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师唱空,机构下调评级,皇氏集团回归主业遭遇狂贬

来源:富凯财经2020-07-03 11:15阅读:1962

作者|欧文

近期,素以“中国水牛奶之王”著称的皇氏集团抛出一份近10亿元的定增计划,用于其主业乳制品加工项目建设及偿还银行贷款。这被外界理解为公司频繁跨界导致业绩下滑后,董事长黄嘉棣带领公司回归主业的信号。

然而皇氏集团的这一动作并不被业内看好。先是有分析师直言,皇氏集团除在西南有一些市场外没有任何机会,尤其是水牛奶发展基本是停滞不前。在7月1日,更有评级机构将其主体信用评级进行下调,并对其全年乳制品经营表示担忧。

主业发展失良机

皇氏集团成立已有20余年,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证券简称皇氏乳业。不过在2014年,公司将简称变更为皇氏集团,并开始了跨界之旅。

马云对企业家跨界曾建议,先把自己的行业做精。不然别的产业没搞起来,自己的主业也变得凉了。

对于皇氏集团而言,虽一直强调乳业是最主要的业务,然而自公司将业务拓展的中心转移至乳业以外的行业,乳业的营业增长便大幅放缓。数据显示,在上市前三年,公司乳业业务营业增长率分别为32.7%、40.8%、27.7%。自2014年开始,乳业业务的增长率已经下滑至10%左右。

与此同时,公司乳业业务的毛利率也在一路下滑,已由近10年高点37.83%跌至2019年的29.35%。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更是直落到21.00%。

国内乳业早已形成蒙牛、伊利双寡头模式,很多区域乳企只能利用单品打造品牌认知来寻求突破。皇氏集团由于这几年一直沉迷于跨界,乳业业务始终未能走出西南市场,仅在广西及云南具有一定的品牌优势。

2018年,董事长黄嘉棣宣布战略重点回归到乳业上,并提出打造“西南第一乳企”的战略目标。然而此时准备专心主业的皇氏集团似乎为时已晚。同样根植于西南地区的新希望乳业在2019年成功上市,随后收购了夏进乳业。对比两家企业的营业收入早已不在同一量级,2019年新希望乳业营收超56亿元,而皇氏集团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仅为22.5亿元。

到2020年一季度,疫情对公司鲜奶配送上门渠道影响较大,公司乳制品销量同比下降17.09%,乳制品销售收入和毛利润同比分别下降18.15%和40.66%。虽然公司推出系列网红产品并积极进行直播带货,但有机构分析,疫情对乳制品行业短期冲击较大,预计皇氏集团2020年乳制品经营面临一定压力。同时由于供需偏紧下原料奶价格高位震荡,2020 年公司乳制品毛利率同样面临下滑压力。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其未来则更为悲观。朱丹蓬表示,皇氏集团对于打造“西南第一乳企”也就是喊口号而已,公司“大的发展是没有的,产品线单一,天花板效应已经凸显。”

多元发展频遇阻

在皇氏集团的业务类别中,除乳制品外,还有信息服务和影视传媒。

先来看影视传媒,2014年公司通过收购御嘉影视进入影视剧制作发行、2015年收购盛世骄阳开展版权运营。不过这两项收购都不成功。

2018年,公司转让盛世骄阳股权,剥离版权运营业务,同时还形成了9009万元的资产处置损失。2019年,公司以御嘉影视100%股权作价成立泰安数智城市运营有限公司,御嘉影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范围,公司收缩影视剧制造业务。此前,公司已经对收购御嘉影视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5.54亿元。

富凯财经梳理近三年该项业务收入,2017年至2019年影视传媒收入分别为7.49亿元、3.03亿元、0.26亿元,占比分别为31.64%、12.96%、1.14%。

信息服务虽然当前仍是公司主要业务之一,但经营主体完美在线和筑望科技收入均呈现下降。

2019年完美在线因部分银行自建信息化业务导致公司短信账单服务量下降导致营业收入下降。作为围绕银联信用卡持卡用户为目标市场,开展短信电子账单服务、电话客服坐席服务及其他增值服务,由于行业竞争激烈,完美在线在2020年的收入及盈利或仍将下滑。

2018年刚纳入公司合并范围的筑望科技,在2019年便营业收入下降。主要原因为受政策影响滴滴等网约车互联网企业增速放缓。不过幸运的是,因为中国移动资费省网让利,该公司毛利润及毛利率提升。

此外,皇氏集团受限资产增长迅速,2018年末,公司受限资产2.7亿元,占资产总额比例5.69%,占净资产的11.41%。根据2019年年报,截至2019年末,公司受限资产6.29亿元,占资产总额的12.71%,占净资产的25.60%。在债务方面,2019 年末,公司全部债务20.00 亿元,同比增长13.36%,其中短期有息债务同比增长56.91%,存在集中兑付压力。

财通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