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叕获驰援,新入局者各怀心思

来源: 野马财经2021-01-28 10:09阅读:1068

作者|资本市场部

来源|野马财经

巴菲特说:“如果你够聪明你不用融资,如果你不够聪明你就不该融资。”但即使是巴菲特,可能也判断不了贾跃亭到底聪不聪明。作为一个信誉破产的“老赖”,以及多起案件的法律执行人,贾跃亭却频频获得资本市场的援手。在贾跃亭信誉破产与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抉择上,入局者更多是在赌新能源汽车的赛道,面对这一领域蕴藏的巨大利益,各路资本都在争当“中国的特斯拉”。

贾跃亭的运气仿佛用不完。

1月27日,综合多家媒体报道,珠海国资参投贾跃亭创办的法拉第未来(FF),珠海国资委全资控股的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参与了此次投资,金额低于20亿元,珠海国资和FF的接触在2020年底就已经开始。

野马财经联系格力集团和华发集团未获有效回复,华发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发股份(600328.SH)对野马财经表示,集团投资事宜他们也不太清楚。截至1月27日收盘,华发股份报6.24元/股,上涨5.05%。

不久前,“36氪”报道吉利集团也对FF表达了明确的投资意向,金额约在3000万-4000万美元之间。FF的老股东中国恒大集团也参与了此次融资洽谈,FF最快在近两周就会提交SPAC上市材料。

恒大集团和吉利集团均表示不予置评。野马财经联系FF和珠海国资委,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从融创、恒大、第九城市到吉利、格力和华发,乍离乍聚之间,贾跃亭总能迎来新的“白衣骑士”,融到新的钱,接他“下周回国”。

各怀心思的入局者

同一辆车在不同人眼里是不一样的模样。

珠海国资在此轮融资中出手最为阔绰。

政策层面,2017年1月,《珠海市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实施方案2016-2020年》公布,对城市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中充电桩数量做出规划;2019年7月,《珠海市打赢蓝天保卫战实施方案(2019-2020年)》公布,要求全市所有新建住宅配建停车位必须100%建设充电设施或预留充电设施安装条件。

资本层面,2020年珠海国资对“新能源”板块不断加注:斥资百亿竞购光伏巨头中环股份;连续收购两家风电龙头企业——天能重工和通裕重工等。2021年其斥资34亿元收购华灿光电。

华发集团主营地产,早在2016年,华发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力合股份(现名“华金资本”000532.SZ)下属全资子公司就参投了动力电池企业深圳比克动力。

同是2016年,董明珠宣布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联手王健林、刘强东募集30亿元入股珠海银隆新能源,开启造车之旅。彼时格力电器控制权仍在格力集团手中。随后珠海银隆相继被曝出拖欠货款、产业园大面积停工的消息,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将银隆比喻为一个大窟窿。目前,董明珠仍是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

如此看来,发展新能源符合珠海国资投资偏好和城市发展方略,华发集团和格力集团也有新能源车相关投资经验。在主做大巴车的珠海银隆发展不及预期的情况下,珠海国资押注家用车领域的FF,逻辑似乎不难理解。

吉利牵手FF的理由,更多在于抢占市场。

据媒体消息,吉利将为FF提供国内代工服务。如果合作达成,FF91顺利下线量产,吉利消耗产能,自然是双赢。

清华大学清研资本华北区总监蓝云鹏对野马财经表示:“从资本市场来看,大家对造车新势力比较看好,股价都有泡沫存在。吉利等公司投资FF也有借船出海的意味,FF的车型在海外来看还算不错,但在国内吃不吃香还需评估。”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薛旭也对野马财经表示:“新能源汽车目前已经发展到群雄割据、各展神威的阶段,各种可能性都有,但大部分也都是传言。因汽车行业投资规模实在是太大了,以恒大汽车8%的股份融资260亿港元来看,估值已经很高了,从资本角度来看,投资FF可能想比较快地获得可销售的产品,从而占据战略制高点。”

薛教授也同样表达了谨慎看好的态度:“FF汽车到底是什么样,技术储备到底如何?这很难评价。是不是有这么多企业参与也值得研究。对有自己成熟品牌和稳健基础的企业来说,除非FF定价足够低,能够为这些强势品牌大幅缩短进入市场的时间,否则就品牌价值来说,FF的意义不是很大,就产品来说,信息不够不足以判断。”

去年10月,市场消息称已有FF 91多台预量产车下线,根据FF的量产计划,FF 91将在完成新一轮融资约12个月以后启动正式销售交付工作。而消息称FF和珠海的合作不仅仅局限于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春节后,各方的合作速度会进一步加快。

本轮融资完成后,贾跃亭的FF或许真能揭开庐山真面目。

造车梦不止

法拉第未来是由贾跃亭创立于2014年5月。实际上从2016年开始,贾跃亭就开始远走美国将精力放在了FF上,而资金问题也一直是FF产品没有实现量产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在贾跃亭的这场“造车梦”中,不得不提的是他与老股东恒大的关系。

2018年6月25日,FF官方微博宣布,已正式通过美国政府相关部门的审批,完成20亿美元首轮融资,公司创始人贾跃亭担任首席执行官。同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斥资67.46亿港元(约60亿元人民币)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

原本一个“造车”,一个投钱,也算配合的十分和谐。然而在贾跃亭花光了8亿美元融资款后,矛盾很快就爆发了。

2018年10月,恒大方面称FF未达协议要求,贾跃亭于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后虽FF自曝仲裁“全面获胜”,但依然难掩缺钱的窘迫。

就这样你来我往的诉讼,短暂的合作终于破灭。

在经过与恒大的短暂玛丽苏剧目后,贾跃亭就开始面对美国债权人的压力。

2019年,贾跃亭致信百余名债权人,向债权人致歉同时还首次承认了他是乐视生态失败的第一责任人,并表示:“彻底还债、恢复声誉、把FF做成实现梦想是我下一阶段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标。”

2020年7月2日,贾跃亭在微博发文称,6月26日,其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同时债权人信托也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并与FF全体合伙人一起把FF做成和回国推动中美双主战场战略。”

也就是说随着FF合伙人制的实施和其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生效,其已经不再拥有FF的股权,完成向以创业心态打工和用打工方式创业的转变。但另一方面来看,此番重大结构调整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提高融资的可能性,也就是为了钱。

而FF能否顺利IPO对于投资者、债权人和他自己来说都显得关键。

如他所说:“我们在2019年年初就已经制定的FF IPO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目前进展势头良好,我们正在筹划希望短期内快速完成IPO项目,给FF未来发展奠定坚实基础,让FF取得更大的成功。”

也就是说,破产完毕的贾跃亭,已将个人荣辱和债权人的利益全部寄托在了FF上。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12月14日,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5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贾晨涛,由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全资持股,他同时还是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的监事。虽然不是贾跃亭回国创业,但依旧能看到他的身影。

今年1月21日,贾跃亭发布微博,表示对FF的融资非常看好,如今又传出FF或将最快2周开启上市的消息。

贾跃亭曾说“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而在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受到资本热捧之时,或许会成为贾跃亭和FF翻身的最好机会。

曾败走海外的贾跃亭,一度因为债务问题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此后,贾跃亭又多次收到限制高消费令以及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如今,贾跃亭却再次活跃在资本市场,这一次能实现其“造车梦”吗?FF能否顺利上市?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