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华医疗IPO:2021的第一场雪,暂缓表决! 保荐人国泰君安干部被举报在搞小三

来源: 国际投行研究报告2021-01-15 08:10阅读:3409

孔雀东南飞 林华医疗暂缓表决 国君干部在搞小三

昨天的2条消息连起来看很有意思!

第一条是林华医疗暂缓表决,本来凌通社以为是会主动撤回的!这样以及劣迹斑斑,财务总监也能在IPO之前看着大把的钱不要鸟遁的公司,还好意思丢脸去证监会。

第二条是某女举报国泰君安执行董事搞小三。

而刚好林华医疗的保荐人是国泰君安。虽然从IPO说明书看,保荐人并不就是搞小三的干部,凌通社也不反对这种热情的生活,但一个干部搞不定自己的家庭,这样的团体也够丢脸的,而且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国泰君安人事管理上的问题,干部不尽力工作,忙于搞小三,怎么可能有好的IPO!

推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是证监会目前的主要工作,但正如凌通社不断指出的,现在IPO的质量问题真的令人有点不放心。有时候,凌通社都不忍心去看IPO说明书了,因为蒙眼选出的说明书看一篇都是遍体鳞伤。

当然,注册制的背景之下,信息披露是第一位的,只要信息披露没有问题,那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买卖。问题是,现在很多券商(林华医疗的保荐商是国泰君安,看看今天爆出国泰君安的执行董事小三事件,就想一下他们怎么可能全力工作)还是公司,都把上市融资退出作为终极目标,根本没有做好公司高质量发展的思想准备,更没有动作了,这样的券商和公司,让凌通社真的很担心。

今年首个被暂缓表决的诞生了!

国泰君安是保荐人

image.png

孔雀东南飞 国泰君安干部在搞小三

image.pngimage.png

经销商大肆行贿,理财远超募资2倍!林华医疗IPO周四上会

据林华医疗招股书显示,截至其招股书签署日,共有五名高级管理人员,其中总经理1名,副总经理3名,财务总监1名,董秘一名(由副总经理兼任),然而在2018年之后,已有四名高管离职。

2018你那8月24日,副总经理张杰以个人原因辞职,2019年3月28日,杨玉存、吴文燕也同时以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一职。

尤其是2019年6月26日,即林华医疗即将申报IPO的前夕,其财务总监韩厚权也蹊跷申请离职。

从财务数据来看,将于周四上会的林华医疗实际上并不缺钱。2017年至2019年,公司光购买理财产品就花了14.22亿元,其中仅2019年,林华医疗的理财产品就买了7.31亿元,甚至超过了拟募资额6亿元。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林华医疗走的是轻科研重销售的路线。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为2.4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30.53%,是研发费用的10倍还要多。此外,林华医疗还多次卷入商业贿赂案。

2019年理财产品买了7.31亿林华医疗不缺钱

林华医疗成立于1996年,2015年变更为股份制公司,从事临床血管给药工具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Ⅲ类医疗耗材静脉留置针系列、输液港,以及医用敷料、注射器等其他产品。

林华医疗于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2019年12月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拟发行股数不超过4004万股,拟募集金额为6.01亿元。

不过,从林华医疗的财务数据上看,其并不差钱。

2017年至2019年,林华医疗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03亿元、6.88亿元、7.9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68亿元、1.73亿元、2.07亿元。

报告期内林华医疗具有良好的现金流,无短期借款亦无长期借款,截至2019年12月31日,货币资金合计4.6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中无因抵押、质押或冻结等对使用有限制,无存放在境外且资金汇回受到限制的款项。

另外,公司分别于2017年、2018年及2019年购买理财产品2.41亿元、4.5亿元和 7.31亿元,合计14.22亿元。其中,仅仅是2019年购买的理财产品金额,就已经超过了此次拟募资总额6亿元。

留置针产能利用率不断下滑却还要募资扩产

不仅是现金流充裕却要募资,林华医疗募资的用途也很令人迷惑。

招股书披露,林华医疗募集资金约6.01亿元 ,将用于留置针自动化生产技改项目、医护产品研发技改项目、信息化平台建设项目、营销服务网络建设项目。其中留置针自动化生产技改项目投资总额占据了募资总额的一半以上。

