在蓝天燃气的参股公司驻马店气储担任董事长的职务,而姬保青还在驻马店气储担任监事的职务。

不仅如此,许昌新奥的董事长、董事及监事,与蓝天燃气的前五客户兼供应商信阳富地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地燃气”)唯一股东的总经理及监事“朋友圈”存在重叠。

据招股书及新三板2018-2019年年报,2015-2019年,富地燃气分别为蓝天燃气的第三大、第二大、第二大、第二大、第二大客户,蓝天燃气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7亿元、1.83亿元、2.35亿元、2.9亿元、3.14亿元。

据招股书,2015-2016年,富地燃气分别为蓝天燃气的第四大、第五大供应商,蓝天燃气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962.15万元、1,044.35万元。

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许昌新奥存在一名董事长、法定代表人“韩继深”,一名董事“张宇迎”,一名监事“赵海池”。

而且,韩继深还在石家庄昆仑新奥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仑新奥”)担任法人、董事长;张宇迎还在昆仑新奥担任董事一职。另外,昆仑新奥存在一名董事“史本训”。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韩继深还在鹿泉富新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鹿泉燃气”)担任董事的职务;而鹿泉燃气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为史本训。

另外,韩继深还系石家庄市藁城区中燃翔科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翔科燃气”)担任董事的职务;而翔科燃气的副董事长为史本训。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蓝天燃气供应商许昌新奥的监事赵海池,还在金华市高亚天然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亚天然气”)担任监事的职务。另外,高亚天然气存在一名监事“郭娟”。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富地燃气是富地燃气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地投资”)的全资子公司。史本训在富地投资担任法人、总经理,而郭娟在富地投资担任监事的职务。

也就是说,2017-2019年,作为蓝天燃气的前五供应商,许昌新奥董事及监事的“朋友圈”,与蓝天燃气的参股公司驻马店气储董事长及监事的“朋友圈”,存在重合。且蓝天燃气与其客户富地燃气唯一股东董事的“朋友圈”,也存在交叠。因此蓝天燃气及其参股公司驻马店气储、供应商许昌新奥、身兼客户及供应商富地燃气之间,该如何平衡彼此关系?或未可知。

3

“零人”公司撑起超3,700万元采购额,成立次年成为前五供应商

在供应商方面,除了多位供应商的董监高频现“圈内人”外,蓝天燃气还存在一名供应商,在成立次年“一跃”成为蓝天燃气2019年第五大供应商。

据新三板2019年年报,2019年,郑州成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通科技”)系蓝天燃气的第五大供应商,蓝天燃气对其的采购金额为3,790.65万元,年度采购占比为1.26%。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成通科技成立于2018年4月11日,成立之初股东为李宗恒、李宜璘、张冬雨三人;2019年6月14日,其股东变更为张冬雨一人,负责人也由李宗恒变更为张冬雨。而目前,成通科技的执行董事、总经理、法人系张冬雨,监事系李宜璘。

也就是说,成通科技成立次年,即成为蓝天燃气的第五大供应商,成立仅一年便经历了股权转让、高管变更事宜。

与此同时,成通科技或为“零人”公司,企业联系电话、电子邮箱也与数百家公司“撞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19年,成通科技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截至2019年,其实缴资本为0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成通科技的企业联系电话为0371-55509365,企业电子邮箱为2397858216@qq.com。

而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21日,多达474家公司曾使用过电话0371-55509365,多达210家公司曾使用过邮箱2397858216@qq.com。

成立次年,成通科技“一跃”成为蓝天燃气2019年第五大供应商;且其2018-2019年,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企业联系电话、电子邮箱分别与多达474家、210家公司“撞号”。即成通科技或为“零人”公司,其与蓝天燃气之间的交易真实性或该“打上问号”。

4

采购金额与供应商“对垒”,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关于供应商的疑云远未消散。蓝天燃气对供应商的采购额,与供应商披露的销售额对比,出现“打架”的情形。

2018年,蓝天燃气对第五大供应商成都秦川物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川物联”)的采购金额,与同期秦川物联对蓝天燃气的销售额“对不上”,令人不解。

据新三板2018年年报,2018年,秦川物联系蓝天燃气的第五大供应商,蓝天燃气对其的采购金额为1,706.53万元。

据秦川物联招股书,2018年,蓝天燃气及下属公司系秦川物联第一大客户,秦川物联对其销售额为1,859.75万元。

即2018年,招股书披露的蓝天燃气对秦川物联的采购额,较之上述秦川物联对蓝天燃气的销售额,少了153.22万元。

据新三板2018年年报及秦川物流招股书,蓝天燃气、秦川物流的重要会计政策及会计估计变更、会计差错更正等因素,或并未对上述数据“打架”产生影响。

供应商身后或“荆棘丛生”,此番“抱病”上市,蓝天燃气或将迎来一场大考。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