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钱王”京东方上市20年增发募资近千亿,如今为挽留机构抛出分红计划?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2021-01-19 08:09阅读:959

在公司股价刚创下新高的当口,京东方A又扔出了一份巨额定增计划。

1月18日,京东方A开盘大跌,一度跌近5%。消息面上,京东方A于1月15日晚间发布了一份200亿元的定增预案。这也是今年以来,A股23份定增再融资预案中,金额最大的一笔。

由于近期京东方A股价上扬趋势明显,14日刚触及股价历史高点7.49元/股,此时抛出巨额定增预案,也明显令股价承压。

事实上,京东方A自上市以来就反复增发,频频引发市场争议,若本轮200亿定增成功落实,公司累积再融资规模将冲击千亿。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给此次200亿元的巨额融资保驾护航,只进不出的“铁公鸡”还祭出了分红计划,似乎是想给机构投资者吃下一颗定心丸。

再抛200亿巨额定增

公告显示,目前京东方A总股本为347.98亿股,本次定增股票数量约为69.6亿股,拟定增募资不超200亿元。

关于定增对象,北京国资加仓40亿,占比进一步扩大。公告显示,此次发行的对象是包括京国瑞基金在内的不超过35名的特定投资者,其中京国瑞基金已经与京东方A签署了《认购协议书》,决定以人民币40亿元参与本次定增,认购价格为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80%。

关于定增目的,京东方A表示,这笔200亿元的新融资将用于收购股权和新增新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金额分配方面,除偿还福州城投集团贷款、补充流动资金各占用30亿元外,其余的140亿元都将投向产线,用于增资及扩产项目。

具体来看,公司计划投资6个项目,其中收购武汉京东方光电24.06%的股权耗费65亿元、增资重庆京东方及建设第六代AMOLED产线耗费60亿元、对云南创视界光电增资并建设12英寸硅基OLED项目耗资10亿元,其余5亿元则用于成都京东方医院增资并建设成都京东方医院项目。

分析观点认为,京东方此次定增是“多管齐下补短板”。其中,提高武汉京东方光电持股比例有望进一步增厚TV面板业务相关业绩;而增资重庆京东方 AMOLED(柔性),则是在产线高端化方向发力,该定增完成后,公司有望锁定2022-2024年的新增产能,达到OLED-AMOLED方向“补短板”的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京东方A的股价正处于一波上升行情,市场情绪高涨。1月14日,京东方A股价一度触及7.49元/股的历史高位,次日报收6.8元/股,股价与2020年4月相比翻了一番,公司市值也突破了2300亿元。

从行业角度看,分析观点普遍认为,LCD面板正进入自2016年以来最大的价格上行周期,且景气周期仍然持续,作为面板龙头的京东方有望首先受益,不断增厚利润。

从公司业绩角度看,似乎也正处于爆发期起点。三季报显示,京东方A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16.88亿元,同比增长18.63%;归母净利润24.76亿元,同比增长33.67%;扣非归母净利润8.88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89亿元,转亏为盈。另一方面,近期另一位“面板双雄”TCL科技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其2020年净利润增长了60%至70%,远超分析师预期,故京东方的股价也被连带拉动。

虽然公司在势头正旺时,突然抛出巨额定增,令股价短期承压,不过市场仍旧看多者众,从全日行情缓慢回升,收盘由跌转涨也可见一斑。

增发募资近千亿的“吸血鬼”

2020年,京东方显示屏总体出货量位列全球第一,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显示器、电视五大主流显示产品出货量和市占率也持续稳居全球第一,追加融资后,京东方有望进一步稳固和提升全球显示产业的竞争优势和话语权。

然而这位“国产之光”同时也是二级市场“吸血鬼”,京东方A自2001年上市以来,数次增发巨额募资,引发了不小的市场争议。

第一次再融资发生在2004年1月,彼时京东方A增发3.16亿股,实际募资19.99亿元。后来又陆续融了5次,分别发生在2006年、2008年、2009年、2010年、2014年,实际募资额分别为18.55亿元、22.42亿元、117.83亿元、89.4亿元、448.84亿元。也就是说,2004年至2013年的十年时间,京东方A共完成了6次增发融资,总融资额717亿元。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发生在2013年的上一次定增。京东方A一次性募资近460亿元,实际募资额高达近450亿元,创下了A股最大规模再融资记录。当前,公司最新总股本已被稀释至348亿股,总市值2366亿元。

若此次定增成功,京东方A上市以来的累计直接募资金额有望达到917亿元,约等于一个中环股份的市值。根据1月18日的行情数据,在A股4000余家上市公司中,仅有160家公司的市值超越该金额。

有媒体评价称,京东方在市场上的累积直接融资已近千亿,是除金融行业外,再融资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

也有分析观点指出,从国家战略层面考量,为了打破缺芯少屏的局面,可能确实需要“不计成本烧出一个龙头”。而从如今市场占有率来看,京东方已有小小成绩,在LCD行业迎来盈利拐点后,其“只吃不吐”的状况有望根本性改变。

分红计划护航增发,试图“挽留”机构投资者

相比高达千亿的海量的融资,京东方的现金分红却非常稀少。

根据Choice数据,京东方自2002年上市以来累积进行现金分红9次,合计涉税前分红金额52.95亿元。与公司总融资金额1100亿相比,公司历史分红不到历史融资的二十分之一。特别是在2004年到2015年,京东方从未进行过任意一次现金分红,而直到2015年后,公司分红才几乎保持年均一次。

由于早期分红偏少,导致公司在机构投资者间缺乏吸引力,再加上多轮增发解禁减持带来的众多散户投资者,京东方曾一度被冠以“散户之王“这类不甚光彩的名号。不过从2015年开始,由于采取了连续稳定的分红措施,京东方“散户化”的趋势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

Choice数据显示,京东方A的基金投资者从2015年中报期间的124家,提升到了2020年中报期间的826家;截止1月18日,京东方A的股价也突破了2015年高点,报6.84元,创下2008年6月以来的新高。

正值京东方在公布200亿再融资计划之际,疑似为了防止公司再度陷入散户化”内卷“,公司在公布定增计划之余,还配套的了一份《未来三年(2021 年-2023 年)股东分红回报规划》。

根据公告,京东方计划在未来三年加大公司分红,实施“连续,稳定的利润分配政策”,并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进行中期业绩分红,分红比例或将不低于公司每年未分配利润的10%的水平。

稳定足额的分红毫无疑问将成为挽留机构投资者的定心丸,但从在一些分析看来,前述分红计划仍很难对京东方A的分红构成有效约束,原因在于计划中分红计划回旋余地过多。

根据分红回报计划,京东方分红的第一个先决条件为“弥补累计亏损“;第二个条件为年度不存在超过净资产10%以上的大额投资,第三的条件为”董事会认定“发放股票有利于公司股东利益;第四个条件为根据董事会认定的发展阶段(成熟期或成长期,有无重大资金安排);现金分红比例分别按照三个档次分成不低于40%,60%和80%。

根据京东方公布的2020年三季报,公司截止三季度末未审计净资产余额达到1011.09亿元;即公司单年投入计划超过百亿,即可能导致现金分红计划生变;此外。三季度末的未分配利润为132.69亿元;即现金分红比例或可低至13亿,折合当前股价,股息率低至0.4%。相比之下,公司三季度末资本公积为384.24亿元,多年所累积的融资导致公司的送股空间远大于分红。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