目前,林华医疗的主营业务就是三类医疗耗材静脉留置针,并且对该类产品依赖非常严重。2017至2019年,林华医疗留置针类产品营收分别为5.2亿元、5.8亿元和6.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5.85%、84.48%和 85.48%。

公司也进行了风险提示,营业收入对留置针类产品的依赖较大,如果留置针类产品的销售出现问题,将给公司经营带来较大风险。

但问题是,目前留置针的产能利用率就没有饱和,甚至还有逐年下滑的趋势。

2017年至2019年,留置针的产能、产量、销量虽在持续增加,但产能利用率却持续下滑,分别为95.12%、91.18%、80.09%,三年下跌了15个百分点左右。

从留置针的产能、产量的增速来看,2019年,留置针的销量增速明显要低于产量增速,且远低于产能增速。2019年,林华医疗留置针的销量为5719.6万支,增速16.11%,而当年产量和产能的增速则分别为25.87%和35.2%。

此次IPO募集资金的留置针自动化生产技改项目建成达产后,林华医疗将新增留置针产能9000万支,与现有产能相比,翻了一倍有余。

在产能利用率不断下滑,销量增速跟不上产能及产量增速的情况下,林华将如何消化新增的产能呢?

重销售轻科研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10倍有余

林华医疗招股书披露,2018年中国住院病人留置针产品年使用量约为3亿支至4亿支,当年,林华医疗的留置针销量为4926万支,由此推算,市场占有率约为12.32%至16.42%。

值得注意的是,留置针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并且主要竞争对手都是一些海外巨头,比如美国BD公司、德国贝朗,以及国内的上海康德莱、三鑫医疗、威高集团等。

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林华医疗走的却不是研发路线,而是以销售为重。

2017至2019年,公司研发支出分别为1444.99万元、1834.65 万元和2014.25万元,仅占营收的2.39%、2.67%和2.54%,低于行业平均值。同期销售费用为1.76亿元、2.03亿元和2.4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29.25%、29.56%和30.53%。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10倍还要多。

2017年-2019年,林华医疗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9.25%、29.56%及30.53%,超出同行上市公司平均销售费用率10个百分点以上。

image.png

其销售费用中的推广服务费还在逐年上升,从2018年的746.09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1243.22万元,增长了67%。

image.png

多次卷入商业贿赂案

林华医疗在招股书中提到,其面临的经营风险之一是过度依赖经销商。

数据显示,目前林华医疗拥有一级经销商约1020家,二级经销商约741家,覆盖约3389家终端医院。2017年至2019 年,公司经销商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90.61%、89.50%和91.80%。

过度依赖经销商,使林华医疗面临双重风险:一是政策风险,当“两票制”全面展开时,其经营模式可能因为不符合政策要求造成经营风险;二是合规风险,庞大的经销商团队可能会出现不正当商业行为,从而影响公司品牌形象甚至被监管部门列入不良记录名单。

证监会在林华医疗招股书的反馈意见中要求说明“发行人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的情形”。林华医疗否认自身存在商业贿赂,但是其经销商却多次陷入商业贿赂案中。

就在林华医疗提交IPO招股说明书前夕,2019年12月26日,据中国裁判网公布的关于“道布代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道布代为原巴州人民医院装备科副主任。“2009年至2016年,道布代利用职务便利为江苏盛韧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经销商李某在办理医用耗材出入库手续及继续取得林华留置针在巴州医院授权代理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收受李某所送现金29万元。

2016年6月2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扶某某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被告人扶某某收受黄某某回扣款后,从黄某某处采购2000支林华牌留置针,并帮助黄某某在桂东县人民医院办理了入库手续。”

2020年4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新余市创晟商贸有限公司、吴维民单位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2015到2017年间,创晟商贸和实控人吴维民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新余市人民医院院长邹某行贿共计人民币230万元。判决书显示,林华医疗等十家医疗器械机构先后授权创晟商贸在新余市人民医院销售该公司的医疗器械。(以上内容转自财通社公众号)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