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董事集体套现,俩副总相继离职,江龙船艇隐忧显现

来源:富凯财经2021-01-15 08:01阅读:1164

作者|欧文

1月13日晚间,江龙船艇发布了今年首份减持计划。参与减持的人员不仅有控股股东、实控人夏刚,还有股东贵州聚才盛龙。

而在两个月前,董事长晏志清及董事赵盛华、贺文军也已公布了各自的减持计划。如此算来,在短短3个月时间内,除独董外的5名董事已经有4位开启了减持之路。仅剩的1位董事龚重英则是在去年8月份刚完成202万股的减持,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

至于股东贵州聚才盛龙,资料显示其是公司管理骨干员工的持股平台。究竟是何原因引发江龙船艇一众高管骨干纷纷减持呢?毕竟在去年3月份,晏志清、贺文军还表示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提前终止了去年初的减持计划。

董事会集体套现

资料显示,江龙船艇共有5名董事、3名独立董事,其中董事长为晏志清。

去年10月9日,赵盛华、贺文军率先公布了减持计划,开启了高管新一轮减持。公告显示,赵盛华计划减持不超过405.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贺文军计划减持不超过196.1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7%。两位减持股份来源均为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的股份。

7天后,江龙船艇控股股东、实控人晏志清也公布了减持计划。同赵盛华一样,晏志清的减持数量为405.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

上述减持计划公布后,两位董事也是“快刀斩乱麻”。先是贺文军在11月2日便通过集中竞价一次减持196.13万股,减持均价为36.15元,占总股本比例为0.97%。减持后贺文军持有公司股份为588.39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2.90%。另一位董事赵盛华也在11月2日至6日减持了202.8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其减持均价分别为36.52元、36.33元。

接下来便是昨晚公告的夏刚,同样计划减持不超过405.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与其他几位减持理由不同的是,夏刚是为了优化股权结构。此外,贵州聚才盛龙计划减持不超过163.4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81%。

由此算来,江龙船艇高管及骨干自去年10月开始将累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7.78%。如果算上去年龚重英已经完成减持的201.81万股,江龙船艇近期的减持数量为公司总股本的8.78%。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初江龙船艇也有一轮密集减持计划,只不过仅有龚重英实施了减持,晏志清、贺文军还专门出具了终止减持计划告知函,两人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和公司价值的合理判断,决定提前终止减持计划。彼时,公司股价仅10元左右,如今经过几个月的狂飙,截至1月14日,江龙船艇收盘报25.1元。

核心高管相继离职

董事会成员集体计划减持之时,江龙船艇的两名核心高管也在去年下半年相继离职。

富凯财经以“辞职”为关键词查阅公司历史公告发现,江龙船艇近几年管理团队相对比较稳定,仅有2位高管辞职,均发生在近期。其中2020年12月31日发布的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龚雪华的辞职公告显示,其原定任期为2020年8月18日至2023年8月18日,而其本次任职尚不足半年。

另一位高管、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王竑与龚雪华任职期相同,其提出辞职的时间早在9月初,也就是说刚刚在新任期半个月便提出离职。虽然公告称王竑所负责的工作已实现平稳交接,其辞职不会影响公司相关工作的正常进行。但直到11月30日公司董事会才通过议案,聘任徐海州为公司财务总监。在龚雪华离职后,其董秘职责也由徐海州暂代。

上述两位辞职高管均通过贵州聚才盛龙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其中龚雪华间接持有公司股份5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27%。王竑间接持有公司股份6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31%。

业绩开始下滑

在这一系列变动前,江龙船艇的业绩并没有随其股价一路飙升,尤其是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净利均在下滑。为此深交所还专门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业绩下滑原因及是否持续。

三季报显示,江龙船艇去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28亿元,同比下滑5.6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56.52万元,同比下滑6.19%。其中第三季度盈利753.31万元,比上年同期下滑6.02%。截至本报告期末,江龙船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3.6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5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1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812.2万元。

富凯财经发现,2013年江龙船艇的净资产收益率为36. 04%,到2019年已经剧烈下跌到9. 73%,从去年前三季度的数据看,应该是继续下跌的态势。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